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木擊悲,甜煙思
木擊悲,甜煙思 連載中

木擊悲,甜煙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子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主二還沒生 古代言情 花語錄

甜在前再回首往事,不是當初看人結局
劇情線就這樣
開始於元宵節…… (比較貼切曾經的歷史,不過有些還是沒必要寫,一切得從實際出發,美化了的歷史古言小說,不要把實際相提並論
)展開

《木擊悲,甜煙思》章節試讀:

第二章元宵燈謎前奏


看着氣氛不利自己的花語錄,一個眼神看向絲絲,一個動作指了指臉擺了擺,小拇指擺動,絲絲心領神會出去了,看着花滿天在一旁生起氣着悶來,只是乾笑看着,見沒有再繼續的意思心裏不由放鬆下來。

「小姐,你要的水!」早早溜出去的絲絲完成了小姐的交代,不過心想,嗚嗚,慘了!老爺每次都是帶血腥回來的!好怕啊!不會像……

「放這裡來吧!」花語錄指着紅妝台上,絲絲急急忙忙放好,該有的禮數慢慢退了下去。

本來要發飆的花滿天,看着花語錄清洗犯困面之後,這有點壓不住心中怒火,只是一直等一個解釋。

古靈精怪眼睛轉動,素妝不減紅妝容的花語錄輕快說著,並且笑眯眯看着自己老爹的反應,「那不是,都是老爹教得好,那些我也沒看上不是?你沒看到那些人,看你女兒的眼神!都快掉出來了,不像老爹你對娘親的眼神!嘻嘻!」

聽着這些話的花滿天開始很舒坦,在聽到被對比了!還跟那些子弟對比瞬間沒好氣,開始摸着長鬍子靜靜閉眼沉思着,心裏想自己多年打磨的脾氣,都是由自家女兒給磨下來了,開始又再次針對起女兒來行為點指着,「我不讓你去皇宮是為你好,你不知道你堂哥找過你爹我,讓你進去當妃嬪知道嗎?」

聽到這些話的花語錄,心裏高興的同時,想着果然像我這樣存在就是人見人愛,到哪裡都是焦點,心頭也產生不喜自己堂哥念頭。

接着花滿天想說點什麼的時候被花語錄一副胡思亂想的表情打斷了,話題欲言又止的樣子。

花語錄這時候見停了,有點很服氣自家老爹,慢慢開始裝着自家老爹曾經表述過模樣,最後硬着頭皮說著之前答應下來的,開始在花滿天看來胡扯起來,「行了!女兒知道了!我知道你還想說,你看門都要外面開,可見你!你是多不想出門啊!!我這不是之前答應出去了嗎?出去就是了,唉!又得出去,書上不是說,呆在閨房待嫁嗎?怎麼到我這就得出去呢?」

在花滿天氣不打一出的時候,想要說點什麼時候,一個管家的身影急匆匆過來帶着重要的事情彙報,莊重的例行着鞠拜禮,隨後說起,「大人!有緊急情況!」

扯斷了花滿天想要再表述的答案,來時不知蹤影,走時急不可耐,有意避開花語錄,慢慢的府邸剩下三兩個護衛。

看着這種行事作風,花語錄習以為常了,眼球轉動着,心想終於可以不去了,滿身充滿着愉悅的輕鬆。

一直觀察着變化嬌小玲瓏的絲絲,心裏暗道,完了完了!今年又泡湯了,我的小錢錢!又沒地方花了!

走着輕快腳步花語錄輕車熟路來到一個秘密房間,房間里擺滿了輕靈手巧兵器譜一般,整齊劃一字排着。

快急哭一閃而過在絲絲臉上出現一個小段,快步跟在花語錄保持着一個相對距離身後。

不過很快停在一個界線之外就沒有塌進去,等候着花語錄。

熟練拿起長槍耍着花槍就沒興趣了,花語錄開始自顧自抱怨着,「沒手生,要是嫁人這些東西帶着過去,指不定被說什麼!唉!為什麼沒有像老爹一樣的男人對自己的媳婦一心一意呢?」

