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誰說愛在陌路時
誰說愛在陌路時 連載中

誰說愛在陌路時

來源:掌讀520 作者:俞心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心悅 李心雅 現代言情

簡介:他把她從地獄中拉扯出來,卻反手將她推向深淵…… 愛,究竟是救贖,還是毀滅?展開

《誰說愛在陌路時》章節試讀:

第四章 被判刑


無疑,最後一句話像是化做了世界上最為鋒利的刀劍狠狠的刺入了俞心悅的心,鮮血淋漓,痛徹心扉。

她看的分明,男人眼底的濃黑的恨意,恨不得能夠殺了她,男人為了李心雅化為地獄中的魔鬼。

原來他也會為一個女人如此憤怒,卻不是為她。

「先生,你不能在這裡動手!」一旁的**終於上前來阻止,想要扯住張霆琛的手臂,卻是礙於他眼底的憤怒不敢動手。

張霆琛勾起一抹殘忍的笑容,直接狠狠的把俞心悅甩開,「俞心悅,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俞心悅的額頭直接磕到了桌角。張霆琛視而不見,直接大步流星離開。

俞心悅不顧頭上的血滲進了眼睛,直接狼狽的爬起,也不顧着身後的**大吼,對着那道背影。

「霆琛,我沒有殺李心雅……霆琛你信我……」

俞心悅剛往前跑了幾步,卻是沒有注意到腳下的石頭,直接摔在地上,不顧着膝蓋的疼痛想要爬起來。

車卻已經馳騁而去,留下了一卷的尾氣。

前三天,俞心悅心裏還抱着一絲希望,或許張霆琛會想起往昔的感情,過來幫她,卻始終沒有看到他的人影。

直到第四天,一個陌生男人到俞心悅面前,「俞小姐,我是張霆琛先生的律師,你已經被張先生起訴……」

俞心悅猛地攥緊了袖口,心臟像是被一擊拳頭重重的打了過去,臉上慘白無比,他真的真的把她告上法庭了。

明明她根本就沒有殺害李心雅

俞心悅從來沒有想到過四天前的離開,會是在法庭又一次的相見,他神情冷漠,站在當事人的位置。

而她是被告人。

俞心悅心臟也是愈發的疼痛了起來,撕心裂肺。

法官按照程序走,男人一樣又一樣的呈現出證據,都是為了送俞心悅進監獄的助力。

俞心悅看着張霆琛,冷若冰霜,沒有一絲想要看她,她的身體幾乎無法站住,手指也只能緊緊的攥緊。

「張霆琛,李心雅真的不是我殺的,你就從來沒有信過我一次么?」

俞心悅不甘的低啞道,嗓音微微顫抖,她對着法官說了很多次,也清清楚楚的講訴人不是她殺的。

但是沒有一個人相信她,包括着張霆琛。

張霆琛的餘光可以看到俞心悅瘦削的肩膀,血色幾乎褪盡,心裏生出一絲猶豫,腦海里卻是浮現李心雅死亡的模樣。

直接撇開了目光。

「由於缺少直接證據……判決誤殺,俞心悅處決三年有期徒刑……」

法官已經敲下法槌,輕而易舉的決定了她的三年。

俞心悅腦中一片空白,沒有想到最終會是她最心愛的男人為了一個女人想要置於她為死地,親手送她進監獄。

被帶走前,俞心悅拼了命的回頭,眼裡朦朧一片,全是淚水,「張霆琛,你這些年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張霆琛攥緊了拳頭,腦海里不斷浮現着父親和心雅的死亡,他們的亡魂時時刻刻提醒着他……

心裏的一絲惻隱之心轟然塌碎。

俞心悅目光清晰的看到,男人的眼底儘是厭惡和恨意,語氣決絕,「你不配!」

俞心悅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進去女子監獄的,渾身都在發顫,沒有一處都是溫熱的,早就被他那句話澆了個心涼。

如同跌入冰窖般,刺骨寒冷,連骨髓的縫隙都沒有放過。

俞心悅還沉浸在絕望之中,沒有反應到獄警直接把她推了進去,整個人猛地摔在地上,才恍惚的反應過來。

「喲,又有人進來了,我看看因為什麼罪進來的……」

一個身材粗壯的女人從角落裡走了出來,眼神裡帶着明顯的惡意。

女人直接揪住她的頭髮,看到俞心悅秀雅的臉,眼裡閃過一絲嫉妒。

「呵,我生平最討厭長的一副狐狸精樣,成天就知道勾引男人的!」

俞心悅還未來的及反應,直接有着一股勁風扇來,臉頰高高的腫起。

「以後別讓我看到你這張臉,不然我見一次打一次。」

女人惡狠狠的說完,便是把俞心悅甩開,直接走了。

俞心悅緊緊的蜷縮着身子,眼裡滿是驚恐,狹窄潮濕的牢房裡幾乎沒有一絲燈光。

她很怕黑,都是需要開燈睡覺的,自從張霆琛來了她的身邊,說以後不要開燈睡覺,對眼睛不好。

那個時候,就關燈睡覺,身邊還有着張霆琛一起度過黑夜。

心裏是甜蜜的,沒有一絲的懼怕,現在已經沒有了。

「快來救救我啊……」俞心悅的嗓音顫抖着,唇瓣幾乎沒有了血色,「我好怕,霆琛,這裡好黑……快帶我出去……」

俞心悅醒來的時候是被別人潑水潑醒的,冬天還未過去,渾身都是冷的,幾乎刺骨,衣服實在是太薄,牙齒都已經冷的打顫。

俞心悅早上睡過去了,沒有趕上早餐的時間,便是直接頂着一身濕漉漉的衣服開始工作。

突然一根棍子直接橫掃了過來,「你會不會做啊?」打在俞心悅的手背上,赤紅一片。

手上的小組件也散落了一地,俞心悅咬着唇瓣,心裏湧起一陣委屈,卻也只能咽了下去,她早就什麼都沒有了。

她已經一天都沒有吃飯了,飢腸轆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機會洗澡,趁着那些人不在,卻是發現那些人如蔓藤般死死地纏了過來。

俞心悅看着帶頭的女人,手裡有着一盆熱水,煙霧淼淼,是剛剛燒開的,不禁有些瑟縮了一下。

「你既然這麼愛乾淨,不如我幫你洗洗?」

浴房裡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俞心悅只是躲過了一些,卻終究是在脖頸上紅成一片,幾乎潰爛般。

「嘖,她竟然敢躲開,讓她知道這裡誰才是規矩!」

俞心悅緊緊的抱住身體,她的頭髮不斷的被撕扯,肚子也被狠狠的踢着,背脊也像是要踩斷般。

眼前走過一個獄警,匆匆忙忙的走了過去警告犯人又是離開,俞心悅的心沉了沉,幾乎快要掉落深淵中。

她已經知道了,霆琛是不會在帶她走了,他還在為那個女人傷心,怎麼會還記着她在監獄裏受苦受難?

俞心悅的心愈發的絕望,心裏的那一簇光芒漸漸消散了個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