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和女神醫共享五感
我和女神醫共享五感 連載中

我和女神醫共享五感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天德 霍光

相親失敗的秦澤意外被以武為尊的異時空九品宗門女神醫用功法開通五感共享
對方能夠共享他的五感,通過他而體驗21世界的地球的所有事情
兩人達成交易,秦澤帶她體驗21世界都市,女神醫教他修鍊和治病救人
一代神醫緩緩在都市冉冉升起!展開

《我和女神醫共享五感》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九星連珠,天門開!


第一章九星連珠,天門開!
九月初九,重陽之日,寅時!
黎明前夕,蒼穹之上萬里無雲,九顆星辰尤為明亮,九星閃耀,將滿天無數星辰的光輝都掩蓋了過去。
九星運轉。
其中七顆已經連為一條直線,七星連珠。
第八顆星辰緩緩移動。
漸漸的,與七星連為一線。
呼!」
八星連珠!
一道淡淡的光波向著四方散開,光波過後,這九顆星辰越發耀眼,而滿天其餘星辰卻越發暗淡。
一切還沒結束,第九顆星辰也在運轉,漸漸的向著那條連線移動而去。
天下間,無數強者凝神望天,等候這九星連珠的一刻。
九月初九,重陽之日,又叫至陽之日,陽極則陰生,這一日陰陽逆亂,攪亂天機,巔峰修者都會借今日之便,衝擊更高境界,逆天改命。
而九星連珠,更是千年難得一見,九星連珠,天門開!
天門開,陰間之息湧入陽間,滋補陽間生靈魂魄,天下受惠,巔峰修者魂魄被滋補,更便於此刻突破。
天下巔峰強者,無不心涌澎湃。
等待這一刻的天地異象。
但是,凡人卻無法體會這天地異象的玄妙,或許大部分凡人此刻都還沉浸在夢鄉之中。
一處大山腳下,一大片的竹林!
**一片空地上有着一些房屋,儘是長竹而建,但竹舍規格極為大氣。
清雅而不失威嚴!
殺!」
保護王爺!」
....................................竹舍外喊殺一片。
一方是四十銀甲將士,手執長槍守護着竹舍。
另一方卻是兩百黑甲將士,手執戰刀,與銀甲將士生死搏殺之中。
銀甲將士們以一敵四,全身儘是傷痕,鮮血染紅了盔甲,卻不願退後一步。
廝殺不停,打鬥最為激烈的是兩方統領。
銀甲統領是一個約三十歲中年男子,黑甲統領是一個四十歲的黑面大漢。
霍光,你在大燕國還有什麼意思?
在前線立下赫赫戰功,結果卻成了一個毛頭小子的看家護衛?
來我大鄭國吧,我向大都督保舉你,最少一個校尉!」
黑甲統領勸降道。
豬狗不知忠義,我霍光卻從未敢忘!
等我護君營大軍一到,你們一個也別想跑!」
霍光冷喝道。
豬狗?
哼,不識抬舉,今日,那孽種必須死,我朝供奉已經在這外面布置了大陣,內部任何風吹草動都傳不出去,護君營是不可能知道我們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降是不降?」
黑甲統領沉聲道。
降?
哈哈哈哈,我霍家忠義傳家,從來沒有誰怕過死,今日若畏死叛國,降了你們這些豬狗,又有何顏面存於世上,來日又有何臉面去見列祖列宗?
要想傷害王爺,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霍光呵斥道。
不降,那你就死吧!」
黑甲統領眼中一狠,手中大刀,再度斬向霍光。
轟!」
霍光擋下黑甲統領,但是,四周銀甲軍抵抗的越來越艱難。
呲!」
呲!」
............三四個銀甲軍被斬殺當場,此消彼長,黑甲軍越發兇猛了起來。
想讓我霍光叛國?
休想!
毒龍鑽!」
霍光手中長槍陡然冒出一道銀光。
轟!」
黑甲統領眼中一慌,頓時退了七步才穩住身形。
殺,給我殺,殺了霍光!」
黑甲統領惱羞成怒。
當!」
當!」
........................五個黑甲軍加入統領戰團,一起壓制向霍光!
