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染指二婚嬌妻
染指二婚嬌妻 連載中

染指二婚嬌妻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蘇一凡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張笑 蘇一凡 霸道總裁

「堂堂總裁,怎麼會喜歡我呢?!」我躲開他炙熱的眼神,低頭說道
「天讓你離婚,就是讓你來到我的身邊,讓我疼、讓我愛,實踐證明,只有我配得上去愛你!」...展開

《染指二婚嬌妻》章節試讀:

第5章 離婚!


  我收回自己的目光,總覺得秦漠身上沉穩淡漠的氣息讓我覺得喘不過氣來。

  秦漠把我送到家門口,奢華惹眼的跑車揚長而去後,我才發現自己的抗拒是因為我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不該再有交集的。

  我收斂了思緒,望着蘇家熟悉的大門才忽然警覺,秦漠怎麼知道蘇家的位置?

  我好像並沒有告訴他啊。

  「小宛。」

  我面前的大門忽然從裏面打開,破天荒的,蘇一凡今天趕在我之前回了家,不,這裡已經不是我的家了。

  蘇一凡站在門口,表情尷尬的看着我,目光似乎也是同我一起追着秦漠車子的離開,看了許久。

  「他是誰?在同學婚宴上也是這個人吧。」

  「不要揣測什麼,我還不恥和你做同樣的事情。」

  一天一夜的沉澱,此刻的我終於冷靜了下來,冷靜面對着蘇一凡喧賓奪主的質問。

  「既然你現在有空,把離婚協議協商好吧。」

  「小宛,對不起,我昨天太衝動了,你再考慮一下,我都可以改的。」

  我繞過喋喋不休的蘇一凡,再次踏進蘇家,走到卧室的小路我熟悉到閉着眼睛都可以準確無誤的跑進去,而身邊的男人也像往常我們拌了嘴一樣,盯在我的身後不停道歉。

  但,歲月無可回頭,我說服不了自己。

  我在我卧室里找到了房產證一類的證件,全部拿出來放在床上,「這裡是我們之間所有的共同財產證件,你看看吧,沒有問題我請律師過來進行財產分配。」

  「真的要走到這一步?」蘇一凡表情變了變,有些隱晦的看向床上的房產證。

  「小向!小向!」

  門外傳來聽似很着急的呼喊,應該是蘇一凡的媽媽,她每次過來都要扯着嗓子叫我,這個只為我調高音調的大嗓門讓我頗為無語。

  「媽咪!媽咪!」

  我那兩歲的可愛兒子,允兒竟然也學着這個尖銳的調調叫我……

  我看了眼蘇一凡,「你自己跟你媽說吧。」

  離婚的事,雙方父母遲早要知道的,本來我還在頭疼去抱允兒時如何跟他媽媽交代,現在正好我們倆都在,那就順水推舟,讓蘇一凡自己解決。

  「小向啊,我叫你半天你怎麼不搭理,廚房裡吃的碗筷怎麼也不洗的呀,到處髒兮兮的。」

  真不好意思,阿姨,廚房裡那堆碗筷,還有你兒子,包括整個蘇家,現在都不歸我管了。

  心裏是這麼想,但我選擇沉默,上前把小可愛允兒抱回自己懷裡。

  「媽,昨天小向不在家,廚房裡的碗筷是我自己弄得。」蘇一凡終於捨得開了口,邊說著還邊把被子翻過來,把床上的一堆證件蓋住,我心頭頓時冒上些火,他現在才知道遮掩嗎?

  遮掩什麼?他還有羞恥心?

  「兒子,被子上剛剛那是什麼呀。」比我率先動手的是蘇一凡的媽媽,她可不是什麼容易善罷甘休的主。

  蘇一凡一屁股坐在了被子上,「媽,沒什麼。」

  「你這孩子,跟你自己親媽還藏什麼呀。」

  母子倆瞬間就拉拉扯扯上了。

  「媽咪,爸爸和奶奶在玩遊戲耶!」圈着我脖子的小可愛看見此情此景,高興的手舞足蹈,我穩住他的亂動的小手,把他抱出卧室。

  「允兒乖,媽咪今天帶你去學校玩兒,現在就走,好不好?」

  蘇一凡擋不住他媽,她知道我們離婚也不過就這幾分鐘內的事了,他和他媽要怎麼折騰,我不管,現在還是先離開,明天單獨叫蘇一凡出來去辦手續,他媽那暴脾氣我實在是不敢恭維,更何況允兒還在這,我不想讓他受到傷害。

  「好呀好呀,去媽咪學校!」

  「去什麼學校!向宛清你給我站住!」

  蘇一凡他媽衝出來,氣急敗壞的怒吼聲嚇得原本還很開心的允兒一哆嗦,我把他小小的身子往懷裡護了護,「允兒,別怕,媽咪馬上就帶你走。」

  「走!你要走哪兒去!今天把我給我說清楚了!」蘇一凡她媽手指直直指着我的鼻子,「向宛清,真有你的啊!今天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就把房子車子全都拐到你自己名下了!虧我兒子對你那麼好!」

  我像是聽了個天大的笑話,如果出軌也是丈夫對妻子的疼愛,我還真為蘇一凡他媽可惜了,她就沒享受過這種撕心裂肺的好!

  內心的憤怒和可悲讓我顫抖,忽然間,我又覺得無趣極了,辯解有什麼用?

  我還指望蘇一凡的親媽反過來替我這個外人說話嗎?

  我將允兒顫抖的身子往懷裡緊了緊,冷冷瞥了她一眼,站在她身後的蘇一凡正好對上我的眼神,他目光閃躲了一下,聲音乾澀,「媽,你別說了……」

  「我偏要說!向宛清你要離婚是不是!現在就滾!一毛錢沒有你的!吃裡扒外的小賤種,當初把你娶回來,指望你後爸幫幫一凡的生意——」

  「媽!」

  蘇一凡喝住已經罵紅了眼的她,緊張的看着面無表情的我,「確實是我有錯在先……」

  「你沒有錯。」我不想再聽了,血淋淋的事實宛如一雙惡魔撒旦的手,扼住我的喉嚨,讓我早已麻木不堪的身體慢慢再爆裂一根血管,散落遍地都是我的天真,愚蠢,不堪!

  「誰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只是蘇一凡,我建議你和那個野女人結婚前最好確認清楚,她父親是不是願意把萬貫家財都免費送給你,如果不願意,最好別結,免得你還要費力結第三次婚!」

  我毫不留情的啐了蘇一凡和他媽一臉!

  看着他們娘倆怔住的模樣,我整個人像是滯空了一般,身體飄浮着找不到腳踏實地的真實感,擠壓已久的情緒卻有了突破口,瘋狂的湧出來,衝撞在我胸口,叫囂着,歇斯底里着,呼吸難以平復。

  如果說蘇一凡背叛我的事實是難以接受的痛,那他從前落落大方表現對允兒的關愛,許諾與我終身,到現在他媽說出一切都是衝著我繼父財產而結婚,他支支吾吾默認了自己的虛偽和骯髒時,對我來說是磨滅性的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