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被迫掌控全球
我被迫掌控全球 連載中

我被迫掌控全球

來源:pinsuu 作者: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朱胖子 蕭彬

系統:你想成為掌控全球的男人嗎?陸離:我不想!系統:不,你想!新手任務一:請宿主精通上百種各國語言!新手任務二:音樂,廚藝,電腦,飛機等100種技能達到大師級!新手任務三:掌握一座百萬級人口城市所有人的秘密!新手任務四:讓一萬個80分美女愛上你!新手任務五:分手一萬次!......陸離:系統,你還是讓我去死吧!系統:請宿主儘快完成任務,若任務完成不了,宿主將永遠活在七月七日當天,不死不滅!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陸離淚流滿面的跪在地上:一千年了,老子終於解脫了!展開

《我被迫掌控全球》章節試讀:

第3章 凌煙公主相助


第3章 凌煙公主相助怎麼,你不想答題?」
陳老的眉頭一皺,拿開嘴裏叼着的煙斗,語氣不善的說道:我醜話說在前頭,要是我出的題,你們誰也答不出,那麼說明你們這一屆整體不行,那就別想在實習報告上得到我的好評價!
當然,要是回答的令我滿意,我也會在考評上大加讚賞的!」
嘩……」全場一片嘩然,幾乎在場所有實習生都用厭惡的目光盯着張冕,似乎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方泄心頭之恨。
陳老既然敢這樣放話,那就足以說明這個問題的難度,他要是有心刁難,恐怕搞不好會落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張冕哭喪着一張臉,猶如死了親爹一般,他萬萬沒想到,稍不留神就引火燒身了。
蕭彬捂嘴偷樂,像陳老這樣上了年紀的老學究,最討厭別人在他面前不謙虛了,這張冕的報應來的可真快啊!
朱胖子和小黑他們一顆懸着的心也暗自落地了,由個人抽問變為全班搶答,要是實在回答不上,這不要死也有這麼多人墊背嗎?
既然咱們現在地處濱海的度假村,那就從海洋管理方面提問吧!
我問你們,誰能給我細緻描述度假村這片海域的水下地形地貌,我給你們一分鐘的思考時間。」
陳老嘿嘿一笑,嚴厲的目光掃視全場,話音剛落,滿座驚呼。
這叫什麼問題啊?
度假村的海洋地形地貌我們又沒用聲吶雷達探測過,怎麼可能知道?
還要用細緻的語言描述?
這不是故意刁難人嗎?
那可是一萬五千九百平方公里的海域啊!
就算有心探測,才來這麼短的實習時間怎麼可能窺探全貌?
所有實習生傾刻之間渾身手腳冰涼,隨即不少人摩拳擦掌的怒視張冕,似乎等着陳老一走,便要一擁而上將他打個半死!
若不是他剛才裝逼,便不會惹來陳老故意刁難了。
張冕一時之間頓感百口莫辯,滿臉漲的通紅,杵在那兒像個木頭人似的。
嗡!」
這時,蕭彬感覺口袋裡的手機一震,他瞬間驚訝地發現自己縮在拉滿厚厚遮光布的會議室里,口袋裡的手機能像晚上一般正常使用,隨即趕緊偷偷低頭劃開屏幕細看。
恩公,你吩咐的事情已經有眉目了,具體消息我一會兒再和你細說,龍王女兒凌煙公主剛剛前來祝壽,我眼下要親率一隊水軍護送公主回碧波潭府邸,怠慢之處,還望恩公海涵!」
啊?
龍王還有女兒?
那她游在海里豈不是視線很廣?」
蕭彬微微一愣,隨即腦中靈光一閃,當即輸入了一條消息:蟹將軍,你能讓凌煙公主游到濱海度假村附近嗎?
我想讓她幫我看看周圍海域的地形地貌。」
他的消息剛發完,手機再度一震,提示有人加他好友,點開一看,竟然是凌煙公主。
蕭彬已經雖說心中震撼萬分,但近期見怪不怪地粗大神經讓他忍不住點了接受按鈕。
呼!」
誰知剛點接受,一道金光便從手機屏幕里一躍而出,徑直鑽入蕭彬雙眼之中,這一切發生的之快,就連坐在周圍的眾人都仍是一副渾然不覺的樣子。
咻!」
蕭彬感覺自己雙眼猶如針扎一般,強行在自己的雙瞳上又覆上一層碧綠色的瞳孔,瞬間自己不僅能用原有的瞳孔看清眼前的事物,而且還能通過凌煙公主在水中遊動的視角去俯瞰整個度假村海域的地貌。
他低頭看了看手機,凌煙公主發來一條消息:視角切換已生成!」
多謝公主!」
蕭彬長舒一口氣,感激地回復道。
怎麼,沒人想要嘗試一下嗎?」
陳老臉色越發地陰沉下去,冷冷一笑道:看來海事大學的畢業生真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啊!
