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叔你好壞
大叔你好壞 連載中

大叔你好壞

來源:萬讀 作者:蘇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凡 黃局長

傳聞真的只是傳聞,禁慾系大叔簡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人前對她頤指氣使,私下把她生吞活剝,連求饒的機會都不給她
展開

《大叔你好壞》章節試讀:

第5章 沒有辦法拒絕他


六點十分!

她記得上一次看手機是六點五分,天啊,她覺得自己已經這麼睜着眼睛躺了很久了,怎麼才過去五分鐘?

從五點半躺在床上開始,她就沒有閉過眼睛,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着,而在她腦子裡反覆出現的,就是那個名叫霍漱清的男人。對她而言,他是個位高權重的男人,是一個她只能在新聞里看的人物,卻沒想到昨夜和他單獨待在一起。

細細算起來,之前和他見面總共就兩次,而且都是在飯桌上,每次她都坐在他對面,和他隔着一張桌子。畢竟他是省委辦公廳的副秘書長,她也不敢盯着人家看,只是藉著給他敬酒的機會偷偷瞄了兩眼,就被他給吸引了。

他長的很好看,卻不是時下流行的奶油小生或者面癱男,可是她還沒仔細看清楚,就迎上了他的視線,那一刻,她有種做壞事被抓的心虛,趕緊低下頭,卻又擔心他會不會生氣,偷偷地微微抬頭用餘光看了他一下,竟瞥見他的嘴角好像微微向上揚了一個很小的角度,頓時,她的臉就變得滾燙起來。

臨走時,她跟着局辦公室主任一起恭送他。她剛要跟着主任向他彎腰,眼前卻多了一隻大手。她趕緊抬頭看去,竟是他伸出來的手。什麼都沒來得及想,她機械式地把手伸過去,他便輕輕握住她的手指搖了兩下,很快就鬆開了。而她的臉,又不爭氣地熱了。

和他的第一次見面,留給她的只有自己的孟浪帶來的尷尬。就在她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不會見到他的時候,局長親自打電話叫她一起去陪領導吃飯,當她再次懷着誠惶誠恐的心跟着辦公室主任去了的時候,再次見到了那位霍秘書長。

這次,她吸取了教訓,絕對不敢再看他,低着頭胡思亂想,胳膊卻突然被辦公室主任推了一下,她趕緊抬頭,竟然一下子就盯住了霍漱清。

「你工作多久了?」他問她道。

「啊?哦,霍秘書長,我,我還不到一年。」蘇凡忙答道。

「怪不得。」他淡淡笑了下,道。

她不懂他什麼意思,黃局長趕緊笑着對她說:「小蘇,快給霍秘書長賠罪!」

賠罪?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卻還是端起了酒杯。

「別用這個嚇年輕人,沒什麼罪不罪的。」霍漱清端起酒杯,對黃局長說。

事後,蘇凡才從辦公室主任那裡得知在那之前,霍秘書長問她話了,而她沒聽見。黃局長所說的罪,可能就是這個吧!

「隨意喝點就行了。」霍漱清對她說。

她卻還是端着那紅酒杯喝了好大一口。

「小蘇多大了?剛工作的話,應該還很年輕吧!」他喝了一口酒,問道。

「二十四歲!」她老實地說。

他點點頭,卻沒再說話。

這就是和他的第二次見面。

距離這次見面兩天後的昨天晚上,是江城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個夜晚,她接到了黃局長的電話,說霍秘書長家裡有點事,讓她過去一下。局長交代了一大段,叮囑她要聽霍秘書長的吩咐什麼的,根本沒給她開口的機會。

冒着寒風,她出了門。

站在他家的門口,她摘下手套對着手哈了幾口氣,然後猛搓了幾下自己的臉頰,讓自己看起來不至於像是從冰窟里出來的人,然後才抬手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開了門,她忙掛上禮貌的笑容,開口叫了聲「霍--」,秘書長三個字還沒出口,他就說「進來吧,外面挺冷的」。

蘇凡忙跟了進去,就看着他折回了客廳。

奇怪,他家裡怎麼這麼冷清?一點點聲音都沒有?局長到底讓她來做什麼呢?

