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路上有客棧
陰陽路上有客棧 連載中

陰陽路上有客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楊子鈴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括 白九

漂浮的白色燈籠指引着一群特殊的靈魂,在陰陽路上有一家客棧,老闆白九會溫馨的遞上一杯熱水,或是一杯酒
這裡不收真金,不收白銀,只收故事
準備好了嗎,我有酒,你有故事嗎?展開

《陰陽路上有客棧》章節試讀:

第1章 楔子


有一個地方,他不屬於世間的任何一個角落,那裡有一道數十丈高的關隘,入了關,是一條悠長的路,走到了盡頭,便是一條八百米寬的河,河邊長滿了一種奇異的花,名為曼珠沙華,花開不見葉,隨着河風左右搖曳。河水是如泥水一般的黃色,但定睛看去,卻又是鮮紅如血。

河上有一座橋,有許許多多若有若無的影子在排隊,河水中總是傳出一聲聲凄厲的叫喊聲和哭聲。

過了橋,便是城,若於天空俯視,可見十座莊嚴卻詭異的城。

城內,有一座莊園,很少有人進去過,但裏面總是傳出一下下木魚聲,單調,乏味,有規律。

莊園內的老僧無神的看着血紅的天空,他彷彿看見了一條條鮮活的生命飽受折磨,流的血啊,把這天空都染紅了。

他悲天憫人的長嘆一聲,彷彿是做了什麼決定:「白九,你過來。」

在他不遠處一位穿着白衣的年輕人睜開了眼睛,懶洋洋的伸了下腰,說:「菩薩,是要用餐了嗎?」

老僧搖了搖頭,說:「你這鬼機靈,三界五行之中,你不知道的事,怕是不多了吧,我要做什麼,你也該猜出來了。」

白九眼睛一亮,深深的眸子凹了下去,這種既恐懼又興奮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連他都說不上來。白九咽了咽口水,試探的問:「是不是,一千六百多年前,您要做的那件事?」

老僧似乎被戳中了痛點,儘管他早就猜到什麼事都瞞不了白九,一千六百多年前,一向鎮定自若的老僧,將木魚敲的粉碎。老僧說:「事不宜遲,說干就干,我在奈何橋口等你。」

說著,老僧豁然起身,將手上敲木魚的犍錘扔給他,一個箭步跨了出去,身形居然比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還要矯健。

白九吸了一口涼氣,看着手上的犍錘:「這老禿驢,一定是瘋了。」

九幽冥界前三件最難乾的事:拔閻王的鬍子,砸秦廣王的鏡子,但第三件,比所有已知最難的事加起來都難上百倍,那就是——砸了無間地獄。

無間地獄裏關的惡鬼,皆是十惡不赦,有着通天之能,一但放出,山崩地裂,天地變色。其他的倒還好說,白九拿下不成問題,但十大惡鬼,特別是前三個,隨便一個出來都能把白九按地上摩擦。

白九一路披荊斬棘,終於到了無間地獄入口,在他身後,橫七豎八的倒着陰兵冥將,而他自己,也已是傷痕纍纍。無間地獄入口是一面牆,而他手上的犍錘就是開啟進入無間地獄的鑰匙,當他將犍錘靠近的時候,牆上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洞,白九謹慎的走了進去,進去後發現,裏面一片黑暗。

「有人進來了,啊,我聞聞看。」

黑暗之中引起了一陣騷動,很快,就有一個異常興奮的聲音說:「你們猜猜來的是誰,是那條瘋狗,還是一個人來的。」

「那個老禿驢沒來?」

「沒有,瘋狗,果然是瘋狗,敢隻身犯險,來到這無間地獄。」

白九縱然是天不怕地不怕,來到這裡也成了待宰的羔羊。一隻冰冰涼涼的手從後面掐住了他的咽喉,更加冰冷的聲音,貼在他的耳邊說:「白九,好久不見。」

「童奇——」白九的咽喉被掐住,只能很勉強的發出一絲微弱的聲音。

童奇慢慢的將手從脖子上劃開,又從後背劃開皮膚,穿過肋骨,輕輕的捏着白九的心臟。白九痛的齜牙咧嘴,他早就料到,這群生前就是心狠手辣的主,怎麼可能會乖乖聽自己的話。

童奇說:「你的主子當年在我們面前說了句大話,說什麼——」

接着,黑暗中的萬鬼齊聲道:「地獄未空,誓不成佛。」

「嘻嘻。」童奇陰冷的笑了幾聲,說,「對,就是這句,後來,就沒聲了,整天敲着那爛木魚,給我們說大道理,你看看這無間地獄的惡鬼,只增不減,他要成佛,怕是要等到天荒地老了。」

