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海盜的自我修養
海盜的自我修養 連載中

海盜的自我修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山與我兩不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山 李峰

兄弟兩人穿越到異世界,李峰從一個僱傭兵做起,在一場亡靈之災中,為了抵抗亡靈而訓練出一支民兵隊伍
由於在亡靈之災中的優異表現,被王國任命為達拉斯城的城主
達拉斯城位於王國叛軍的後方,在叛軍的反覆攻擊下無法進行正常的生產和發展,於是李峰決定放棄陸地上的領地,轉而向海上發展
通過對海盜的收編和消滅,對幾大海島的征服與開發,李峰控制了幾條完整的海上商路,對過路商船徵收保護費
對於拒不繳納的商船,他又隨時化身海盜進行攻擊
在穿越成一條人型巨龍的李山的幫助下,李峰立足大海,積極參幾塊大陸上的陰謀與戰爭,發展為一個強大的海上帝國
在個人與帝國勢力的發展中,他發現了教皇的陰謀,他的愛人阿狄娜公主更是被教皇提前預定的犧牲品
做為來自現代社會的無神論者,他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教庭,乃至神的敵人
當深淵之主,冥界之主和光輝之主三大主神之間的關係,以及三神滅世的背後原因一一浮出水面,李峰兄弟毅然開始了滅神之戰
展開

《海盜的自我修養》章節試讀:

第3章 便宜老師


一連問了幾遍都沒有人回應,只好壓下心中忐忑,又把注意力集中到書上。書里記錄著風火水土四系魔法中每系三個初級能力,他飛快的瀏覽了一遍,目光定格在風系的閃電術上。心中忍不住意淫在戰鬥中揮劍猛砍的間隙里,抬手就是一個閃電,把敵人電的外焦里嫩的拉風場景。

什麼火球術冰錐術隕石術,比起高逼格的閃電術來全都土的掉渣。想到這裡,李峰竟然猥瑣的笑出豬叫聲而不自知。

勒法師感受了一下李峰房間里傳來的魔法波動,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思索片刻似乎下了某種決心,啪的打了一個響指。

室內空間彷彿是平靜的水面上被投下了一顆石子般出現了一絲漣漪,兩個身影一先一後從漣漪中走了出來。

當先一人身材幹瘦矮小,一張微黑的臉上滿是皺紋,他一出現在房間中就皺眉道:「穆勒,已經這麼多年了,我想不出還有什麼見面的理由。咱們就在這小鎮上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就這樣安靜的等死不好么?」

跟在他後面出現的那人看起來年輕一點,大約是六十多歲的樣子,臉上帶着一絲嘲諷之色,也笑道:「都等了上千年了總也不死,要不老穆勒先帶個頭,我們兩個後面就跟上……」

穆勒法師沒有理會這兩人的冷言冷語,又打了一個響指,牆上忽然出現了一幅畫面,李峰正在那裡念念有詞的與成功的母親反覆見面。

「這小子突然出現在這裡,我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請你們來商量商量。」穆勒法師不等他們開口,又解釋道:「這小子是肖恩斯圖塔的後人。」

後出現那人怔了怔,忍不住笑出聲來:「怪不得看着這麼欠揍,還滿臉自以為是的傻相,原來是他的子孫。」

那個瘦小老人道:「你這是要教他魔法嗎?他們家的人可都是天生的武者體質,要教的話也應該由我來教。」

把李峰出現的經過詳詳細細說了一遍,穆勒嘆口氣道:「世界這麼大,可他偏偏這麼巧的出現在咱們三個身邊,你們說這真的是巧合嗎?」

「剛才塔克大師說要教他武技,這是表明態度了嗎?」年輕一點那人道:「反正我是無所謂,咱們已經活的夠久的啦,等死也好找死也罷,你們說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被稱為塔克大師那人道:「上一次的事本來就是咱們對不起人家,現在照顧一下他的後人也是應該的,就算他的出現真的是有人故意安排那又如何?這麼多年的縮頭烏龜也當的夠了!」

「當年的決定沒有錯,事實已經證明我的判斷是對的,是他一意孤行貿然發動,難道一定要陪着送死才對得起他嗎?」穆勒的臉色終於變了變:「當時你和胡佛也是同意的!」

「好了不要再提當年的事了,塔克也沒有責怪你的意思。」胡佛打圓場道:「還是說說怎麼應付這個滿臉欠揍樣的小子罷。」

穆勒道:「我正是拿不定主意才找你們來商量的,這小子奸狡油滑,一看就是個不受控制的,比他祖宗還要難纏,你們說怎麼辦吧。」

塔克大師看着畫面里動作滑稽卻毫無效果的人,皺眉問道:「穆勒,你確定他能學會魔法嗎,我怎麼感覺這純粹是在浪費時間?」

穆勒沒有理他,跟一個門外漢解釋專業範疇上的事,那純屬腦子壞了。他沉吟了一會兒才道: 「既然你們都不肯作決定,我看還是靜觀其變吧,可以適當幫助他,但不要露出痕迹。如果他和肖恩一樣優秀,根本用不着我們引導,遲早還是會走上那條路的。」

第二天早上,李峰頂着一對黑眼圈,強睜着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睛,無精打采地坐在了餐桌前。無視了穆勒法師探詢的目光,一邊狼吞虎咽地吃着早餐,一邊心裏琢磨着閃電術的符咒。

整整一夜都在吟頌魔咒,把各種語速,各種斷句,甚至連自己所掌握的幾種方言都試了無數遍,嗓子都喊啞了,卻連半個閃電都沒有釋放出來。

這不科學,這絕對不科學!咽下最後一口麵包,正準備回房間繼續練嗓子的李峰,忽然發現一隻麻雀從窗口飛了進來。他當時腦子一抽,鬼使神差的伸手一指,口中相當騷氣地叫了一聲:閃電!