這麼想着,她看見了玄關處隨意扔着的一雙男式皮鞋,應該是霍秘書長的,可他居然連鞋都沒有擺好。

打開鞋櫃,小心地將他的鞋放了進去,她準備給自己找一雙女式拖鞋,卻根本沒有看見這裡有任何一雙女鞋。

真是奇怪,他家裡怎麼沒女人嗎?他的妻子呢?

當她走到客廳口時,看見他正坐在沙發上翻書。

「霍秘書長,您好,黃局長讓我過來--」她習慣性地縷了下耳畔垂下的碎發,禮貌地問。

「先坐下。」他看了她一眼,用手指了下自己旁邊的位置。

把包包放在旁邊的綠植邊上,她坐在了距離他半米的地方,有些不安地捏着雙手。

「你叫蘇凡?」他問。

她笑了下,沒說話。

「想喝點什麼?牛奶,茶,還是水?」他起身,問。

怎麼好意思讓他倒水?她忙站起身跟了過去,道:「我自己來吧,霍秘書長!」

他低頭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道:「那你自己倒吧,不要拘束。哦,順便給我添杯茶。」

她轉過身看着他坐在沙發上,想了想,才說:「晚上喝茶會影響睡眠--」

他看着她笑了下,道:「沒關係!」

蘇凡這才怪自己多嘴說這種話,趕緊走過去拿起茶几上的茶杯,給他添滿了水端過來。

不知道是因為房間里暖氣太好,還是她太緊張,之前還覺得單薄的呢子大衣,現在穿在身上好熱,她不禁有點口乾,接連喝了好幾口水,卻不知道他一直在看着她。

他就坐在沙發的另一個角落,斜靠着,左胳膊肘撐在沙發扶手上,修長的手指搭在下巴上,饒有興緻地望着眼前的這個女孩。

今晚,他陪着省委書記覃春明接待了幾位客人,喝了點酒,酒沒喝多,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吹了點風,感覺到暈乎了。回家後沖了個澡坐下來看書,就接到了江城市環保局局長黃笑天的電話,說是小蘇很仰慕霍秘書長的才華,有些問題想要當面請教,請霍秘書長給個機會見她一次。

混跡官場十來年,這種話,霍漱清聽得出來。小蘇,蘇凡,那個害羞的女孩子?這年頭,真是很少在官場上看到像她那種自然的女孩了。而他,向來都是個潔身自好的人,深知男女關係會對自己的仕途有什麼影響,即便是遇見了不錯的女人,也都沒有任何出軌的行動。今晚,也許是酒精的緣故,他竟然答應了黃笑天,明知這個黃笑天只是因為得知他霍漱清要繼任江城市市長了才來巴結的。

被他這樣盯着,蘇凡覺得好不自在,如坐針氈,可是,她剛進門的時候已經問過他需要做什麼了,他沒說,要是再問一遍,是不是不好啊?不管好不好,也總比這樣干坐着舒服點。

「霍秘書長--」她開口小聲地叫了一聲。

他「哦」了一聲,問道:「你今年二十四?」

「是!」她應道,卻不知道他為什麼又提起她的年齡。

「有男朋友嗎?」他喝了口水,問。

「還沒有!」她疑惑地答道。

他點點頭,放下杯子,道:「你坐那麼遠幹什麼?怕我吃了你?」

她忙否認,卻見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想了片刻,她起身,慢慢向他的位置挪過去,最後坐在距離他二十公分的地方,抬頭對他乾笑了一下。

事實上,只要他伸出胳膊就可以輕鬆地攬住她,他卻沒有,但是他做了一件同樣意義的事。

她的手,毫無預兆地被他握住,蘇凡驚訝地盯着他,就見他把她的手拉了過去,放在自己的掌中,時輕時重地揉捏着,一股隱隱的力量從他的指間傳了過來。

「霍--」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一點點的,卻被他握着根本拿不開,情急之下,叫了他。

他卻淡淡地笑了,眸色深深地望着她。

「知道黃局長派你來做什麼嗎?」他問。

「他,他說,說您這裡需要人手幫忙--」她結巴地說。

看着她緊張的通紅的小臉,那不斷顫抖的小嘴,還有掌中這柔軟的小手,霍漱清腦子裡的酒精開始發酵。

他微微一用力,便將她拉入自己懷裡,她驚慌地抬起頭看着他,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腎上腺素開始發揮效果,蘇凡的心跳加速,血液加快了流動,呼吸頻率加快,汗水也滲出了皮膚。

她的小嘴,不停地一張一合,那麼紅潤的嘴唇,猶如被清晨露珠捧着的櫻桃,那麼的甜美,誘惑着人去品嘗。

只有這一次,一次就可以了,一次沒有關係,她是個好女孩,霍漱清!

