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史上最強修仙者
史上最強修仙者 連載中

史上最強修仙者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玉清 武俠修真 秦風

秦風得了一種病,一種青春永駐,長生不老,不死不滅的病!
他,曾見盤古開過天,曾見妲己惑過國!
他,曾是帝王之師,教導秦皇滅六國,也曾徒步萬里,和唐僧去取經!
曾見滄海化桑田,也曾見那高山化平原!
千載悠悠終一夢,萬丈紅塵我長生!展開

《史上最強修仙者》章節試讀:

第3章 我是秦風


第三章 我是秦風秦風沒有一點意外,神態坦然自若。
李玉清徹底被老師折服,並非因為眼前這名年輕人青春永駐,長生不死,活過無數的歲月。
兩人相處的時間並不長,在他眼裡老師令人琢磨不透。
先前短刃憑空而飛,是他第一次見到秦風施展除了傳授他占卜之外的神奇手段。
論起智計也絕不會比陸霓裳差,陸霓裳想要給剛出世的老師致命一擊,只怕是打錯了算盤。
來的兩人一道一俗。
先前來拜訪老神仙的人都被警衛請走了,否則一定會被兩人詭異出現的方式嚇一跳。
身穿道袍的道士背負一把長劍,不是武當玉虛宮的道長,那長劍也不可能是裝飾。
道士五十來歲,看着年邁卻中氣十足,聲音極大的笑道:原來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道爺我三兩下就能給打發了。」
他的眼中帶着輕蔑,身上帶着濃郁的殺氣。
秦風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有着俊逸的外貌,臉色卻有些蒼白,像是沉迷酒色的公子哥。
另一個是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魁梧,身上高高隆起的肌肉,說明他正值人生壯年階段。
先問清楚,別搞錯了。」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幾眼秦風,顯然也覺得有些意外。
一個令自己主子忌憚的人物,竟會是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
你是秦風?」
老道士冷哼一聲,很不客氣的問道。
我是秦風。」
秦風看着兩人點頭,既沒有被兩人詭異出現在這裡嚇着,也沒有因為對方的輕蔑和取笑而難堪。
老道士的眼神終於發生了一些變化,自己倒是有些小瞧了這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
年輕人都是意氣風發、鬥志昂揚的,可這個年輕人太過於冷靜和平淡。
面對來者不善的兩人依舊古井不波,並不是他笨到不知道危險,而是擁有無比的自信。
老道士眯着眼睛終於正眼去看這個年輕人,冷冷的說道:是你就好,你是自裁呢,還是讓道爺親自動手?
事先提醒你一下,死在道爺手下的人成百上千,而且可沒有一個全屍!」
老道士是名修道者,骨子裡卻是嗜血、殘暴。
秦風靜靜的看着他,一點也不驚訝害怕,反而從容的說道:那你真是死有餘辜。」
老道士的臉龐瞬間發綠,繼而被怒火憋得通紅。
他讓這個年輕人選擇一種死法,而秦風話里的意思卻是說死的人會是他。
哼,不知死活的小畜生,口出狂言,就讓道爺送你上路!」
老道士怒聲說道,向前一步,整個山巔忽然間狂風大作。
憤怒是極具危險的信號,老道士並沒有失去理智,而是以憤怒來掩飾他的謹慎。
能被自己主子重視的人,絕不會是無名之輩,只怕跟他一樣也是一名修道者,否則也不會派兩個修道者前來。
兩人肯定一直在監視着茅草屋,直到秦風的出現,先前秦風阻止李玉清自殺而出現靈力波動引起兩人的警覺這才現身。
老道士速度奇快,身後只留下一串的殘影,身軀好似一股輕煙,瞬間來到秦風身前,他要出手試探一下這個年輕人的深淺。
老道士試探的目的實現了,秦風出手看似輕輕一指點向老道士胸前。
老神仙李玉清看不出來,中年男子卻是臉色大變,這名年輕人很厲害,老道士要為自己的輕視付出代價了。
老道士也有些手段,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胸口的要害,堪堪躲過左臂卻被划出一道口子,道袍的袖子斷了半截。
老道士再也不敢託大,嘴裏念念有詞,背負長劍發出一陣劍鳴,自動騰飛而出。
一時間劍氣激蕩,長劍宛若一條青蛇般朝秦風斬去。
劍光比日光還要耀眼,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線。
能御劍飛行可見老道士修為不弱,可惜要看看對手是誰。
李玉清先前就見過秦風招手便收了自己的短刃,即便這一劍聲勢不凡,他相信老師也能輕鬆應對。
秦風一動不動,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化,面對這摧枯拉朽,足以毀掉一座山頭的飛劍,他只是抬了一下手。
飛劍在秦風面前陡然僵立了一下,雖然還在前進,那速度已經不能用飛來形容,簡直比蝸牛還慢。
老道士神情劇變,費力的催動飛劍,飛劍在兩端力量下開始彎曲,最後竟彎成了弓形。
砰的一聲,老道士一口鮮血噴出,而飛劍猛地倒飛回去,速度比先前還快,徑直穿透了老道士的胸口。
老道士臉上露着難以置信的神色,自己竟死於自己的飛劍。
這場交戰有些讓人失望,結束的實在太快了一些,結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相比於死不瞑目的老道士,中年男子的心突突的直跳,臉上寫滿了緊張和不安,似乎眼前的年輕人比惡魔還要可怕。
他清楚老道士的修為,竟在一個照面之下就死於這名年輕人的手裡。
他比老道士的修為也就高那麼一點,只怕今天也難逃一死。
震驚之餘,中年男子心思轉的飛快,馬上換上一張討好而獻媚的尷尬笑臉。
他躬身對秦風的說道:前輩,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驚擾了您的清修,還請前輩饒我一命。」
中年男子心懷忐忑的求饒,直覺告訴他,唯有如此才能逃過一劫。
秦風只是瞄了他一眼,目光寒冷,輕輕抬頭,吐出兩個字,滾吧!」
不等中年男子感恩戴德,一股大力湧來,中年男子發出一聲慘叫,身體直接拋飛而起,重重的跌落在山路上。
中年男子並沒有死,爬起來後瘋狂的朝着山下狂奔而去,甚至不敢回頭看上一眼,黃煌如喪家之犬,狼狽無比。
老師,放虎歸山,後患無窮。」
李玉清恭敬的彎腰說道,心中有些擔憂,並不是怕中年男子對老師構成什麼威脅,而是怕他回去報信,必將引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秦風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就算把兩人都殺了,他同樣會知道我出世了。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兩人肯定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彙報一下這裡的情況,陸霓裳得到消息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我就是要他傳信告訴陸霓裳,我來了。」
我來了,我看見,我征服。
這曾是一名大帝的名言。
如今卻是秦風索命的宣言。
李玉清尷尬的笑了幾聲,覺得自己多嘴了,老師的想法和行為,不是自己能妄加多言的。
秦風想了想,回身對李玉清說道:玉清,有些事我需要你去辦一下。
我還要找一個人,一個女人,嗯......你再幫我準備些煉製歸魂丹的材料。」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