再說不出一個子丑寅卯來,你們的處境可就不妙了!」
沒人敢出聲回應,越來越多的人咬牙切齒地看着張冕,若不是他挑起事端,說不定他們今天就逃脫一劫了。
張冕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環顧一番左右後,趕緊低頭躲避一道道火辣辣的目光。
不過也有不少的人將目光轉移到了最前端的那道曼妙身影之上,希望她可以給陳老說幾句好話,以便緩和眼下的局面,其中當然也包含張冕。
蕭彬跟着大家將目光投了過去,只見那道身影穿着清涼紗裙,一時間令人有些浮想翩翩。
但是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前排的那個身影卻是仍舊紋絲不動。
余安朵是實習生里出了名的才女,並且自己老爸還是濱海集團的高層,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有義務一定要為在場的實習生出頭,何況陳老擺明了就是想要剔除實習生里的糟粕,怎麼可能因為自己的一兩句好話就收手?
她畢竟不是自己老爸,不能直接對陳老下指令,何況這還關係到濱海集團的利益問題。
哼!
果然被我說中了,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陳老憤怒地將手掌往桌上一拍。
砰!」
響聲四散開來,宛如會議室中憑空炸了一記驚雷,眾人嚇的面如土色,有膽小的女生更是嚇的差點哭了出來。
張冕嚇得渾身冷汗直冒,慌忙低聲下氣地沖最前排的余安朵哀求道:余大才女,你是學識淵博,家裡頭又有背景,不如你給陳老遞幾句好話,替大伙兒挽回危局啊!」
張冕此言一出,瞬間將所有實習生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到了余安朵的身上,畢竟這事關眾人的實習考評問題,誰也不甘心就這麼被陳老遴選出局,眾人均是兩眼放光的看着前面慢慢起身,玉面寒徹的冰雪女神余安朵。
陳老也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頗為忌憚余安朵的背景。
想進濱海集團,那就八仙過海,各憑本事!
想讓我說情?
哼!
門兒都沒有!」
余安朵神情冷漠,言辭冷酷地直接拒絕了。
在場實習生瞬間都絕望地垂下頭去,但張冕此刻早已是熱鍋上的螞蟻,如果真的因為此事影響了大家的考評,恐怕今天這一頓暴揍是躲不過去了,而且還耽誤了眾人的前程,這是要被人記恨一輩子的事啊!
於是,他全然不顧地想要去抓余安朵這根救命稻草,當即語帶哭腔地喊道:余大才女,求求你不要這麼絕情!
怎麼說咱們能在一起實習,這也算緣分不是?」
余安朵的柳眉倒豎,頗為有些不耐煩的道: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別浪費口水了!」
言罷,當即落座了。
在場眾人面面相覷,隨即無比留戀地看着度假村窗外風影摩挲的椰子樹,準備各自謀劃以後的出路了,與此同時,對張冕的記恨越發入骨了。
張冕嚇的面色慘白,伸手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似乎是在怪罪自己之前的多嘴多舌。
一旁的夏美媛此刻也是滿臉鄙夷,要不是她看重張冕學霸的身份,將來有機會留在濱海集團,她早就一腳將這個慫包踹了。
陳老,息怒!」
這時,一道突兀的聲音從會議室後排響起,眾人一驚,循聲看去,只見蕭彬猶如救世天神一般站了出來。
陳老也扭頭看着蕭彬:怎麼,你也想站出來求情?」
陳老,我想回答剛才您的提問!」
蕭彬自信滿滿地說道。
你確定能答的上來?」
陳老一臉驚訝地反問道。
是騾子是馬,牽出來遛遛不就知道了嗎?」
蕭彬微微一笑,將剛才看到的地形在頭腦中稍加整理,隨即侃侃而談道:度假村海域地勢從沿岸向海洋**傾斜,縱深之處地勢平坦,整體呈一個北窄南寬近於三角形的淺水窪地,窪地中部低下,東北部稍高,水深約為兩百米至三百米……」聽着蕭彬應答如流,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瞬間傻眼了。
陳老的金絲鏡片背後更是閃過一抹精光,這度假村附近的海域地形地貌,沒想到除了自己之外,竟然還有人勘測的如此細緻?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