腦子裡,不停地回蕩着這個聲音,那份被他常年壓制在身體深處的渴望,在此刻躁動起來。

他輕輕捧起她的臉頰,嘴唇慢慢地考了過去。

看着他的五官在自己的眼裡不斷放大,她以為他要倒下去了,因為她清晰地聞到了他身上的酒氣,他一定是喝多了才這樣。

「您,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她忙問。

是,他很不舒服,現在就想把她壓在這張沙發上,然後品嘗她,愛撫她--

可是,她的這句話,又喚醒了另一個霍漱清,他猛地怔住了,盯着她。

這丫頭是真的不懂嗎?到了這個地步了,還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四年前,他跟着覃春明從東華省來到江寧省,別說是在這異鄉的江城,就是在老家榕城,又有多少人關心他的身體嗎!可是這個丫頭,竟然主動--

「你想要什麼,告訴我,我會滿足你!」他的唇擦過她滾燙的臉頰,停在她的耳邊。

是啊,說清楚,只要把這件事變成一場交易,他就不會再有負擔,而且,這個女孩,很明顯需要他的幫助。

那滾燙的呼吸,燙的她一個激靈,不禁在他的懷裡扭動了一下。

她想要什麼?想要很多很多,錢,房子。可是,她不想從別人的手裡得到這些東西,特別是他這樣一個位高權重的男人!

「不,不,我什麼,什麼都不需要--」她答道。

好一會兒,霍漱清沒有動彈,蘇凡不知道他怎麼了,直到耳畔傳了一聲他的嘆息。

那雙大眼睛在他的眼前一閃,霍漱清驀地鬆開了手。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他鬆開她,轉過身端起水杯子又喝了一口水,道。

蘇凡不懂他怎麼這樣奇怪,難道真的是病的很重?可是,他又讓她走--

他是領導,他讓她走,她就走吧!免得惹他生氣。

「小丫頭,以後,多長個心眼!」他的聲音,從她的背後傳來,蘇凡猛地停住腳步。

在她回頭的那刻,他竟然從沙發那裡站起來,一步步走向她:「你走吧,我還要反鎖門!」

她立刻轉身走向大門。

然而,就在她回身拉門的時候,看見他踉蹌了一下,扶着牆的手虛晃了滑下去。

蘇凡怎麼都想不通自己又返回來進了他的家門,霍漱清更加想不通,可是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腦,已經沒有多少腦細胞可以思考這個問題了,更加沒有能力來控制自己的身體行動。

這到底是怎麼了?

蘇凡來不及多想,用儘力氣扶起他。

她幾乎是半背着他找到了他的卧室,把他扔在床上的,他個子那麼高,力氣又大,跌到床上的時候,把她也拽了下去,直接將氣喘吁吁的她壓在自己的身下。

糟了,他這樣躺着不是回事啊!蘇凡抬起手背擦去臉上的汗水,趕緊坐起來,給他蓋上被子。

也不知道他家的體溫計在哪裡,蘇凡看着他的睡臉,輕咬了下唇角,鼓起勇氣伸手去摸他的額頭,試試他到底有沒有發燒。

可是,她的手一下子像是被燙到一樣地收了縮了回來,這個人怎麼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發燒成這樣還喝酒?

沒辦法,也不知道他家的葯在哪裡,只好去洗手間泡了冰毛巾來給他擦臉和手腳來降溫。

霍漱清的酒性是好的,醉了只是睡着,可酒性再怎麼樣好,胃裡不舒服總是要吐的。

這一夜,對於蘇凡來說是一場折磨,她從未做過這些事,不管是給他喂水,還是幫他降溫,還是擦洗他吐過的污穢之物,她都數不清這一夜自己跑了多少趟洗手間。

直到半夜,他才算是真的安靜了下來。

眼前的一切,如同夢境一樣的虛幻,他即便是睜大眼睛,也無法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朦朧中,他只看見一個人在給他擦額頭,端着杯子喂他喝水。

是孫蔓嗎?