「語妹妹!我來找你來了!」一個喜悅聲音先到人未到,通報貌似被來人攔了下來,護衛戒備着四周,聲音的主人還未有出現。

剛說著主人翁就出現了,皇族氣息撲面而來,旁邊站着左右帶刀侍衛,離主人翁不到半尺距離,由着主人翁前進方向決定,主人翁模樣有些和花語錄有些相像,似乎知道花語錄在這裡,靠近這裡來。

聽着聲音知道來人的花語錄,只能停止了繼續耍槍的念頭,皺着好看的眉毛,心想真是的,自家老爹是不是被他調走的,故意讓自己高興一小會,結果他自己過來,搞得剛剛出現的好心情都沒了。

「怎麼了,語妹妹是誰惹你不高興了,告訴朕!朕給你做主!」主人翁看着不高興的花語錄笑着打趣着,不知道剛剛好端端的花語錄怎麼就沒了動靜呢?生起悶氣來。

花語錄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自然也不會當著自己堂哥面屬下護衛着挑明,只是違心回應着,「沒什麼,這不是元宵燈謎會來了嗎?我這不是想去看看嗎?」

話說出口的花語錄就咂舌了,心裏暗叫糟糕!為什麼要說這個,完蛋了!今晚還真得去,嗚嗚嗚,我這嘴巴!

主人翁一聽來了興趣,笑着隨口答應下來了,「好啊,正好我要看看,我朝之下的黎民百姓的才情橫溢眾生!」

主人翁一個年老體邁的隨從,有點糾結着,有點想勸阻,「這!殿下!今晚……」

被主人翁的凝視勸退訴說下去,退回原位,主人翁轉而笑着看向花語錄正在發矇狀態,「語妹妹,怎麼了?」

「這!真不用了,堂哥,您貴為皇帝就不去了吧?」心裏煎熬的花語錄想推掉這自己嘴裏蹦出來的事情,有心無力反駁做着最後的掙扎。

不疑有他的主人翁,心裏以為花語錄關心自己來着,主人翁隨即笑着解釋,似乎想到什麼慢慢又帶起着一絲絲不悅殺意一閃而過,「朕說過的話,怎麼能說收就收呢?語妹妹,怎麼現在叫得這麼疏遠了?以前還是天慶哥哥的叫,是不是有了情郎忘了告訴朕了?」

本來就心不在焉的花語錄,沒注意到花天慶皇帝的情況,說著自己的事情,心裏多少都不怎麼想告訴花天慶事實,不過還是想着打斷,「別說這個問題了!!一說我就來氣!!怎麼可能呢?沒有的事!只是人老硃黃了!」

被扯斷話題的花天慶,只是覺得一點不對勁,沒有多想,只是看着眼前生氣的花語錄,深埋心底的柔和透露出來,詢問起來花語錄來,「怎麼就生氣了呢?朕的語妹妹啊!跟朕說說看?」

慢慢變得面無表情的花語錄,心裏不怎麼想說,轉頭不再看着花天慶。

乾笑起來的花天慶,只能扯着今晚的燈謎會話題來,「要不去看看,朕的江山才子佳人有約地!放鬆心情!語妹妹你就別在生悶氣了?」

被圍着在外邊的絲絲聽着那個興奮勁,眼神飄浮了一會,心裏萬般感激着萬歲爺!終於可以出去一趟了!真不容易!同時心裏覺得高高在上的花天慶,不是自己一個小女僕所能垂青的,要是看上!絕對眼瞎了!

這個模樣的絲絲,花天慶老早注意到了,絲絲的這個侍女的存在,擺了擺手放行進來,絲絲才升通房丫鬟沒多久,哪裡見過這種場面呢!戰戰兢兢,如臨深淵一般收起興奮勁,左顧右盼着企圖想尋找解決辦法。

「那個!皇上吉祥!」絲絲禮叩完之後,心想唉!還好,還好!

下人在哪裡都只能管飽,絲絲憑藉跟在自家小姐花語錄身邊,總能有一些風流人物書寫文章千古事,從而了解到一些皇族條例來就行禮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