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沈先生請矜持
沈先生請矜持 連載中

沈先生請矜持

來源:asp1 作者:藍果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梓晴 沈少廷 現代言情

葉梓晴在一場婚禮上,酒醉失身;事後竟發現自己懷孕了
她想留下孩子,奈何男人不同意展開

《沈先生請矜持》章節試讀:

第2章 她重生了


女人使出了渾身力氣,啞着喉嚨,艱難呼喚一道。
而眼前的男人腹部卻大出血,腰間插着一把血淋淋的刀,他雙眸目光陰鷙,帶着滔天的怒意。
「為了他,你要殺了我?
當殺人犯?」
腹部的出血,直接導致尉墨城臉色蒼白,聲音早已發虛。
他鉗制住蘇皖的那隻手逐漸無力,腰間傳來的疼襲到了胸口。
「不,不是,墨城,你先躺着,我幫你叫救護車!」
蘇皖視線被淚水模糊,趁着尉墨城的手開始無力時,她急忙將他的手拉下。
被他鉗制住的那一瞬間,蘇晚才忽然反應過來,她重生了!
一切都回到了當初嫁給尉墨城的那一天。
當天晚上,她用刀刺傷了尉墨城,導致他留下了永久性的病根。
再度看着男人這張寡情冷漠的臉,蘇皖的心頭狠狠抽痛,一切都還來得及!
「你幫我?
呵……你不就是想讓我死嗎?」
尉墨城此時呼吸都夾雜着幾分疼痛,可身體上的疼痛,卻遠遠比不得心上傳來的疼。
男人雙眸泛着紅血絲,望着天花板荒唐一笑。
在他昏厥的那一刻,耳邊傳來女人的呼喚聲,甚至帶上了幾分急切的擔憂…… 「你不能死!
你也不會死的!」
蘇皖立刻扶緊尉墨城,潺潺的血不斷的從他腹部流出,鮮紅的嚇人。
她眼神發緊,轉頭盯着外面大喊,「快來人!」
整個婚房內,只有蘇皖和昏迷的尉墨城。
走廊間襲來急促的腳步聲,當卧室門砰的一聲被推開時,站在門口的人瞬間被室內的畫面愕住。
「這……怎麼回事?

蘇皖,你好大的膽子,好狠的心!」
最為首的女人望着面前倒地的尉墨城,那雙已泛起不少細紋的雙眸悄然掠過幾分冷色。
蘇皖扶着尉墨城的身體,感受到他的體溫正逐漸下降時,蘇皖眯眸,語氣危險。
「現在來扶人!
打120!
他若是出事,你們別想着好過!」
極具有壓迫性的話傳入門口一行人耳畔內。
那打扮雍容華貴的女人更是愕然…… 蘇家這個溫吞任性的丫頭,怎麼脾氣這麼大了?
甚至,還在為尉墨城擔憂?
婦人睨着尉墨城腹部的那把刀,眸底深處一絲殺意悄然掠過。
她轉頭皺眉假意擔憂,「還愣着幹什麼啊!
趕緊救人!」
傭人往前快步走去,室內的血腥味也逐漸強烈。
眼見尉墨城雙唇白到透出了幾分病態,蘇皖心頭更是一猝一猝的疼。
急救車的聲音劃破海城市的天空。
尉墨城被蘇皖捅了一刀的消息猶如粉塵一般,火速散開。
半個小時後,市中心醫院急救中心多了一位病人。
蘇皖和那貴婦在急救室外等待。
她不斷的在原地踱步,眉間緊蹙。
上輩子對尉墨城動手後,是尉墨城帶着最後一絲清醒叫了救護車。
而這輩子,卻是因為她的掙扎,耽誤了時間,直接害的尉墨城暈了過去,蘇皖深吸一口氣,千萬不要有任何事情!
她對裏面那個男人,有太多的虧欠…… 「行了!
你別轉轉轉了,轉的我頭昏眼花!」
和蘇皖相對比,倒是一旁的貴婦要淡定許多。
聽着她的話,蘇皖步伐征住,側身,一記凌厲的目光掃到貴婦身上。
眼前之人,並非尉墨城的親生母親,而他的後母。
不是經過上輩子的磨練,她還不知道面前的女人究竟有多偽善。
「你巴不得尉墨城死吧?」
蘇皖眉梢緩緩展開,睨着貴婦那副表情,冷不丁的開口質問。
話落,急救室外頓時一陣安靜,貴婦那睫毛顫了顫,心頭猛然一抖。
她望着蘇皖冷聲反駁,「到底是誰不想墨城好?

你蘇皖嫁到我們尉家已經算是踩中了天大的狗屎運了!
現在還敢挑撥離間?」
「新婚之日,為拒絕同房,還動手捅了墨城一刀,蘇皖,等着**來處理這件事情吧!」
蘇皖聽着她鏗鏘有力的反駁,無心回應。
只有她知道面前的李如蘭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她垂眸凝望着那雙沾滿了尉墨城血液的雙手,眸色恍惚。
剎那間,男人跪在她墳前痛哭的畫面彷彿又再次襲上心頭。
蘇皖眸中被那淚浸濕,心頭的悔恨更是止不住的往上涌。
李如蘭望着面前蘇皖失魂落魄的模樣,微微瞪圓了目,真是見了鬼了。
蘇皖性格刁蠻,對初戀念念不忘,和尉墨城早有婚約,卻始終抗拒不嫁人…… 現如今殺尉墨城未遂,企圖用這樣的方式博取同情?
李如蘭冷哼一聲,「蘇皖,你以為眼淚可以解決問題?
你對墨城做的事情,等着**來處理吧!」
走廊間的氣氛尤其詭異。
急救室三個字亮起的紅燈始終未變。
手術室內,醫生和護士紛紛緊張的交替工具。
而男人臉色越發蒼白,帶着一種極其病態的俊美。
「再準備血袋,病人失血量過多,快。」
…… 三個小時後,手術室的紅燈總算是變成了綠燈!
後背倚靠在牆面的女人回了神,她立刻轉頭朝前看去!
唯有那李如蘭,在掃到尉墨城出來時,眼中一絲失望泛過。
「醫生,沒什麼大問題吧?」
蘇皖心急火燎的追問醫生,心跳頻率尤其的快。
「大問題沒有,但少不了病根,先送病人回病房觀察。」
當醫生這番話落下時,蘇皖心裏一陣強大的失落湧現,還是避不了這個病根…… 她蹙眉,跟隨護士一同將尉墨城送去病房。
直到一切都安頓好時,蘇皖這才轉頭睨着李如蘭,瞥到她裝模作樣,假裝關懷,蘇皖心頭一陣不適。
「你可以走了。」
「我走?

萬一你又對我家墨城做什麼呢?
現如今他爸出差了,我當然要承擔起照顧他這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