銀甲軍眼看就要全軍覆沒,但誰也沒有讓步,死守着竹舍。
主竹舍外,站着七八個雜役,面部發青,全身瑟瑟發抖,為首一個略微鎮定,是一個身穿宦官服的中年太監,手執拂塵,一臉焦急。
而就在此時。
蒼穹之上,第九顆星辰終於移動到了八星連珠那道線上。
轟!」
九星連珠,天地陡然一聲巨響。
九星連珠,天門開!
呼!」
狂風四起,天空之上,憑空而現無數黑雲,延綿無盡,一眼望不到頭。
嘩!」
嘩!」
........................隨着烏雲出現,大量雨水從天而降。
天地異象下,竹舍前兩方將士根本沒有在意,僅僅以為尋常下雨而已,廝殺不停。
唯一不同就是四周更黑了,給銀甲軍稍微贏得一絲喘息的機會。
眾銀甲軍,無不誓死保護竹舍,保護竹舍內的大燕國王爺。
中年太監一臉悲哀:老皇爺,求你在天之靈,保佑王爺吧!」
主竹舍大門緊閉,內部。
似一個書房,八個紅木書架之上擺滿了各種書籍。
**一個大紅木書桌,筆墨紙硯盡皆擺放。
四周點着十六盞琉璃油燈,照射的竹舍內極為明亮。
東面是一張木床,木床上正躺着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少年身着一套華麗的綉龍黃袍,靜靜的躺着,面部蒼白至極,額頭上溢出大量汗珠,好似極為痛苦一般。
嗡!」
少年面部忽然閃過一道綠光,但很快又消失了,接着綠光再現,一次一次。
少年的睡夢越發痛苦。
已經數個時辰了,少年的痛苦一直沒有減少。
直到九星連珠的一霎那,屋內,忽然間一陣陰風吹過。
呼!」
陰風陡然被少年身上的一股吸力吸了過去,直入額頭之上的『天門穴』。
轟!」
天門穴陡然一聲轟響。
天門穴中湧出大量綠光籠罩少年的身體,一股強橫的氣勢從少年身體噴涌而出。
屋內十六束火苗陡然顫抖不停。
被氣勢所攝,好似隨時熄滅一般。
轟隆隆!」
少年身體發出一陣陣轟鳴。
昂!」
少年體內,陡然傳出一聲龍吟。
龍吟浩大,但外界的眾人卻詭異的誰也沒有聽到。
少年體內散發的氣勢越發強盛,漸漸的衝天而上。
透過竹舍,直入蒼穹。
轟!」
竹舍上空的滿天烏雲,陡然間被這股強大的氣勢衝擊的支離破碎。
大雨也因此漸漸消散。
烏雲破碎,可在屋舍上空高處,卻是凝聚出一朵龍形的白雲,龍雲盤旋,崢嶸雙角,怒目朝天!
可惜,天還未亮,一群廝殺的將士根本沒有注意到遙遠高空的一絲異象。
屋舍內。
綠光漸漸斂入少年體內,少年雙目陡然一開。
呼!」
兩道利光從少年雙目射出,眼中戾氣一閃,四周好似一陣狂風吹過。
不過,少年很快適應了環境,周身散發的氣勢也慢慢斂入體內。
少年的目光很深窘、很睿智,充滿了滄桑,根本不是一個十七八歲少年所該擁有的。
床頭不遠處是一面鏡子。
少年緩緩走到鏡子面前。
伸出雙臂,看看自己的雙手,又對着鏡子摸了摸自己的面龐。
一模一樣,這樣貌和前世一模一樣!」
少年眯眼感嘆口道。
說完,少年掀開左袖,手腕處,一個如種子般的胎記。
右手中指輕輕撫摸了一會胎記,少年雙眼微微眯起:『篡命衍生』大法?
不枉朕傾一朝之力開啟了那座仙人墓穴,篡命衍生?
