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權梯
權梯 連載中

權梯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宅春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志成 林婉 現代言情

劉志成剛到青山鄉參加工作,鄉里就發生了大變故,領導集體出事;在這風雲變幻的時候,劉志成也被動陷入了一場場激烈鬥爭的環境中,險象環生,稍有不慎,屍骨無存……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堅持本心,方為正道!展開

《權梯》章節試讀:

第八章 考校


張揚敏感的發覺齊宏偉神態不對,心裏咯噔一下,知道齊宏偉誤會了。

「齊書記,是這樣的,我早已經跟劉志成聯繫,但電話一直沒打通。」

「來了,來了。齊書記,您看,那就是劉志成。我派…」

張揚正在解釋的功夫,梁靜功就看見劉志成一副邋裡邋遢的模樣,進了鄉**大院。

齊宏偉轉身一看,似乎很隨意的向劉志成那邊走了兩步。

齊宏偉本來心裏有些小堵,他作為堂堂的縣委書記,西原縣的一把手,親自來見劉志成,這是很給面子的事情,但現在連人見不到,讓他一張老臉往哪兒擱?

作為上位者,輕易不會將喜怒形於色,臉色雖然有些緊繃,但也沒有表達什麼不滿。

說實話,齊宏偉現在是病急亂投醫,作為空降派,他在西原縣可謂步履維艱。

本地派的龔雲峰,作為西原縣**縣長,雖然不是處處跟他對着干,但這個頭腦保守的傢伙,只要逮到機會,就會給他下絆子。

矛盾雖然沒有公開化,但那傢伙沒少干給他掣肘的破事兒。

前段時間,青山鄉幾乎整個班子出問題,如何善後和向上級解釋,讓齊宏偉焦頭爛額。

這次來青山鄉,是他的一招險棋,希望能夠有一定效果。

如果劉志成能夠幫他拉上省里的關係,那對他穩定大局,甚至壓制本土派,提振西原縣經濟有很大幫助,絕對意義深遠。

此時,劉志成終於出現,讓齊宏偉鬆了口氣,心神略微有些失守,這才走出那兩步。

別看這兩步,在許多人眼中,那可是縣委書記對一個辦事員的青睞!

「小劉,快來,縣委齊書記剛還提到你呢。」

李三娃家的房子今天開工,劉志成去現場看了看,還跟着幹了會兒活兒,原本還想順便看看村裡其他鄉親家的房子。

要不是有老鄉跟他說鄉**好像來了大官,好多人都在迎接,他還沒想着回來呢。

一進門,他就看見了齊書記,頓時有些發矇,縣委書記怎麼來了?

