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宋踏莎行
大宋踏莎行 連載中

大宋踏莎行

來源:掌文 作者:上官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上官風 軍事歷史 宋哲宗

一草根攜功法秘籍穿越到北宋末年,內有黨爭不斷,外有邊夷叩關, 內憂外患,民怨四起,延續了一百多年的大宋江山岌岌可危
看我如何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居廟堂之高,處江湖之遠,俠義情仇震山河,馬踏關山任我行!展開

《大宋踏莎行》章節試讀:

第2章 而今邁步從頭越


大自然因為有了人類的活動,才顯得生機勃發。

但是眼前純粹無污染的自然美景,只一個孤苦伶仃的8歲小男孩,美景與空曠,孤獨與落寞,沒有人能說得出這是暴殄天物,還是畫龍點睛。

上官風耐着性子,根本無心欣賞這大自然一望無際的在穿越之前無論花多少票也找不到的旅遊勝景,開始遊覽天書秘籍了。

他相信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在前世他更相信開卷有益,現在又獲得了新生還得接着學習。

因為不學習就得沉淪,不學習就得隨波逐流,不學習不遠的將來就是亡國奴,到時候說不定命都沒了,練武強身,義行天下,這道大題他必須得做,別無選擇!

試問天下誰是學霸?上官風當之無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功法秘籍第1篇武功集成,第1章煉體境,第1節打煞力氣,工具:沙包,沙袋,各式木錘,木樁若干。

項目:馬步、俯卧撐、立卧撐、擊打沙包,鴨子步,蛙跳……

上官風一看這不就相當於後世的體能訓練嗎?

還有輔助藥物:神金丹內敷、銀角明目劑外浴。

但是一看下面這些藥單,上官風有些傻眼了,

神金丹:車前子,石河車,王不留行,三七草……

銀角明目劑:木茸,地黃,狗脊,山藥蛋……

這些葯藥鋪有有售,也可以上山採取,煎熬煉製。

關鍵是身上沒有銀子,練武也沒有場地和道具。現在完全可以說是白手起家,空空如也,上無片瓦遮,身下無立錐之地,

**如果要扶貧的話,這絕對是地地道道的超級貧困,根本不用造假檔案。

溫飽問題都沒解決,何談練武大業?

這不是小說,做個夢說幾句胡話,神功就成了。這是殘酷的現實!

上官風決定,不要好高騖遠,還是先解決眼前的生存問題,活下去是第一要素,否則,一切都無從談起,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因此他暫時把這天書給合上了。

場地好辦,眼前隨便找一片土地就能為我所用,這裡的林子和草木,這些全都是大自然的,簡單弄個窩,就是自己的別墅小院,不用擔心支付天價費用買房買地了。

但是吃飯穿衣買葯都要銀子,上山採藥根本不可行,前世一個歷史系的學生,不要說現在才8歲,就是長到80歲,也不認識這些藥材,何談去爬山採藥,山高地險?

加入丐幫沿街乞討,最多只能解決溫飽問題,不可能有練武需要的銀子,要找工作自力更生嗎?先不說人家願不願意用童工,合不合法,關鍵是一個8歲的孩子誰用?

在這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無異於江心斷纜,高樓失足。

上官楓覺得太難了,儘管穿越了儘管有金手指,但仍然是困難重重。

一着急他有感而發,就用自己獨特的嗓子唱了起來。

"多少人為了生活,力盡了悲歡離合,多少人為了生活流盡血淚,心事向誰訴,啊,有誰能夠了解一個穿越者的悲哀還要對人笑嘻嘻……"

上官風穿越前就好唱,雖然他的唱功比不上草根出身的朱之文,但是,爹媽給了他一副不錯的嗓子,模仿楊洪基朱之文等這些成名紅星大約能夠達到9成,在全民凱歌擁有粉絲二十多萬,高歌各種曲目近百首。

唱完這幾句時,上官風臉上的愁去全無,反而笑了。因為他覺得自己很快就會有第1桶金的。

8歲的小男孩有這副嗓子能唱成這樣,簡直是萬里挑一的神童,雖然只是北宋末年,社會極不發達,但是達官貴人有的是,只要到了地方,上街賣唱應該能夠賺個盆滿缽滿不成問題。

到時候不但溫飽問題可以解決,買田置地開場練舞,這些就迎刃而解了。看起來真的是辦法總比問題多,前景廣闊呀!