「老子好心好意放你們出去,你就這麼對待老子?」白九語出驚人,但隨後引得萬鬼譏諷嘲笑。

「什麼,我沒聽錯吧,那老禿驢會那麼好心?」

「他巴不得天天敲那個爛木魚,每天說著念了幾千萬次的超度經文折磨死我們,哦,對,我們早就死了。」

白九將犍錘高高的舉起,一道金光迸發,湊向前的萬鬼紛紛向後撤去,如丟盔卸甲的敗軍。晃眼間,只有九個人影還紋絲不動,加上捏着白九心臟的童奇,就是十大惡鬼。白九暗自心驚:「看來十大惡鬼的實力,比我想像中的要強大得多。」

白九說:「童奇,還不放開老子,若我死在這裡,這根犍錘也會留在這裡,到時候你們天天就得跟着犍錘作伴,想想都感覺好笑。」

黑暗中,一個很尖很細,讓人聽了很不舒服的聲音說:「童奇,我願意再相信地藏王菩薩一次,但也是最後一次了。」

童奇收回了手,原先皮開肉綻的地方,迅速復原,只留下衣服上的一個破洞。

白九鬆了口氣,說:「地藏王菩薩已在奈何橋處等候各位,出去後,儘快到那裡會合,不得再生事端,否則我白九就算拼了這千年道行也要讓你們魂飛魄散。」

黑暗中,另外一位十大惡鬼說:「那老禿驢是要讓我們重新投胎做人?」

白九說:「是。」

沉默了一會兒後,那惡鬼又說:「好,我就替這無間地獄的惡鬼答應下來,菩薩大仁大義,兄弟們,出去後不可造次,一切聽菩薩安排。」

「是。」萬惡鬼應着。

白九也不啰嗦,立刻打開通道,萬惡鬼魚貫而出,只見一道道黑影迅速飛了出去,最後只剩下白九和童奇。童奇長長的舌頭在白九臉上舔了一下,白九頓覺噁心。

童奇道:「今天我對不住你,若真有下輩子,做牛做馬也把今天的事兒了了。」

白九一臉嫌棄道:「老子不稀罕。」

長長的奈何橋上出現了這樣一番場景,一名老僧帶着黑壓壓的影子往前走着,天空也被這衝天的怨氣染成了墨色。老僧前方,幾乎所有的地府鬼差能叫出來的都出來了,抵擋着老僧前進的路。

白九衝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打倒了一大片鬼差冥將,一牛頭人身的冥將,手持寬斧罵道:「菩薩,我敬你大慈大悲,切莫再行差踏錯,十殿冥王已前往三界之外請酆都大帝。無論你們要做什麼,都不會成功的。」

老僧突然怒目圓睜,指着橋的盡頭說:「白九,迅速開道,酆都大帝一旦來了,必將前功盡棄。」

白九沖將上去,一腳踢飛牛頭人的斧子,一巴掌拍飛牛頭人,眾冥將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黑壓壓的沖了上來,與白九戰在一起。

奈何橋上,老僧經過一名灰袍婦人的身邊停了下來,先是雙手合十,說:「我佛慈悲,孟婆,我既然要帶着這萬道惡魂投胎轉世,就勞煩你給他們一晚湯,了卻前塵往事。」

「菩薩,你這又是何苦呢?」孟婆顫顫巍巍的舀着一碗又一碗的湯,遞給一道又一道的黑影。

白九在前面艱難的開着道,老僧在後一步又一步的領着隊伍前行。

眼見橋的盡頭出現一塊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三個鮮紅的大字——「三生石」。三生石旁有一道橢圓形的圈,圈內可見日月星辰,人生百態,那便是——輪迴井。

突然,橋的盡頭緩緩落下一道蓮花,蓮花的無上法力將這黑壓壓的衝天怨氣攔下。蓮花落定,懸浮在半空之中,一位手持玉瓶,莊嚴肅然的人出現在蓮花之上,對老僧說:「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你修行悟道,早已超脫六道眾生,何苦做出今日之舉。」

老僧道:「這萬道惡魂,皆是十惡不赦之人,受盡萬千酷刑,不得超脫,不得轉世。他們在這幽冥之界受到的酷刑,也已夠了,何不給他們一個轉世輪迴的機會。觀世音菩薩,你眼觀黎民眾生,知人間疾苦,但他們,只是想重新做人,給他們個機會。」