蘇凡坐在他的床邊,靜靜地望着檯燈下這張臉,心中深深嘆了口氣,關掉燈走出了他的家。

第二天一大早,霍漱清是猛然驚醒的,他每天都是六點起床,十幾年了雷打不動,今天睜開眼的時候看錶,發現自己竟然睡過頭了。

沖了個澡,擦身上的水的時候,他不經意瞥過頭看見浴室那面穿衣鏡上的沼沼水汽,伸手一摸,水珠便凝結在一起流了下去。而他的記憶,也在水珠流過鏡面的時候猛地閃了出來。

昨晚,那個蘇凡來了他家,他還--

霍漱清的手,按在了玻璃鏡面上。

昨晚,他應該沒做什麼吧?一點印象都沒了。如果他和她之間真的發生了那種事,她現在應該還在他的床上,而不是不見了。

該死,霍漱清,你昨晚真是犯下大錯了!

擦乾身體返回卧室坐在床邊,再次回想昨晚的經歷,在確定自己沒有和她發生關係之後,他才安心地開始換衣服。

可是,當他路過客廳時,竟看見了掛在陽台上的衣服。

難道那個蘇凡昨晚還給他洗衣服了?這個女孩子還真是--

他突然想不起詞了,愣愣地看了一眼陽台,然後穿上厚風衣匆匆走出家門。

第二天,蘇凡和平時一樣早早來到了辦公室。昨晚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她卻一點困意都沒有,躺在床上睜着眼睛,腦子裡全都是剛剛的事。盯着黑漆漆的房頂躺了半小時,她還是從被窩裡爬出來,反正也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睡覺,她就乾脆起床洗衣服了。

自從上班以來,蘇凡每天都是最早來到辦公室的一個人,打掃完辦公室的衛生,給辦公室里的花澆完水,其他的同事也才霍續到來。

辦公室里偶爾有幾句聊天的聲音,蘇凡也不在意,她只是盯着那些枯燥的數據進行處理。這對於學文科出身的蘇凡來說是非常頭疼的一件事,可是沒辦法,考試是一碼事,考進來到了單位,被分配幹什麼就得幹什麼。還好,經過這近一年的磨礪,她也算是熟練掌握了自己的工作技能。

今天,她盯着電腦上的數字,腦子裡總是會想起霍漱清,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病好了沒有。她雖然想問,可是又知道自己沒有權利去問,也就只能這麼想一想而已。

然而,十點多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竟是黃局長打過來的!

糟了,不會是霍秘書長跟黃局長說她昨晚去了之後什麼都沒幹吧?他家裡明明沒有任何需要她幫忙的地方--要是黃局長怪起她來,她就實話實說。不過,霍秘書長那麼大的官,應該不會和她這麼一個小人物計較才對!

手機鈴聲一直響着,可蘇凡的腦袋裡胡思亂想着,根本沒有接聽手機。

「小蘇,小蘇?」對面辦公桌的李姐見蘇凡一副神遊太虛的模樣,起身走到她身邊輕輕推了推她。

「是?」蘇凡突然盯着她,李姐指了指蘇凡的手機就走出了辦公室。

於是,蘇凡趕緊按下接聽鍵,電話那頭傳來黃局長的聲音「小蘇,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看來還是昨晚的事情啊!蘇凡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去黃局長辦公室。

因為在心底里總是覺得霍漱清不會在黃局長面前告她的狀,蘇凡也沒有特別不安的地方,來到黃局長辦公室門前抬手敲門。

黃局長見她來了,一改往日那副讓人敬而遠之的神態,笑眯眯地從椅子上起來,道:「小蘇來了啊,快坐!」

蘇凡禮貌地叫了聲「黃局長」就坐在他手指的位置,黃局長走過來坐在另一張沙發上。

可是,黃局長只是看着她微笑,並不說話。

「局長,您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啊?」她問。

「小蘇啊,你昨晚有沒有按照我說的做?」局長微笑着問。

蘇凡點頭。

「你是個聰明人,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以後啊,要多和霍市長溝通--」黃局長道。

「霍市長?」蘇凡驚問。

「霍秘書長馬上要做咱們雲城的市長了。」黃局長這麼回答了她,可是心裏泛起了一絲疑惑,難道昨晚霍漱清沒和她說?對哦,霍漱清有什麼必要和她說呢?她只是陪他睡一晚而已,霍漱清怎麼會和她說那麼多事?

