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難綉仙緣
難綉仙緣 連載中

難綉仙緣

來源:asp1 作者:初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汐顏 現代言情 蒼瀾

汐顏暗戀自己的大師兄許多年了,一次意外,他們兩個發生了關係,後來他承諾娶自己,那展開

《難綉仙緣》章節試讀:

第二章,你是什麼東西?


「汐顏師妹,可有空到我哪裡坐坐。
我有事找你。」
月辭溫柔的聲音響起來。
我皺了皺眉,早沒事晚沒事,偏偏等到我來找蒼瀾了。
她有事了!
我心中泛起了一絲厭惡,但想到,人家是島主之女。
我一個小小的弟子,拿什麼和人家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行,就現在吧。」
月辭找我這件事,我總覺得沒什麼好事。
但該來的,總是要面對的。
月辭見我妥協,笑容越發的溫柔了。
她召喚出仙劍,對我說,「一併吧。」
我搖了搖頭,自顧自的召喚出自己的仙劍。
月辭也不氣惱,轉身便朝着自己住處而去。
她回自己的山峰,直接便驅使仙劍進入山頂,無人攔她。
而我跟着她,也不必要先到山腳,在上來。
月辭將所有人遣散,帶我到了蓮花池邊。
我和她面對面坐在涼亭中,她動手泡起了花茶。
月辭的動作行雲流水,一派的讓人賞心悅目。
我此時卻無心欣賞,只覺得眼前這個人,給了我強大的危機感。
「汐顏師妹,你喜歡蒼瀾師兄。」
月辭也沒有拐彎抹角,直接敞開山門說亮話。
我看向她的目光,我對着她點了點頭,「是。」
如果是從前,我一定矢口否認,假裝從未心動過。
但如今,我的心念已起,在難遏制。
「汐顏師妹,我和師兄馬上就要成婚了。」
月辭淡淡的聲音,我卻聽出了炫耀的意思。
「我希望你,你不要給師兄造成困擾。
如你這般喜歡師兄的女弟子,也不少。
你們的無用喜歡,只會讓他覺得心煩。」
月辭毫不客氣的貶低我的喜歡。
「師姐,我只想知道師兄的意思。
他曾同我說,他要娶我。」
我堅定的看向她。
突然,她就笑了,笑的那般的諷刺。
「真是給臉不要臉!」
月辭的眼神充滿了憐憫,「我原本想要你知難而退。
你卻偏偏不識我好意。」
「一個低賤的半妖,也配說喜歡?」
「一個噁心的半妖,也敢肖想天上的太陽?」
「你是什麼東西,你自己難道不清楚?」
月辭厭惡的眼神,伴隨着一句句的羞辱的話。
看我的眼神,像極了看到這世上最噁心的東西。
「什麼半妖?」
我呆愣在原地。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仙和妖之子,乃是半妖。
半妖最為低賤,每一個半妖的腰間都有記號。」
「你若是不信,你便自行回去瞧瞧,」月辭優雅的拿起茶杯,連看都不願,多看我一眼。
「師妹,我勸你,夾緊尾巴做人。
隱藏好身份,不要連累到師兄,更不要連累到師門。
否則,休怪我不顧同門情誼。」
月辭眼神冷冽,我絲毫不懷疑她眼中的殺意。
但那又如何?
「多謝師姐教誨,雖然不知道師姐說的,有幾分真假。
但我這個人,不到絕路絕不死心。」
說完,我便不給月辭反應的機會。
快速召喚出仙劍,化作一道流星朝着蒼瀾的住處而去。
月辭看着快速離去的背影,恨不得召喚出仙劍,直接給她捅出一個窟窿。
她看着汐顏消失的方向,便知道她想要幹嘛,只好緊追而上。
而我,逃出了那方天地,便知道月辭會追來。
機會只有一次。
如果這次不問清楚,接下來月辭不會給她任何機會。
等到月辭卸下防備時,他們早已成婚,到時候再問也沒有了意義。
我拼盡全力趕過去,就如同岸上的魚垂死掙扎,只求那一線生機。
我不顧阻攔,憑着這着一股子狠勁衝進了山巔。
守山的同門估計也沒有料到這種事,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站在了蒼瀾的面前。
「師兄,」我輕聲呼他。
他站在竹子下收起長劍,抬眼看我,眼中滿是陌生和冷淡。
今日他穿着一身青色的衣衫,幾乎和身後的竹林融為一體。
「小師妹,到底是何事,讓你擅闖此地?」
蒼瀾的聲音中,滿是質問。
我看這眼前全然陌生的他,艱難開口。
「師兄你還記得你曾許下承諾,要娶我為妻?」
「我不曾記得這事,難道是師妹記錯了?」
他面有疑惑的看着我。
一副你認錯了人的樣子,讓我一時間僵在原地。
不記得?
為什麼不記得?
是真的不記得了,還是假裝不記得?
我滿腦子的胡思亂想,但很快冷靜下來。
眼下不是胡思亂想的時機。
於是,我便繼續開口詢問。
「師兄,你還記得當日我救過你?
」 「何時?
師妹確定你口中的人,真的是我嗎?」
蒼瀾的聲音中帶上了不耐煩。
「何況我此生唯一次遇難,也是月兒救的我。」