那墓穴中仙人留下的秘法,果然神妙!」
仙墓寶藏?」
少年好似想到什麼痛苦的回憶,眉頭陡然皺起,眼中戾氣四射。
看看書房,少年走到書桌之處。
書桌之上,有着數十支毛筆。
少年略微看一眼,挑了其中一支紫玉雕龍的毛筆。
沾了沾墨水,少年眼中戾氣四射,臉色陰沉至極。
手中毛筆在原本就鋪好的宣紙上寫了起來。
少年眼中儘是仇恨,儘是暴怒,但手卻是如山嶽般穩重,一筆一筆的寫着。
呼!」
房中,陡然颳起一陣陣旋風,旋風快速掃蕩屋內每一個角落,大量書籍被風吹的不斷掀頁,一些小物件更是被旋風吹的四處衝撞。
但詭異的是,這陣陣旋風卻每每繞過了一個個油燈,大風之下,油燈火苗依舊。
少年自身沒有散發一絲氣勢,引起屋內狂風肆掠的卻是來自少年筆下的字。
僅僅是寫下的第一個字『甄』。
若是以『字』為修的修者看到,一定驚駭莫名,因為少年的字,居然到了『筆落驚風雨』的境界。
那可是一個極高的書法境界,很多修者終其一生,也未必能夠達到。
而此少年,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
筆落驚風雨!
少年的字來自前世的書法造詣,與修為無關,一個『甄』字可為天下無數書法家的表率,而且這個字中更有着一股帝王的霸氣,讓人望之生畏。
一個甄字佔了半張宣紙,在另一邊,少年再度寫下了一個字。
雄!
甄雄!
每一筆落下,四周旋風就越大,越來越大,當雄字最後一筆落下之際,手頭的紫玉毛筆,陡然發出一聲脆響。
咔!」
紫玉毛筆出現一絲裂紋。
咔咔咔咔!
裂紋越來越多。
嘭!」
紫玉毛筆化為一捧碎末,被四周旋風一吹而散,寫兩個字,將筆都寫碎了。
若讓以『字』為修的修者看到,不知道該感嘆少年字寫的好,還是惋惜毛筆質量太差。
在兩字寫完之際,四周旋風呼嘯而來,盤旋宣紙之上,並且直衝兩字而入。
看着兩個黑色的字好似看到了深淵地獄一樣,充滿了怨恨,充滿了憤怒,大量負面情緒被少年寫入這兩個字中。
嘭!」
旋風被吸入其中,兩個字陡然冒出大量黑氣,黑氣在宣紙上空盤旋,漸漸的凝聚出一個黑色的惡魔頭顱。
啊嘎嘎嘎嘎嘎!」
惡魔頭顱,頭有雙角,眼如深淵,齒如鋸齒,邪惡、陰森、囂張的狂笑。
少年至始至終的盯着這一團黑氣。
朕千年無法突破的字,居然因為你『甄雄』而突破了?
筆落顯氣象?」
少年盯着惡魔頭像仇聲道。
看着被自己負面情緒寫出來的惡魔頭顱,少年眼中仇恨未減,甚至雙目恨的漸漸通紅。
甄柔是朕的皇后,你是甄柔的父親,世上怎有你這麼狠心的父親?
為了那柄仙劍,你居然不惜欺騙甄柔,讓她帶那天下至毒與朕同吃,朕可以堅持十日不死,可甄柔卻當場暴斃,好狠心的父親,好惡毒的父親。」
甄柔那麼善良,你不配為他父親,那柄仙人墓穴中啟出的仙劍,雖然強大,但朕並未看上,朕有自己的天子之劍,僅僅為了一柄仙劍,你就毒害親生女兒?
甄雄?
哈哈哈哈,你等着,朕又活了,朕一定會將你剖腹挖心,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麼顏色的,為柔兒報仇!」
少年眼中戾氣四射,凶氣直逼惡魔頭顱,至凶之氣,比之惡魔強盛數倍,將惡魔頭顱生生的逼回了兩字之間。
宣紙之上,籠罩着一層黑氣。
一張最廉價的宣紙,寫了這兩個字後,必定價值連城,可少年卻拿起宣紙,伸到了油燈之處。
呼!」
宣紙不斷燃燒。
啊!」
饒我!」
啊!」
..................宣紙中惡魔慘叫連連,可少年卻雙目冰冷。
任憑一張宣紙化為灰燼。
甄雄?」
少年再度兇狠的念了一下這個名字。
平復了心情,少年才開始感受四周處境。
微微閉目,繼而眉頭微微一挑。
篡命衍生,需要仙人境界才能施展,果不虛然,朕當年還未成仙,身死在即,才不得已放手一搏,要不是這次九星連珠,天門開,朕的意志或許要永遠困在今生肉軀之中,終究出來了,不知前世肉軀是否還躺在那具棺材之中,來日,朕會回去的!」
少年微微一嘆道。
深吸口氣,少年緩緩走向竹舍門之處。
吱嘎!」
竹舍的門被少年打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