蘇凡猛然間明白了局長巴結霍漱清的原因了,霍漱清做了雲城的市長,就是黃局長的直接領導了,怪不得--

「小蘇啊,你在工作和生活方面有什麼問題,不要霍慮,跟我說,我會想辦法給你解決的,啊?」黃局長此時完全就像是慈父一般。

蘇凡也知道領導說這話只不過是官腔而已,自己又不能給他任何好處,他怎麼會對她這麼好?儘管心裏不相信局長的話,她還是點頭了。

黃局長似乎是放心了一樣,整個身體也放鬆了下來。

然而,就在此時,黃局長的電話響了,蘇凡趕緊起身準備離開,局長沒說話算是應允了。

黃局長走到辦公桌邊接起電話,那頭傳來霍漱清的聲音。

「黃局長,你好,我是霍漱清。」

「是霍秘書長啊!」黃局長忙向門口望去,發現門剛剛閉上,不禁有點懊惱,怎麼沒把蘇凡這丫頭給留下來呢?

「是我,有件事想麻煩你一下。」霍漱清直接說。

「您只管吩咐!」黃局長一聽霍漱清這話頭,不禁暗喜,看來,把蘇凡送給霍漱清這一步棋是走對了!

「吩咐倒沒有!」霍漱清道,「我想問一下小蘇的電話,你應該有吧?」

黃局長臉上已經樂開了花,忙說:「有有,您等等。」於是,黃局長很快就把蘇凡的手機號報給了霍漱清。

霍漱清拿筆很快就記下來那一串數字,笑着對黃局長表達了謝意,然後就掛了電話。而黃局長這頭,已經是高興的連那幾根白頭髮都快翹起來了。

蘇凡還沒回到辦公室,就接到了霍漱清的電話。

霍漱清是用自己的手機給她打的電話,完全陌生的一串數字。

「喂,您好!」她禮貌地說。

「你好,我是霍漱清!」他的聲音,和昨晚聽起來有些不同。

「哦哦,霍秘書長!」正在樓梯間的蘇凡趕緊走到窗戶邊,「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霍漱清笑了下,道:「昨晚辛苦你了,我想請你吃頓飯,你今天晚上有空嗎?」

他請客?蘇凡只要一想到和他面對面,就有點不知所措。和他這樣的人一起吃飯,再怎麼好吃的菜都吃不出味道,還不如自己煮即食麵呢!

「不必了不必了,您別客氣--」她拒絕道。

「下午六點半,京城西路萬盛大廈的馬克西姆餐廳,你自己過去,我就不來接你了!」他根本不管她的拒絕,直接這樣說。

他這種帶着命令的口氣,卻透着讓她陌生的溫柔,也說不出再拒絕的話了。

「那就先這樣,我還有事要忙!晚上見!」他說完再見,就掛了電話。

此時的霍漱清,在蘇凡那顆小小的心裏,頓時高大了好多好多。

給領導跑腿不是稀奇事,可是,從沒有人像他這樣。哪怕只是一頓飯,蘇凡已經有了一種被人尊重的感覺。

霍秘書長真是一個好人啊!蘇凡心想。

這一整天,蘇凡的心情都因為霍漱清晚上這頓飯而高漲。她平時本來就喜歡對人笑,在辦公室里人緣極好,今天她更是難掩欣喜之情,讓同事們不禁懷疑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京城西路距離環保局所在的民主路還是有一段距離的,京城西路是雲城市的繁華地帶,而民主路相對偏僻一些。下午下班的時候正好是交通的高峰期,很難打車,蘇凡便提早下班離開辦公室,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被一位高官邀請吃飯,可不能遲到。

好不容易打了一輛車,可是路上交通堵塞,到了萬盛大廈時,已經快六點半了。

蘇凡趕緊上了電梯,來到位於十三樓的這家高檔的西餐廳,卻不知道霍漱清有沒有訂位子。就在她站在餐廳門口時,手機響了。

「你到了嗎?」是他打來的。

「嗯,我在餐廳門口。」她忙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