月兒?
月辭!
我怔了怔心中湧上不好的預感。
我感覺我好像一下子觸摸到了真相。
所有的關鍵都在月辭身上,只有她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師兄,不是這樣的。
救你的人是我。」
我着急的開口,想要告訴蒼瀾真相。
但蒼瀾看着我瘋瘋癲癲的樣子,緊蹙了眉頭,很明顯他不想聽我繼續說下去。
「小師妹,既然問完了。
我們該算一下,你這擅闖的事情了。」
蒼瀾打斷我的話,直接對我做出了處罰。
「汐顏師妹擅闖青松殿,罰面壁三月,另仗打一百仙棍。」
他薄唇輕啟,冰冷的下達命令。
我不敢置信的看向他,我不明白,那個能不顧一切救我的師兄,一下子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我衝上前,抓住他的衣角。
「師兄,你認錯人了,這一切都是月辭布下的局。
你一定要去查清楚真相。」
我雙目含淚,祈求他能聽進去。
我剛說完,月辭已經飛身而來。
她目含慈悲憐憫,對着我說,「師妹,你莫不是病糊塗了。
到師兄這裡來胡言亂語了。
師妹,你隨我回去吧。」
月辭一邊溫柔的勸解,一邊暗自封了我的啞穴。
「月兒,她都這般誣陷你了。
你還替她說話。」
看到月辭,蒼瀾的眉目舒展,少了那一絲不耐煩。
我看着他們兩個眉目傳情,宛如璧人。
我想要說話,卻偏偏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我是一個很怕死的人,但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忍不住召喚出長劍。
還沒有等我動手,手中的長劍便寸寸化為碎片。
「還不帶她下去,」蒼瀾直接封鎖了我的靈力,對着守山的師兄弟喊道。
接着我毫無反手之力的被拉下去,一百仙棍打在我身上。
我的眼淚不斷的滑落,說不出來是因為心痛還身體痛。
或許是因為我得罪的這兩個人,都大有來頭。
動手的人沒有絲毫的留情,甚至於還加重了刑罰。
我疼的說不出來話,也沒有靈力護持。
等一百仙棍結束,我已經剩下一口氣了。
以往別人被打完這一百仙棍,還能自己回去。
到了我這裡,只能任由別人抬回去。
我渾渾噩噩的睡着,分不清日夜。
身上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喉嚨也乾的幾乎冒煙。
沒有人給我喂水喝,也沒有人給上藥。
就在我以為,我要死在這裡的時候。
我聽到了一聲嘆息。
「小可憐,怎麼就弄成這個樣子了?」
那人聲音中滿滿的都是憐惜。
接着,我便感覺有水進入了我的口中。
在過了一會兒,我口中被塞入了一顆藥丸。
苦澀的味道在我口腔中炸開,一道道的靈力開始修復我的傷口。
過了一會兒,我才有氣無力的睜開雙眼。
龍源雙眼含笑,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臉蛋,「你醒了。」
我眨了眨眼睛,表示應答。
「真是可憐,當初喊你跟我走,你又不樂意。」
龍源嘆息一聲,「跟我走,雖然說不上好日子。
但也不會弄成這個樣子。」
「我,」我緩過來,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說什麼。
當時,他一個妖族,我一個仙族。
我跟他走,就等同於背棄了仙族。
會被所有仙族中人追殺。
何況那時,我還有等着我的大師兄。
現在落到這幅田地,也是我沒有想到的。
「謝謝,」千言萬語最後都化為了一聲感謝。
「那道是不必,」龍源笑呵呵的開口,「你要是真的感謝,那便以身相許。
也不枉費,我費勁心思來救你一遭。」
我眨了眨眼睛,以為自己幻聽。
「莫開玩笑,你早點走吧。
免得被人發現了。
到時候,你脫身都難了。」
我推了推他。
龍源卻是彎起嘴角,「既然你關心我,我自然是愛惜自己的。
你好好照顧自己,等着看我給你報仇雪恨。」
「我沒事,你不要做傻事。
這裡可是蓬萊仙島,在仙界紮根千年。
豈是尋常人能撼動的。」
我忍不住開口。
「小美人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下次我會光明正大的帶你走,」龍源說完,便消失不見。
我勸解的話才說了一半,龍源便消失在了原地。
或許,這就是仙和妖的區別吧。
妖族風風火火,想做什麼就坐什麼。
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也沒有那麼多的深思熟慮。
他走以後,我想到那日月辭對我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