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辣媳:我被糙漢未婚夫養嬌了
八零辣媳:我被糙漢未婚夫養嬌了 連載中

八零辣媳:我被糙漢未婚夫養嬌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水雲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蜜 沈衛洲 現代言情

【重生年代+糙漢+寵妻+日常生活+雙潔1V1】 從小在鄉下長大的唐蜜性格乖巧成績好,後來被親爸接去城裡享福,本來前途該是光明一片的她,卻開始了噩夢般的生活,前途毀了,所嫁非人,死時凄凄慘慘,不得善終
重來一世,她惡整了所有的渣渣,轉頭投奔了從小跟自己定親的未婚夫,糙漢未婚夫冷冰冰不近人情,拒絕接受包辦婚姻,讓她哪來打哪回
唐蜜不走,賴上他了! 後來,唐蜜自力更生,自己擺起小攤子,賺錢錢奔小康,完成大學夢,一向禁慾古板的未婚夫為小媳婦兒操碎了心
「蜜蜜,炒菜燙手,我來
」 「蜜蜜,洗衣服傷手,我來
」 「蜜蜜,擺攤子掙錢辛苦,我來
」 唐蜜笑靨如花,「那生孩子呢?」 「我來……呃……」一時嘴快的男人瞬時通紅了臉
展開

《八零辣媳:我被糙漢未婚夫養嬌了》章節試讀:

第5章 紅果果的人身公雞


梁艷秋一向看不起五大三粗愛碎嘴子的農村人錢巧英,現在又是她庇護唐蜜,給了唐蜜造反的底氣,梁艷秋就更氣了,「錢巧英,這是我們的家事,你不要給我挑撥離間,破壞我們的感情!」

錢巧英皮笑肉不笑道:「喲喲喲,還有感情?說得可真是比唱的還好聽,這感情還真不是你算盤珠子一扒拉,大嘴一張,說有就有的,你生了個傻貨,以為天底下的人都和你閨女一樣是傻缺嗎?」

這已經是紅果果的人身公雞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梁艷秋摩拳擦掌要跟錢巧英干仗,被江啟華死死拉住,「艷秋,你冷靜冷靜,別忘了我們今天是來幹什麼的?」

他們先把死丫頭帶回去,後面想怎麼算賬就怎麼算賬!

唐蜜真想給錢嬸子**鼓掌,嘴皮子真是厲害,不愧是整個筒子樓里最能罵架的婦女。

這惡人還是得有惡人磨!

唐蜜一邊吃着花生米,一邊肆意欣賞着梁艷秋這會兒氣急敗壞的嘴臉,心情很美。

錢巧英也不怕跟梁艷秋來硬的,跟婦女打架,她還沒輸過。

然而此時的梁艷秋已經漸漸冷靜了下來,「蜜蜜,跟嬸嬸回家,這些人沒安好心的,我們就算再有什麼不是,也都是你的家人,難不成外人還能管你吃住一輩子嗎?」

這話潛台詞就是,你一個沒錢沒糧票沒地方住的剛畢業高中生,離了江家,在省城啥都不是。

「走吧,再晚飯菜都涼了,今天有雞腿有魚,都是專門為你做的。」梁艷秋一個勁兒勸,江啟華已經有些不耐煩地盯着唐蜜,如果可以,他想一巴掌呼死這個死丫頭。

唐蜜心裏暗笑,嘴上開始茶言茶語道:「嬸嬸你真好,不過自打我來家裡當傭人後,嬸嬸你已經好久不做飯了,手藝肯定不如錢嬸嬸的好。」

梁艷秋臉上的笑容僵住。

唐蜜看向江啟華,軟聲喚道:「爸,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這一聲直接把江啟華給震住,梁艷秋也跟着心驚肉跳起來,「蜜兒,你別亂叫人,你爸在鄉下呢!這裡哪有你爸!」

唐蜜伸出手:「既然他不是我爸,那我這一年來為你們全家當牛做馬的費用結算一下吧!」

梁艷秋覺得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你話可不能這麼說,你來城裡後,是我們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住,還供你上學……」

唐蜜呵呵一笑,「我在鄉下的時候能吃能喝八十五斤,自從來這裡給你們一家當牛做馬,我直接瘦了十斤,吃的是你們一家人的剩飯剩菜,夜裡連寫個作業都不讓我用燈,日常還要忍受你們一家人羞辱我的嘴臉。」