觀世音搖頭說:「萬事萬物,皆有定數,非你我所能改變。回頭吧,回頭是岸。」

白九一巴掌將一名鬼差扇飛掉落到了河內,指着觀世音菩薩說:「回頭,回頭哪裡是岸,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諸天神佛,天天高談闊論,什麼實際行動都沒有。今天的事,不做也做了,就沒有回頭路了。」

老僧對白九說:「白九,不可無禮。」

白九說:「怕什麼,諸天神佛真身早已跳出三界,這不過是觀世音飛升正道前留在人間的一滴紅塵苦淚,我不信他比你厲害。」

觀世音菩薩說:「就算我已無力阻擋,也不能袖手旁觀。」

一道巨大的輪盤飛速旋轉着,由輪迴井內飛出,直砸向白九,白九急忙以雙掌抵禦,身上的肌膚寸寸裂開。老僧眼見不好,一步邁出,就已經到了白九身前,一把將他拉到了後面,將金輪拍向前方。金輪化身成一個人形,全身金光,表情肅穆,對老僧說道:「酆都大帝即將到來,束手就擒吧。」

白九捂住心口,肌膚又慢慢的恢復如初,但力量已經慢慢的在消失,怕是沒有能力再接第二輪了。

「阿彌陀佛。」老僧雙手合十,盤膝而坐,全身被一層耀眼的金光包裹,「既然如此,老衲也只有出此下策了。」說著,由他身上的金光衝天而起,散落成一片片金色的樹葉,飛入這數萬惡鬼中。地藏王菩薩以金身化為無上佛法之力,將惡鬼送到輪迴井,轉世輪迴。

「執迷不悟。」觀世音菩薩手捏柳條,剛要揮舞,卻被一戰之後的轉輪王攔住。

轉輪王說:「算了,酆都大帝有意成全,這才遲遲未到。」

「不,不要,老禿驢,你——」白九跌跌撞撞的往前奔跑着,想要阻止老僧以身殉道,卻被金光攔截在外。

老僧說:「白九,我日夜苦思冥想,當年初到冥府,見無間地獄內數萬惡鬼每日受着煎熬,曾立下宏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這數千年來,苦口婆心已成枉然。說一千道一萬又有何用?我以無上法力強行超度,必然是要受到懲罰的。你記住,我已在惡鬼身上打下印記,百年之後,這萬千惡鬼壽元燃盡,他們會回到這酆都鬼城。但過得了鬼門關,卻過不了奈何橋。你便是指引他們前行的使者,我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說完,地藏王菩薩化作大慈大悲的念力,將萬惡鬼送入輪迴井輪迴轉世,便消失不見了。

白九深深的叩頭,絕望的哭泣,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老和尚要如此執着的去超度這些本就無可救藥的惡鬼。

觀世音菩薩說:「白九,你們主僕二人強行逆天改命,超度這數萬惡鬼,他日必將擾亂人間,給人間帶來滅頂之災。」

白九不肯抬頭,連話都不想說,他恨這些高高在上的諸天神佛,什麼都不做,卻好話都被他們說了。

轉輪王說:「傳酆都大帝法旨,上天有好生之德,地藏王菩薩有此心愿,實屬難得,不過操之過急,他日若惹下禍端,也必將由你們自己去承擔。如今地藏王菩薩已身死道消,三界內或將陷入一片混沌,諸天神佛無暇他顧,你們種下的因,就由你們自己去了結。」

接着,轉輪王將一道光打入白九體內,白九全身如萬道針扎,凄慘的嚎叫着。

轉輪王說:「從今日起,罰你不得越過忘川河,直到把今天的因果了結,尋回地藏王真身。地藏王菩薩交給你的犍錘乃是無上法寶,你好生利用。酆都大帝賜你陰陽大陣,可由你判斷轉世惡鬼的去留,但這道陣法,也會困住你永世不得離開陣法。」

觀世音菩薩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我也賜你一雙觀世眼,你本名諦聽,可知三界內陰陽明暗,洞察人心,有了這雙觀世眼,你便可看前世今生。緣起緣滅,好自為之。」

說罷,白九被打到了黃泉路上,每次當他靠近奈何橋,意圖渡過忘川河,全身便如千萬道針扎般痛苦。如果他要前往人間,力量就會被極度削弱,但在這個陣法內,他是無敵的。

於是,就這樣過了一百年,黃泉路上,有了一家客棧。

《陰陽路上有客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