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魂重塑:日常營業悠着點
神魂重塑:日常營業悠着點 連載中

神魂重塑:日常營業悠着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魂、雲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妍 現代言情 裴一琛

她,是神界最強戰神——一辰神尊最受重視的徒弟
而他,是一辰神尊,也是沐顏的徒弟,封印魔神鹿崎後,留下了一絲神魂
在好友的幫助下,轉世為身懷上古血脈的沂宸,機緣巧合下覺醒了上古血脈,後隨沐顏修鍊
為了復活一辰深尊,沐顏與徒兒前往魔神封印之地,卻不料被魔尊截胡,就此展開了一段從未體驗過的旅程...展開

《神魂重塑:日常營業悠着點》章節試讀:

第3章 血脈封印打開,與魔尊同歸於盡


沂宸陷入了無盡自責之中,肆虐的恨意衝破了體內血脈封印,並在無意之中覺醒了一辰神尊的殘缺魂力,一時之間修為劇增。

原本身上清爽乾淨的氣息逐漸變得愈發渾濁,墨瞳開始轉為赤紅,頭髮也開始從墨黑色變成銀白色……

看着逐漸魔化的沂宸,卓七心存僥倖地說道:「尊主,沂宸已然入魔,我們要不要趁機把他納入麾下?!」

墨炎看着眼前「異變」的沂宸,沒有過多言語,只是抬手示意卓七靜觀其變。

片刻後,完全衝破封印的沂宸徹底失去理智,一心想要為沐顏報仇,不由分說地與魔尊大打出手…

卓七看着兩人戰況愈加激烈,近乎旗鼓相當地打成平手,不禁震驚沂宸突如其來的變化,卻也知曉如今自己的處境十分危險,於是在心裏估計着趁機滅掉沐顏和沂宸兩人的可行性,隨即喚來了暗處依舊隱藏着的暗衛,小聲的吩咐道:「你摸過去找機會幹掉那邊的沐顏,切記此次失手也沒關係,但一定要把動靜搞大些,好讓與尊主打得不可開交的沂宸看到,去吧。」

「是。」暗衛接到軍師的指示後,慢慢地摸到了沐顏身邊,故意地大聲調侃道:「神帝,不愧是神界的美人,連入定都如此扣人心弦,不過可惜了,你的徒弟太礙着事了…」

此時沂宸也注意到了沐顏身邊的暗衛,一不小心地分了神,還沒有及時反應過來,就被墨炎重創,隨即不顧自身傷勢,飛速來到沐顏跟前,一掌擊飛了前來刺殺沐顏的暗衛,並拿回了被竊取的靈噬珠,不過那一擊力道之重,使被擊飛的暗衛不過呼吸便已然斷氣。

在確認沐顏暫時無礙後,沂宸怒視着卓七說道:「傷我師尊者,死。」

沂宸一個箭步襲去,卓七驚恐萬分地後退着,向墨炎苦求道:「尊主,看在我多年的輔佐您收復魔界的份上,求求您,救救屬下!」還未等墨炎有任何回應,卓七便不敵沂宸重傷昏迷。

反應過來的墨炎,憤怒地吼道:「狂妄,別欺人太甚。」

「哼,本君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何來欺人太甚之說?」

「你~」

憤怒的兩人再次纏鬥在了一起…

……

神界

在仙府中休息的櫻蓮,忽然變得十分不安,於是傳喚侍女進來彙報戰況。

從最初兩方交戰的戰力懸殊,大敗魔軍,到夙陽神君如何運用巧妙計謀反擊魔軍,每一回的兩軍對決,侍女繪聲繪色地講述着…

在知曉夙陽無礙,並在與魔族作戰中帶領神兵獲得勝利後,櫻蓮原本懸着的心放下了,但也由此可見心神不寧的並非是因為夙陽與魔族作戰。

於是櫻蓮推算着是何緣由,在得知結果的瞬間,櫻蓮便急急忙忙地趕往送仙台…

反觀此時的神魔交界,神魔大營里正爭論不休。

魔族大營

「稟報魔君,我方與神族交手數日,如今我方傷亡慘重,短時間內恐無法再繼續作戰,屬下提議戰略性撤退,再另做打算。」

「魔君不可,此次出征神界,機會難得,而且這是尊主的命令,不可輕易撤退啊!」

「是啊,魔君,雖然我們前面幾次作戰失利,但我方戰力雄厚,與神族決一死戰的實力還是有的。」

「魔君……」

蒼介看着眾說紛紜的將領們,焦躁地拍着桌子說道:「都別吵了,接下來的作戰,本君還需考量。除了菲兒,其他人先下去休息吧!」

聽到蒼介焦躁的話後,便紛紛識趣地停止了爭論,一個接一個地退出了魔帳。

「菲兒,你覺得接下來該如何?」

「回魔君,屬下只是個副將,對作戰策略不甚了解,恐有心無力。」

「無妨,菲兒,現下帳中只有你我二人,你無需拘束,直呼我名諱就好。」

「是,魔君。」

蒼介看着油鹽不進的墨菲兒,不禁無奈的扶了扶額頭,說道:「罷了,菲兒,對於此次出征,你有什麼看法?」

「回魔君,此次出征,雖看似對我方有利,實則時機未到,當然這只是屬下的個人看法,魔君可以不用考慮。兄長有意讓屬下在軍中掛副職,跟隨在魔君身邊學習作戰技巧,也是想讓屬下有所成長。即便如此,屬下還是想為兄長征服三界出一份力,因此魔君也可不必因為屬下的身份,而對屬下另眼相待,更何況兩軍對戰,作戰策略什麼的屬下了解甚少,可能也幫不上什麼忙,魔尊還是和將軍們商量吧。」

