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管公司
超管公司 連載中

超管公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長弓幺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伍七一 裴零嫣 都市小說

我叫五一七我是一個好人,但是有個喜歡背後坑人的系統強迫我當壞人;我叫伍七一我是一個普通人,但在這個超能崛起的時代,為了我的國家和愛人,我會成為世上最強那個人,一個腦洞青年被系統強制扮豬吃老虎坑遍全世界的熱血之旅
展開

《超管公司》章節試讀:

第3章 修狗那麼可愛,能有什麼錯


伍七一辦完所有的出院手續走出醫院的時候天色已經變暗,入夜的中海比白天更是喧囂熱鬧幾分,不過一切多彩絢爛的夜生活與伍七一這個應屆畢業同時又失業的單身狗都沒有半點關係。

還好超管公司已經替他支付了所有醫療費用,不然伍七一一個月後就要被迫與中海的夜生活扯上關係了,在天橋、隧道這些地方尋找他的容身之地。

伍七一在市中心一個幾十年的老小區里租了一個單間,說是老小區都客氣了,用城中村,老破小這種形容詞其實更為貼切一些。除了位於市中心比較方便他到處求職面試這一個優點外,就再沒有任何值得描述的可取之處了。

房東是一對年近50的中年夫婦,有一個女兒遠嫁到了首都上京市,夫妻倆養了一條名叫哈哈的哈士奇。

這個所謂的小區其實是一個化工廠的職工宿舍,幾年前企業倒閉,老兩口沒要企業的清算賠償,反而用兩人幾十年的工齡加上多年來的全部存款,換了幾套宿舍,自己住一套,出租幾套,小日子倒也過得滋潤。

雖然幾十年的老房子實在是破舊得有點厲害,但是勝在位置確實是不錯租金又非常的人性,是伍七一這種廣大失業青年的首選,每年租客絡繹不絕,供不應求。

伍七一提着路上順帶買的外賣,回到了出租的小樓,還沒爬到他所住的那層樓便聽見房東夫婦養的那條哈奇士親切的叫聲,每天晚上當樓下的大排檔開業後,那條哈士奇都會跑到房門外的公共走道上,趴在走道欄杆上對這樓下的食客們致以親切的問候,然後被房東太太拿着拖鞋一頓毒打咒罵後,再乖乖的回家睡覺,日復一日,樂此不疲。

當伍七一爬到他租的房間所在的樓層,轉身走出樓梯間後,便看到一隻成年哈士奇正趴在走廊的欄杆上對着外面的空氣一頓輸出。

哈士奇脖子上拴有一根鏈條,綁在房東太太房間的鐵門上,鐵門裡側的房門向內開啟着,屋裡並沒有人,應該是老兩口臨時有事出去了。

哈士奇聽見響動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面前的人類,丟下一個充滿嫌棄的眼神,然後扭過頭去對着走廊外的空氣繼續猛烈操作去了。

伍七一見房東太太不在,沒人招呼正在興頭上的狗子,無可奈何下他只好躡手躡腳的跨過橫在走道半空的狗鏈,想往裡側的房間走去。

就在他剛剛轉身正要邁步的時候,那哈士奇聞到了伍七一手上外賣的味道,轉身一躍,朝着伍七一手上的外賣袋撲去,嚇得伍七一一個踉蹌不小心踢翻了房東太太準備在門口的狗糧碗和飲水碗,滿滿一碗的狗糧被打翻的水裹帶着一併衝進了房東太太的屋內。

伍七一眼疾手快,右手一提把外賣藏在身後,接着又後退兩大步,躲開了狗鏈的長度範圍,轉過身盯着面前的哈士奇說道:「這是我的晚餐。」然後他看了眼房東屋裡的一片狼藉,努努嘴道:「至於你的晚餐還有沒有,跟我沒有一毛錢關係,你自己活該。」便不再管那條狗,往自己房間走去了。

伍七一租住的小屋總共也就十來平米,老舊的牆面早已泛黃,木質的窗框油漆早已脫落,露出裏面正在持續腐朽的木料,伴着徐來的微風嘎吱作響。房間內倒是有獨立的廚房和廁所,但廚房的陳年油漬和廁所的經年污垢,油膩和酸爽的味道混雜在一起,吸上一口分外的提神醒腦。

伍七一吃完外賣,快速的洗過澡後,躺在他那單人小床上,掏出下午吳山海給他名片看着名片背後的地址,盤算着明天下午的面試該如何應付。

這時隔壁傳來了房東太太的聲音:「哦喲,儂迭個傻狗,要死的拉,儂把房間造成撒么樣子的拉,看阿拉不打死儂瓦。」

接着就是鞋底板與皮膚接觸的噼啪聲和修狗的低鳴聲傳來。

伍七一楊起嘴角,小聲道:「活該。」

這那個系統面板突然自動的顯現在伍七一眼前,在經驗那一行不停出現+1、+2的數字,進度條也增長了一絲,在經驗二字後面還出現了一個感嘆號。

伍七一興奮的點進那個感嘆號後,系統畫面出現了一個新的對話框,上面寫着幾行字。

「特殊任務:修狗那麼可愛,能有什麼錯。」

「宿主喪盡天良,居然連可愛的修狗都不放過,竟然設計陷害無辜修狗慘遭毒打。請宿主再接再厲,在不被房東發現的情況下,繼續坑害修狗,任務完成後將獲得特殊獎勵。目前任務完成度30%。」

系統面板下部還時不時彈出小字「哈哈怨念+1,+2,王桂芬怨念+1,+2」

伍七一頭上浮現出三條黑線,這個……這個系統,是個專門坑人,嗯……或許是坑狗,的系統?

