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意識莫名,我為所欲為
意識莫名,我為所欲為 連載中

意識莫名,我為所欲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言之有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言之有序 言序 都市小說

「你知道嗎……我去過空間站,駕駛過戰機,當過僱傭兵、企業家、財閥甚至是乞丐和重刑犯,我享受過極致的奢靡也經歷過沉痛的苦難,還……」   「所以你就打算毀掉這個世界!」   就在言序和盤托出自己能夠通過意識穿越改變當下之後……他被處決了
  藉助提前的布置,言序臨死之前再度穿越,可這一次的蝴蝶效應好像有點大……   未來的意識穿越者,覺醒戰爭,超凡者,《破獄》《X法則》……完全超出他認知的人或事接連發生
  主角外掛:通過與意識錨定下對應的法則,為所欲為
  劇情節奏快,沒有冗長的修鍊過程
  打臉不刻意,圍繞主線的小事件不斷
  打仗不含糊,與反派鬥智斗勇
  主角智商在線,心思縝密,有責任感,不聖母,不黑化,反派不降智
  作品主打故事情節層層遞進,隨着主角的不斷成長在拯救世界的同時逐步揭開埋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實
展開

《意識莫名,我為所欲為》章節試讀:

第4章 00:11失去意識


「嘭~」

劇烈的震響傳來,四周捲起了風浪。

言序睜開雙眼,面前是一副偉岸的背影,那身幽綠的軍裝讓人心安。

「小兄弟,你好樣的,快去一旁休整吧,讓我麒麟來會會他。」

見眼前的軍士能接下自己的一擊,男人震驚道:「你很硬!」

「我墨華男兒都是個頂個的硬!」話落麒麟便是主動攻了上去。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僅僅2秒不到的時間,兩人拳拳相交,對轟了足足8次,每一擊都如雷聲一般震蕩着整個廣場。

言序見兩人戰的難分高下,詫異的問道:「他也是超凡者嗎?」

【並不是,他是有傳承的武道巔峰。】

「可我已經跨入超凡,卻扛不下對方的一擊,為什麼他卻能打的有來有回?」

【不要小瞧墨華的武道傳承,像他這般,大概率走的是硬功路線且修習了護身的功法,和我給你那隻重招式的搏殺術有着天壤之別。

雖然境界上你高過他,但你還沒能打破認知的囚籠,所以你的超凡僅僅是體現在了感官和身體肌能方面。】

言序肩部微沉,長舒了一口氣:「這種程度的交鋒,我根本插不上手……看來沒事了。」

【他撐不了多久的,對方畢竟是階段4的超凡者。】

言序轉過身,看着身後高聳的英烈碑:「……不能讓他在我墨華無數先烈的注視之下肆意妄為!」

【配合他的攻擊,打亂對方的節奏,行動起來!】

言序迅速沖了上去……

原本正與麒麟交手正酣的男人猛然注意到言序的出現,只是霎時的分心就讓他亂了節奏,沒能接下麒麟飛沖而來的肘擊,男人被這胸口的沉重一擊逼退數步才停了下來。

麒麟沒有片刻停歇,再次沖了上去,而男人也調整姿態準備接招。

言序緊跟麒麟身後,並刻意的在二人即將接觸的瞬間顯露出來,這猛地出現又再次讓男人失了應對,隨即被麒麟再次擊退。

眼見麒麟攻勢不停,還有個言序不停的在噁心自己,男人怒目圓瞪乾脆無視了言序,一門心思地與麒麟交起手來。

雖然言序依然在各種角度嘗試着干擾對方,可漸漸的不見了成效,他也是瞭然於胸,畢竟在對方看來他的拳腳與撓癢無異。

而原本與男人勢均力敵的麒麟也漸漸的開始落了下風,他不住後退,手腳疲於應對着,徹底變成了被動防守。

見麒麟到了極限,男人突然變換了攻擊的節奏,意料之外的一擊出現在了麒麟的下腹部。

麒麟知道,如果沒能擋下這來勢洶洶的一拳,自己就交代在這了。

原來他之所以能與男人打的有來有回,完全是基於自己修鍊的武道功法,而這功法當前階段的效用就是讓他的四肢擁有超凡的力量及韌性。

從交手開始,麒麟就意識到了對方力量的恐怖,他的想法就是不遺餘力的進攻,可眼下他體能下降,對方突然地轉守為攻讓他陷入了被動。

才堪堪適應了對方的進攻節奏勉為支撐,結果對方再出的一拳僅僅是比之前慢了一瞬,就讓他陷入了必死的絕境。

一抹亮眼銀光的閃現,讓正要擊殺麒麟的男人瞬間收拳,下意識地護住了自己僅存的右眼。

麒麟見狀快速反擊一拳,再次逼退了男人。

崇天門觀禮台,此時中樞的要員們正注視着遠方的戰況。

「麒麟怕是要撐不住了……」

「眼下部隊雖然就位,可既然麒麟都難以抵擋,就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了,先讓他們原地待命吧。」

此時的麒麟沒有像之前那般即刻再衝上去,而是站在原地大口喘着粗氣:「謝了,兄弟……」

言序緊盯着男人,不敢有一絲鬆懈,「客氣了,還你的。」

「如果今天能回得去,咱倆必須得喝一場,你這個兄弟我認定了。」說罷麒麟再次朝男人攻了過去。

「誰醉了誰買單!」言序手持合金卡片緊隨其後。

「@!#$%^#@!#amp;amp;amp;am.」此時男人掌握的墨華語已經不足以支撐他表達自己的苦悶了。

該死的墨華雜血!我沒有上帝的偉力,所以這次的行動是做過周密部署的,定在了墨華的元節盛典,讓聚集的人群當我的盾牌。上帝呀!我女人的生日都沒有這麼用心過。

明明墨華核心戰力的所在位置都很清楚,支援過來至少也需要30分鐘,而我只需要用1分鐘的時間毀掉身後的石柱和整個廣場,再按既定路線撤離就行。

結果我才對廣場轟了幾拳,就蹦出了這麼一個礙眼的蟲子,蟲子雖然不強可卻讓我瞎了一隻眼,徹底成了尼克·弗瑞。

差點就能解決掉那個纏人的軍士,卻又被這蟲子壞了好事,蟲子手中的卡片我不能不防,我現在就像是獨眼的局長,本就存在着視野上的死角,一旦做出防禦,哪怕只是閉一下眼,纏人的軍士就會像我奶奶家的那條瘋狗一樣咬上來。上帝啊,願天堂沒有蟲子!

終於在言序接連的騷擾下,麒麟漸漸佔據了上風並擊中了男人數拳,雖然兩人知道這根本傷不到對方,可他們心裏也都清楚,自己是來拖延時間的。

眼下兩人的配合堪稱默契十足,進攻和騷擾更是無縫銜接,彼此也漸漸適應了這種節奏。

「蟲子下地獄!」男人突然無視麒麟的攻擊,爆射而出疾速沖向言序,這速度之快遠遠超出了交手以來言序對男人的認知。

麒麟的攻擊雖擊中了對方,但卻僅僅是讓男人飛沖而出的身體略微出現了偏移,言序面對男人的疾速飛沖已是躲閃不及,只能奮力後躍的同時推出右掌。

「嘭~」

言序的右掌與男人的右肩接觸之時爆出了巨響,隨即言序便如脫弦的羽箭一般倒射出去數十米遠,然後摔落在地,不住地翻滾着。

言序抬眼看到的最後一幕:男人試圖衝上來結果自己,而麒麟發了瘋一般的對自己喊着什麼。

在說些什麼啊?意識模糊了,好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