說到這裡,唐蜜的情緒不受控制地上來,喉嚨哽了一下,「可當初……是你們求着我來城裡的,你說我到底圖什麼?」

唐蜜將積壓在心裏的憤怒一股腦宣洩出來,那些下了班聽到動靜的筒子樓鄰居紛紛圍到了門口聽八卦,剛好聽到唐蜜的控訴,十分同情地維護起來:

「見過欺負人的,就沒見過這麼欺負人的。」

「太過分了,難怪我經常看到唐蜜這個孩子夜裡了還在外頭的路燈下寫作業。」

「啟華艷秋啊,我真沒想到你們是這種人,不能這麼欺負人家孩子啊!你們偏心眼,卻把芳芳養成了個沒廉恥的,太不值了。」

江啟華和梁艷秋被唐蜜罵得啞口無言,加上門口還堵了那麼多圍觀群眾,那些人對他們指指點點,兩個人的臉羞得恨不得找地方鑽洞。

劉興和錢巧英在旁邊紛紛看好戲。

雖然他們的確對唐蜜有所圖,可心疼也是有心疼的。

唐蜜在江家吃的苦,周圍人但凡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來,就看她瘦得跟電線杆似的身材,就很能說明問題,雖說現在物質不好,可是江椿芳和姜美靜倆就吃得白白胖胖氣色好。

一比較問題就出來了。

江啟華最後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干吼道:「唐蜜,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們回去?要是不肯,以後就永遠別回來了。」

他就不信死丫頭沒錢沒糧票也沒戶口,出去了只能當乞丐,他倒要看看她能跟他犟多久?

錢巧英道:「不回去就不回去,蜜蜜這孩子乖得很,我早就想認她做乾女兒了,以後就住我這兒。」

梁艷秋心裏慪火極了,可又不能讓唐蜜一直在這兩隻老狐狸手裡,只能勉強穩住心神,說:「蜜蜜,你別跟我們慪氣了,我們再怎麼樣都是你的親人,現在外人都不安好心的。」

「可我好怕,我怕芳芳姐姐的脾氣,她自己偷男人還賴我身上,我看她經常嘔吐,是不是還懷上娃了,你們該不會想讓我回去照顧她坐月子吧!」

唐蜜這更勁爆的消息直接讓圍觀群眾炸了鍋。

「我早就懷疑了,原來真懷上了,懷了娃就趕緊結婚,以後肚子大了可不好辦。」

「看來在之前就搞上了,果然王八看綠豆,就那麼看對眼了。」

「我以為芳芳那孩子眼界有多高,原來也喜歡跟她一樣丑的。」

梁艷秋再次被氣得喉嚨湧起一陣血腥味,她一定要找機會將唐蜜挫骨揚灰不可!

江啟華不停解釋,「沒有,沒有的事,真沒那回事……」

然而根本沒人信他說的。

唐蜜眨巴眼,繼續插刀:「而且,家裡也沒有多餘的房間給我住,那間雜物間好悶,我中暑一直沒好,所以我想等芳芳姐嫁給她的對象後我再回去睡她那間,你們說好嗎?」

江啟華夫妻已經無言以對,有苦難言,如果眼神能殺人,唐蜜早就被碎屍萬段了。

錢巧英卻拍着手說:「這敢情好啊,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那兩人都睡一起了,芳芳不嫁他還能嫁給誰,要是不嫁哪家又敢要,還是嫁了吧,別留在娘家丟人現眼了。」

梁艷秋腿一軟,差點栽倒,江啟華急急扶住她。

錢巧英看着平日里趾高氣揚的梁艷秋被自己氣得只能吃啞巴虧,那一個爽啊!

江啟華夫妻是人沒接回來,還受了一肚子氣回家,臉都丟到了姥姥家。

家裡的江椿芳現在成日關在家裡哭哭啼啼,妹妹江美靜也從學校的宿舍回來了,安慰話沒有,只說她笨得跟頭豬一樣,這樣都能被算計。

江椿芳本來就一肚子火,聽到妹妹這樣奚落自己,兩個姐妹就打在了一起。

憔悴的梁艷秋攔也攔不住,受了巨大打擊的她直接暈倒在地,一時之間家裡手忙腳亂,哭爹喊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