「你電話怎麼關機了?還有沒點組織性紀律性,工作手冊是怎麼要求的?看你這是什麼形象?跟個泥腿子似的。哼,回頭找你算賬。來,你趕緊過來,向齊書記問好。」

張揚唾沫星子亂噴,賣力地數落着劉志成。

他其實是在向齊宏偉表忠心,他可不想在這個調整班子的關鍵時刻,自己的美夢,因為劉志成而功敗垂成。

劉志成的形象這會兒確實有些差勁,褲腿兒挽着,露出了小腿,還好多泥點子,襯衣皺皺巴巴的,開了兩顆扣子。

「張主任,我去李三娃家了,他家…」

「行了行了,什麼李三娃,張三娃,都是借口。」

張揚一臉厭惡的看着劉志成:「看你什麼形象,不管你幹什麼去了,這都不重要。齊書記百忙之中蒞臨我鄉視察指導工作,這是大事兒,別愣着,趕緊過來向齊書記彙報彙報。」

即使鄉黨委書記、鄉長那幫人沒出事,張揚仗着自己是齊宏偉的親信,在鄉里也是橫行霸道,作威作福,人們在背後,沒少戳他脊樑桿兒。

這會兒,不分青紅皂白就批評劉志成,那劈頭蓋臉的排頭,讓劉志成感覺非常厭惡。

張揚的批評,根本沒有什麼原則,完全是雞蛋裡挑骨頭式的胡噴。

劉志成對這種只知道拍馬屁、拉關係,逞威風的官迷,真心看不上。

如果當官的都跟他一樣,那絕對是一種悲哀,更是一種災難。

儘管心裏不舒服,臉上卻沒表現出什麼來。劉志成也沒搭理張揚,而是快步去到齊宏偉面前,恭恭敬敬的問了聲好。

其實,劉志成給齊宏偉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很好,甚至有些失望。

齊宏偉是一個很講究形象的人,劉志成髒了吧唧的模樣,確實給黨員幹部丟分。

但這會兒,他反而是對張揚的觀感差了幾分。

表面上看起來張揚對自己忠心耿耿,尊敬有加,但在他面前呈官威,怎麼看都不合適,當面就這樣,那背後還不知道怎麼樣呢。

再說,張揚根本就沒抓住重點,就胡亂批評,足以說明他的能力有所欠缺。

他張揚這樣沒有擔當,他這個「伯樂」,臉上也沒有光彩。

他的不滿一閃而過,和顏悅色的跟劉志成拉了幾句家常,然後話題一轉,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是我們西原縣的第一名,這足以說明你的水平。你要好好乾,我們西原縣,最需要你這樣有頭腦,有知識,有幹勁兒,有活力的青年才俊。」

說著,齊宏偉還主動伸出手,看意思是要跟劉志成握手。

劉志成感覺自己有點蒙,他就是一個小小的辦事員,參加工作不過三個月,哪裡擔得起這樣高的評價?

再說了,這可是縣委書記,高高在上的一把手,西原縣四十萬百姓的父母官兒,怎麼會這樣誇獎他?

劉志成百思不得其解,那表情顯得惶恐又局促,卻反而再次獲得了齊宏偉的好感。

齊宏偉看來,劉志成沒有城府,率真坦然,沒有官場里的油子氣,比某些自詡為「聰明人」、「老同志」的,強太多了。

劉志成趕緊在衣服上擦擦手,用力握着齊書記的手,很真誠說道:「齊書記,我差的還很遠。不過,我不會原地踏步,一定會繼續努力,爭取做好所有工作,絕不辜負縣委和組織上的信任與栽培。」

齊宏偉點了點頭,孺子可教也。

把縣委擺在前面,組織放在後面,誰是主誰是次,一目了然,表達的意思也十分清晰,果然不錯。

他又仔細打量了一下劉志成,嗯,這次順眼多了,人精神,形象好,會說話,有水平,還是可以培養的。

這一來一回的對話,讓齊宏偉十分滿意,劉志成應對的太得體了。

咦,難道這小子真的有後台,有省城背景?否則,怎麼會顯得這麼成熟?

齊宏偉的眼睛微不可查的一亮,嘴角也翹了起來。

王國強很善於察言觀色,見狀,也走過來跟劉志成握了握手,講了幾句鼓勵的話。

「小劉,聽說你最近一直再跑各個村,對我們的工作,你有什麼見解?」齊宏偉並沒就此放過劉志成,而是繼續開口。

這種情況是十分罕見地。

縣委書記深居廟堂,高高在上,在西原縣,那是父母官,最頂級的存在,面對普通工作人員,噓寒問暖,或許只是做秀,偶爾為之,不需要驚訝。

但是,他對劉志成的態度,可絕對不是一時興起,那語氣,那神態,絕對出自真誠。

陪同在齊宏偉身邊的趙平、張楊等人,不由自主的對視了一眼。

齊書記對這個普通辦事員實在太過關注了些!

哪怕是略知一二的張揚,都覺得有些不大對頭,直覺得認為,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

齊宏偉的語氣似乎有些太…

怎麼說呢,一點不像是高高在上的縣委書記對一個小辦事員的考校。

齊宏偉的這個問題太大了,稍微不注意,就會僭越,或者讓人覺得浮躁、膚淺。

趙平替劉志成捏了一把汗,張揚、梁靜功、尤彩霞等人,甚至包括高雅麗、林松,卻都有些幸災樂禍。

縣委書記的青睞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再說了,自古以來,大領導就比較難伺候,要不也不會有「伴君如伴虎」這種古語。

劉志成其實也有些納悶,他沒想到齊宏偉會拋出這麼大一個話題。

如果高屋建瓴的去說,恐怕會丟人現眼,如果浮皮潦草的說,恐怕會失去露臉的機會。

所以,他醞釀了一下,很坦然的說道:「全縣工作一盤棋,齊書記,這棋局只有您有資格落子,我可不敢胡說什麼。」

第一句話,沒有鋒芒,穩紮穩打,還不經意的拍了一記小小的馬屁。

齊宏偉點點頭,在他看來劉志成的應對,勉強算是合格,但這還不夠。

「俗話說得好,要想富,先修路…」

這話一說,包括齊書記在內,好多人的臉色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