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吃校花三年軟飯,竟不知我會木遁
吃校花三年軟飯,竟不知我會木遁 連載中

吃校花三年軟飯,竟不知我會木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籃球不是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塵 邵晴霞 都市小說

(火影+惡搞+校花+靈氣復蘇+系統+軟飯) 全球覺醒,萬族入侵,新世代的藍星文明逐漸發展
穿越過來後吃了三年的軟飯,今日覺醒木遁,我林塵,必要一鳴驚人! 從此,林塵似乎有些不對勁了
叫你當輔助,你放木龍幹嘛! 叫你鑽木取火,你放天照? 叫你給我治療,不是讓你用晝虎把敵人全部打死啊! 林塵:你懂什麼是青春嗎?(打開音響) 【簡介無力,請移步正文】 【溫馨提示,當主角開大的時候,請火影玩家在後台播放BGM更加有代入感
展開

《吃校花三年軟飯,竟不知我會木遁》章節試讀:

第6章 這是鼻血


「好的,既然姑爺不願意我們幾人打擾,那我們就先行告退吧。」

女僕長遞給其他幾人一個眼神,下一刻就直接跑開了。

很有活力,至少林塵不喜歡一板一眼的那種。

「不過,燒烤的話……不應該是用火靈氣烤好直接啃的荒獸嗎?」邵晴霞傻傻地問道。

林塵道:「你認真的?」

「我說錯了?!」邵晴霞瞪圓了大眼睛,好像她說得真的很有道理一樣。

「……那你知道馬鈴薯絲怎麼炒嗎?」

「馬鈴薯絲……炒?」

「你知道蒜薹和蒜苗的區別嗎?」

邵晴霞不知道林塵在說什麼東西,急得小臉紅撲撲的。

「總而言之你看我操作就行了。」

林塵沒想到自己的老婆如此缺乏常識,在外是說一不二,殺伐果斷,鎮壓一群壯漢的天之嬌女;在家卻是一問三不知的傻白甜。

這反差……可愛!我老婆最可愛!

兩年前,林塵就在後院看中了一處風水寶地,絕對寂靜,沒人打擾。

放下爐子後,林塵將另一支手夾着的兩隻摺疊椅子放好,邵晴霞似有意動,但都被林塵用眼神逼退了回去。

光是看着林塵忙前忙後的,邵晴霞終於感覺到自己無事可做時的尷尬了。

「有言道,老婆是拿來寵的,媳婦是抓來愛的,你就安心坐好享受行吧!」林塵大氣說道:「我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燒烤!等着就好了!」

林塵說完,飛也似的去了後廚。

邵晴霞不知所措地撓撓臉,猶豫了一會兒,不自然地坐在椅子上嘀咕道:「老婆是拿來……多麼羞人的話啊!」

林塵忽然之間這麼主動,倒是讓她有些吃不消。

她開始懊惱之前的那些日子,明明很多時間並不是必須要去護城隊里,但自己早早趕過去找怪打,就是想儘快知道哪個地方藏着一個人工元素體。

其實仔細想想,把那些時間就算分出來一半給林塵,也無傷大雅才對。

邵晴霞的表情轉眼間殺氣森然,她輕輕往後一躺,猶如翩翩起舞的蝴蝶花一般,整個人都隱藏在了花叢中。

感知如潮水一般鋪天蓋地地由自己的周身開始向方圓擴展,剛剛,邵晴霞分明察覺到了不速之客那微弱的殺意。

「找到了」。

俏臉覆上一層厚厚的冰霜,邵晴霞現在和林塵面前乖巧的模樣判若兩人。

身影閃動,邵晴霞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憑空出現在高牆之上,而在更高的那顆百年大樹樹榦上,有一自以為隱蔽很好的蒙面人。

邵晴霞心無旁騖,在一瞬之間就將冰元素的能力提升到最大,凝血境大圓滿的修為暴露無遺。

只見一道雪白划過半空,彷彿空氣都被凝固了一般,原地一跺,竟是將高牆的一小塊牆磚踩成了片片冰渣。

邵晴霞猶如仙子凌空而行,踏着由寒氣暫時凍結住的空氣,如履平地一般,沖向那蒙面人。

這一系列動作快到驚人,蒙面人一瞬間感到脖頸倏地一涼,全身的細胞都拼了命地催促他逃命!