想到這裡上官風又對自己充滿了信心,高興帶着衝動,他又用那獨特略帶稚氣的男中音吼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振作疲憊的精神,眼前也需儘是坎坷路,也許要孤孤單單走一程,莫笑我是多情種,莫以成敗論英雄,人的遭遇本不同,但有豪情壯志在我胸,嘿呦嘿嘿嘿呦嘿,哪怕山高水又深……我要認真面對我的人生……沒有人隨隨便便能夠成功,把握穿越的每一分鐘……"

唱得投入,也無人打擾,幸虧這是荒郊野外,人跡罕至,否則他在這裡唱成龍和李宗勝的歌曲人們會把他當成另類的。

因為他唱的這兩首歌,恐怕沒有人聽得懂。但是他自我感覺良好,有道是物以稀為貴,這是獨家專版,而且唱起來合撤合律,這是好聲音而不是噪音,回蕩在荒野中。

唱完了上面的歌曲之後,上官風覺得信心十足。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上官風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好像一下子又長許多本事一樣,就這樣順着崎嶇不平的小路,甚至就不算路又往前走了一個多時辰,終於看到了一個耕田的老伯,免冠束髮,沒有簪子怕頭髮散亂下來,頭頂上用一塊布包着,一身粗布藍,腰裏面用一根繩子纏着。

老伯一手扶着犁,揮着鞭子,吆喝着慢慢騰騰的耕牛正在田間作業。

上官風坐在草地上好奇的看了一陣子,這要放到穿越之前絕對是一處奇異風景了。

但是現在他無心多欣賞風景,現在雙腿酸疼,休息了片刻之後,找老伯問了幾句,老伯停下手中的活計,用毛巾擦了一把那張溝壑縱橫的臉上的濕物,驚疑地打量了一下上官風,然後指指點點,上官風打躬作揖,感謝老伯指點迷津,然後繼續走路,終於上了官道。

所謂的官道,也不是後世的高速和國道省道,甚至連鄉村公路也比不上。因為那不是柏油路,而是一丈來寬的水泥路,一下雨有水又有泥的那種路。

他現在仰望東京汴梁,這可是帝都。是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的中心,跟後世的北京城一個級別。

他之所以要到最繁華的帝都去,是因為好貨得找到好買主。那些窮得連耗子都餓跑了的窮鄉僻壤,民風再樸實,鄉親們再熱情,最多也只能解決個溫飽,到那裡賣唱掙錢,無異於向叫花子推銷寶馬豪宅。

他要練武強身,必須得有葯輔助。京師是天子腳下,藏龍卧虎,藥鋪的藥材也最全,因此他就把發跡目標定在了那裡。

現在他打聽清楚了,根據他的腳程,要到汴梁,靠他這一雙小腿去量的話,估計得走好幾天,中間還要過一條大河,那就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

前面閃出一個小村莊,看看日頭已經偏西,上官風決定不再往前走了,因為他知道這一帶人煙稀少,如果錯過了這個村莊,露宿荒野,在這樣的亂世,誰知道夜間會發生什麼事,遇到野獸怎麼辦?自己現在身小力薄,武功未成,絕不能冒這樣的險。

而且現在他感覺到飢腸轆轆,兩條腿像灌了鉛一樣,的確也走不動了。

因此上官風直接進了這個村子,決定在這裡借宿一晚。

別看是一個8歲的孩子,但是他有成人的心智,他找了一戶差不多的人家,那些窮苦人,自己吃了上頓沒下頓,上官風決定就不再去給他們添亂了。

這一家應該過得差不多,看房屋也不破,小院也不算小,門前弄得乾乾淨淨,收拾的規規矩矩。

上官風就上前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