伍七一哭笑不得的想到:「哈哈應該是那條哈士奇的名字,王桂芬是房東王姐的名字,也就是說只要坑人成功,受害雙方因此產生的怨氣都會累計進入系統的經驗積分,然後用來兌換技能和物品。躲在幕後下黑手,收集受害者的怨氣,然後換取自己的利益,這個系統太狗了點吧。」

這時隔壁傳來的聲音慢慢變小,同時伍七一經驗增加的閃爍頻率也跟着開始變慢,看來是隔壁受害者雙方的怨氣逐步開始減少了。

伍七一又重新進入了那兩個兌換積分的面板中,發現技能兌換框中出現了第一個東西「靈氣迷彩」售價500積分,介紹那欄裏面寫着3個問號,物品兌換框中里出現了一個「靈氣增強丹」售價100積分,介紹欄中也是寫的3個問號。伍七一忍不住吐槽:「靈氣增強丹,這麼直白的名字應該不需要問號吧,是幹嘛用的你不是已經明明白白的寫清楚了嗎。」

他又看了下自己的經驗積分48,現在王桂芬那邊的積分增加已經沒有,應該是房東太太一頓操作後消氣了,倒是狗狗那邊間隔十幾秒鐘還偶爾會出現一個+1,但是看這個趨勢應該也快要結束積分的增加了,修狗真是可愛呀,才這麼會兒就要忘記剛剛發生的一切了。

伍七一躺在床上盤算着怎麼再撈點積分,兌換個靈氣增強丹試試,其實他對那個叫靈氣迷彩的技能更感興趣,可是500的積分明顯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湊夠的。

他首先想到的坑害對象還是隔壁那個可愛的修狗,撈積分的同時還可以推進特殊任務,這明顯是個划算的買賣,不過房東太太已經回家,大概率應該是要洗洗睡了,今天晚上不會再跟小狗分開了,當著主人面坑狗肯定是不符合狗系統的要求的,思前想後實在是沒什麼好的手段,便無奈放棄了。

此時小樓外院內大排檔的喧囂聲,和樓下租客打麻將的吵鬧聲傳入伍七一的耳中,伍七一拿起手機一看,還有幾分鐘就要10點了,他站起身來微微一笑,揣上手機提着桌子上外賣吃剩下的垃圾就往屋外走去。

伍七一來到樓下那家正在打麻將的租客門外,透過玻璃窗看了一眼房間內,10多平米的房間內竟然或站或坐的塞了8,9號人在裏面,麻將擺了兩桌,室內人聲鼎沸煙霧繚繞場面頗為壯觀,房間內男男女女興奮的打罵聲不絕於耳,和走道外傳來的大排擋食客們划拳怒吼聲不遑多讓。

伍七一掏出手機,看看時間剛好22點整,然後他在手機裏面點出一個名叫「分貝測量儀」的手機軟件,看着上面的數值變化,50dB,55dB,60dB,65dB,68dB。

「嗯……不錯。憑嗓子都快懟到70dB了,真是厲害啊。」伍七一把手機揣回兜內,輕咳一聲,對着房門說道:「根據《大夏共和國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第六十八條規定,二類住宅區域夜間22時至凌晨6時之間,實測噪音大於65dB的都屬於噪音擾民的違法行為。你們這麼干真的不太好啊。」

伍七一便抬手用力敲了敲房門,不一會房內就傳來一個男子粗獷的聲音「誰啊?來了。」

伍七一集中全部注意力聽着房間內的動靜,當聽到裏面的男子摸到門把手即將打開門的那一刻,他迅速抬手將手中的外賣垃圾扔向下面的大排檔,然後閃身跑進樓梯間,幾個大跨步就跑回了樓上。

幾秒鐘後樓下大排檔的划拳聲戛然而止,轉而變成了全國通用的熱情問候,食客們抬頭望向一側的老居民樓,一邊持續性的問候,一邊尋找誰是罪魁禍首。

樓下那位正好開門站在走廊上的粗獷男子,四下張望發覺整棟樓就只有他一個人站在公共走道上,雖然問心無愧,但是也不免內心尷尬。聽着樓下的人越來越過火的問候開始向他集中輸出,這位粗獷老哥也不是慫人,直接反向問候道:「干嘀嘀的,又不是你嘀嘀我扔的,你嘀嘀的,衝著我吼個嘀嘀嘀。」這下下方的各位食客如同聽到戰場召喚的號角更是熱情高漲,一時間,嘀嘀的問候聲更為猛烈。粗獷老哥的賭友們聞聲也都來到了走道上,眼見摯友獨自一人舌戰群儒力有不逮,便火速加入戰團,一時間整個場面更是熱烈非常。

這時不知哪位喝高了的大哥問候了一句:「你嘀嘀的,有種你嘀嘀的下來,我嘀嘀的,嘀嘀了你。」

粗獷大哥和他的賭友們什麼場面沒見過,自然不怵,8,9號人聞言即刻便下樓去,準備將語言的問候升級為身體的問候。

蹲在走廊外聽着樓下動靜的伍七一見火候已夠,便回了房間,躺在床上打開系統,看盯着經驗條等待着積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