看着公事公辦的墨菲兒,蒼介無奈地在心裏苦笑:菲兒,你是真的察覺不到我對你的感情,還是真的沒有上心。本以為此次出征,可以和菲兒培養培養感情的,現在看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嗯,我知道了,菲兒,你也先下去休息吧。」墨菲兒聽到蒼介的話後,便告辭退出了魔帳,唯留蒼介在魔帳中暗自神傷。

神族大營

夙陽一下沒一下地敲擊着桌子,淡定地看着神兵將領們爭論不休,卻絲毫沒有想要阻止的意思。

過了許久,夙陽才緩緩說道:「各位辛苦了,你們的提議,本君知道了,但具體細節還需斟酌,還請各位先回去好好休息。」

看到夙陽發話攆人,眾將領見狀便不再繼續爭論,紛紛退出了主帥營帳。

看着逐漸空蕩的營帳,陽夙不禁無奈地嘆了口氣,坐在營帳中看着神界的方向默默出神…

玄武大陸

櫻蓮來到靈淵,看到沐顏入定打坐着,不禁佩服地往沐顏所在的方向走去:小顏顏心可真大,自己徒兒與魔尊打得如火如荼,自己卻如此安穩地在打坐。

直到櫻蓮喚了數聲依舊沒有回應,才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於是用靈力查看了沐顏的狀況,得知沐顏神魂受創,現已陷入幻境之中,憤怒的櫻蓮,在間隙間拉住沂宸,質問道:

「是誰傷了小顏顏,讓小顏顏受了這麼重的傷…」

沂宸看着激動又憤怒的櫻蓮,又看了看入定的沐顏,愧疚地準備說些什麼,此時早已喪失理智的墨炎則對他們發起了進攻。

沂宸眼疾手快地推開櫻蓮,猝不及防地直接用身體接下了墨炎攻擊,此刻沂宸新舊傷重疊,儼然成了強弩之末,沂宸強撐着站了起來,挑釁地說道:「怎麼,魔尊打不過我,就開始搞偷襲了,看來魔尊你的實力也過如此啊。」

「哼,乳臭未乾的小子,現在還在逞口舌之快,待會本尊讓你笑不出來。」

「那就請魔尊多多指教了!」

看着再次被激怒的墨炎,沂宸深知自己目的已經達到,看了一眼沐顏,在心裏默默說道:「師尊,我恐怕無法再繼續像從前一樣在您身邊保護您了,您要好好保重!」

隨即不聽櫻蓮的勸誡,孑然上前與魔尊纏鬥,看着陷入激戰的兩人,櫻蓮邊為沐顏療傷,邊無奈地對沐顏說道:「小顏顏,你要是再不從幻境中出來,沂宸,不,一辰他就要重蹈覆轍了……」

看着依舊遊刃有餘的墨炎,在感嘆墨炎修為強悍的同時,沂宸也逐漸意識到受傷的自己,現在已然不是他的對手,於是下定決心,與他決一生死。

沐顏像是有感應般地動了動眼睛,但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櫻蓮並沒有留意到,而是專心地為沐顏療傷着…

看着越戰越勇的沂宸,墨炎很是欣賞地說道:「神君真不愧是沐顏神帝的徒弟,實力果真不凡啊,神君可有考慮加入我魔界,與本尊一同征服三界。」

沂宸聽到墨炎的邀請,先是不屑地笑了笑,說道:「魔尊的邀請,怕是本君無福消受,你的軍師和暗衛傷我師尊,害我師尊陷入幻境,魔尊你覺得本君與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墨炎看着態度極其不客氣的沂宸,嘆氣地說道:「既然如此,本尊便不強人所難,靈噬珠我要定了。」

「魔尊怕是忘了,我師尊早就告訴過你,這是不可能的。」

「很好,那就別怪本尊不客氣了,你們今天不交出靈噬珠,休想離開這裡。」

墨炎一改從容,招招致命地襲向沂宸,沂宸也被打得節節敗退,眼看着已然越過自己襲向沐顏的墨炎,沂宸想都沒想地奔向沐顏,再次用身體接下了墨炎致命的一擊,隨即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墨炎看着狼狽的沂宸,嘲諷地說道:「呵,就神君現在的狀況,還想阻擋本尊,簡直是痴心妄想。」

沂宸不顧墨炎的嘲諷,再次強撐着狼狽的自己,踉蹌地走到沐顏身邊,憐惜地撫摸着沐顏的臉,溫柔地說道:「師尊,您要好好照顧自己,徒兒來世再報答您的知遇之恩。」

墨炎看見自己被忽視,頓時怒火中燒,準備再次主動出擊,卻不料被沂宸率先暴走踢飛,墨炎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狂笑道:「血,啊~這是好久沒有過的感覺。」

逐漸嗜血的魔尊再次與暴走的沂宸交手,兩人不甘示弱地使出了自己隱藏實力,兩人戰鬥碰撞的餘波,使得岩石碎裂,地面沙石狂風大作…

墨炎不耐沂宸糾纏,想要速戰速決,多次使出自創絕招,卻被沂宸通通接下,不耐煩地應戰着,卻不知這就是沂宸想要看到的效果,最終這場持久戰以沂宸與魔尊同歸於盡而結束…

櫻蓮慢慢地察覺到了沂宸的狀況,連忙停下為沐顏療傷,瞬移來到沂宸身邊查看情況,發現沂宸已重傷及心脈,於是竭盡全力地護住了岌岌可危的沂宸,留住了那即將散盡,搖搖欲墜的神魂。

撇了一眼旁邊同樣重傷昏迷的魔尊后,一言不發地帶着重傷的師徒二人回了神界…

被沂宸重傷的魔尊,在櫻蓮轉身離開的時候,手不經意間動了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