這不僅是寒氣的壓迫,還有殺機的冰冷!

「怎麼會這麼快!!!」

原本還在觀察院內情況的蒙面人,幾乎沒有多想,拔腿就往外沖,可他的速度又怎麼快得過邵晴霞?

晴霞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提前捏好法訣,口中輕喝道:「凝!」

起初,蒙面人還覺得自己能夠跑脫,還沒多走幾步,他的雙腿就失去了知覺。

一個踉蹌,讓他摔成了狗啃泥!

在這期間,他甚至沒有反應過來!

面門和土地硬碰硬,疼得他差一點沒哭出來。

「是誰派你來的?」邵晴霞臉上掛着毋庸置疑的霸氣,腳尖輕點蒙面人的顱頂,一朵薄薄的雪花漸漸蔓延開來。

乾脆利落,邵家天驕的威名果真不是虛言!

「我有活路嗎?答不答都是死!」蒙面人不恐反笑,「哈哈哈哈哈,今日我雖死!卻還是……」

彭!

咻——

幾朵血花濺射在了邵晴霞冷若寒霜的俏臉上,顯得更加妖異霸道,恐怖如斯。

「滿足你。」邵晴霞漠然地搜索着蒙面人的全身,卻沒有找出能象徵身份的東西。

她的目光投向遠方,冷寂無比。

如果是針對我的,姑且可以容忍下來,但你若是針對的人是他的話……

【作者的話:太深了~不行~~~啊哈……是說打水井啦啾咪。】

「不好意思啊,我沒想到現在大家都不用人造炭了,只找到了一點木炭,我們將就一下吧。」

林塵兩頰一抹黑,興沖沖地提着一包木炭和一大包串好的蔬菜肉食,「等久了吧,哈哈!」

「哪有,剛剛才……咳咳,我來幫你吧。」邵晴霞心裏慶幸自己還好沒有說漏嘴,現在讓林塵知道這種事情還太早了。

她從椅子上站起來,正想幫忙,只見林塵獃獃地盯着自己的腳。

邵晴霞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順着目光往下看去,把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原本是白鞋子,但此刻卻染上了滿滿的紅色。

「糟糕了!一直以來都習慣殺戮之後的污穢,忘了換鞋子了!自己習慣得了,不代表丈夫接受得了啊!」邵晴霞心亂如麻,要知道,林塵從來都沒有上過戰場,沒有見識過殘酷。

要是讓林塵知道他的妻子其實是殺完人還可以若無其事吃東西的人,他會不會覺得自己很血腥?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噁心?

「這是?」林塵目光獃滯。

邵晴霞搶着接話:「這是鼻血!」

「鼻血?」

「對!鼻血!我剛剛有些中暑,所以流鼻血了!嗯,對,是這樣的!」邵晴霞一邊說還點頭,好像說服的人不是林塵,而是她自己。

我真是天才,能想出這麼好的理由!嗯!

一陣晚風吹過,林塵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好吧,注意身體,這是上火的徵兆啊,要不今天就不……」

「不行!必須要!」邵晴霞拿起兩根肉串,兩眼放光,「我要燒烤!」

林塵忍不住笑了出來,沒有常識性的可愛老婆看來是對燒烤特別感興趣啊!

「好,好,先烤蔬菜吧。」

「我不想吃蔬菜……」

「那就吃青椒吧。」

夜色迷人,花卉清香和食慾的誘惑混合在一起。

促膝長談,真正的感情也許就是長時間的冷淡之後,依然有共同的話題聊得火熱。

撥開雲霧,月亮羞答答地露出頭,所謂是花前月下,英雄美人啊~

話說,臨近秋末的季節,晚風吹拂得真心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