只聽咔嚓一聲,一道比手腕還粗的閃電朝着麻雀落了下來,把李峰自己都嚇了一跳。可惜這隻該死的麻雀竟然不知道配合,在閃電落下的一瞬間,竟然硬生生的拐了個彎,喳喳亂叫着飛向了一旁。

眼看着具有重大意義的,自己人生中施放出的第一個閃電竟然落空了。這讓李峰情何以堪,他惱羞成怒的又對着麻雀一指:閃電!

麻雀又拐了個彎,一道閃電又華麗麗的落了空……是可忍孰不可忍,堂堂魔法師怎麼能幹不過一隻麻雀,這是**裸的羞辱。

於是他追着這隻可憐的,出門沒看黃曆的小麻雀,一連放過去七八個閃電,一時間滿屋子都是閃電的咔嚓聲,麻雀的喳喳聲。

穆勒法師終於忍不住咳嗽一聲:「你是要把我的房子拆了么?」

「沒有沒有沒有。」李峰尷尬的搓着手:「這不是剛剛學會一個魔法,有點興奮么。」

「剛才,我好像沒有聽到你吟誦魔咒?」

「吟誦了,吃飯的時候。在心裏吟頌的。」說罷李峰正顏危立,口中念念有詞的吟頌一番伸手朝那隻麻雀一指,同時又大喊一聲:閃電!」

麻雀嚇了一跳,嗖的一下鑽進老法師的懷裡,可尷尬的是屋子裡別說閃電了,就連個火星子都沒出現。李峰傻眼了:「這魔咒怎麼念出聲就不靈了?」

老法師撫摸着懷裡的麻雀,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只是額角上的青筋卻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幾下。這小子只用了一夜時間就掌握了一個魔法,竟然還是默發的,而且還能一口氣連發七八個不帶喘氣的,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強忍着把他抓起來切片研究的衝動,老法師淡定說道:「這沒有什麼難理解的,畢竟現在的你主要還是一個武者,魔法天賦差一些也正常。當然你也不用氣綏,後天努力會彌補你的先天不足。」

「只是我現在有點懷疑,選你做助手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穆勒法師繼續打擊李峰:「做為一個高級武者其實並不缺乏功擊手段。你覺得一個初級閃電術能為你增加多少有效的攻擊力?一個頭腦清晰的冒險者,首先應該選擇的是麻痹術,魔力護盾,疾風術之類的輔助類魔法。這樣才能讓你的戰力大幅度增長。」

李峰被打擊的不輕:「法師先生,您知道我不可以使用家族戰技。這樣的話,實在是不清楚自己還能保持多少攻擊力。」說著解下雙手劍遞了過去:「反正我暫時也用不上了,您看看估個價吧。或者換一支差不多價格的長矛也行。」

穆勒法師明顯楞了楞:「這劍你確實不能用了,嗯?你會使用長矛……像我這個級別的高級黑市商人,你覺得我會收藏這種註定沒前途沒市場的低端武器么?」

即使在軍隊的基礎兵種裏面,長矛兵也是最弱雞的炮灰式存在。縱觀整個歷史,還未曾出現過一個使用長矛的真正強者,哪怕是宗師級這樣的偽強者都沒有出現過。

而且李峰仔細搜索了李察的記憶,這個世界竟然槍騎兵這個兵種都沒有。這可是地球冷兵器時代的大殺器,一直到火槍時代才退出歷史舞台。

所以沒有人會閑的蛋疼,去給一支長矛附加有效的附魔效果,老法師這裡當然不會有這種垃圾一樣的東西。

再次遭受劇烈打擊的李峰充分發揮出不要臉的特長,一臉正色的說:「你說的這些我當然知道,但在我的祖上肖恩大帝之前,雙手劍不也只是一種冷門的不能再冷門的普通武器么?所以說重要的不是使用什麼武器,而是使用武器的那個人。」

一口氣忽悠了這麼多,李峰都有些激動了,特么的以前沒發現啊,我還有着演說家的天賦,這段牛皮吹的自己都差點信了。

看來那些偉大人物在忽悠別人之前,都要先把自己忽悠腐了才行。嗯,照這麼說的話,我也擁有成為偉大人物的潛質。

可惜穆勒法師卻不是一個好捧哏,沒有于謙於大媽的職業素養。面對李峰的裝逼加意淫,依然一板一眼地道:「雖然我很不看好你的理想,但既然你堅持要用矛,可以去鎮上的鐵匠鋪,找老塔克定製一支合用的長矛。至於你這把劍,就付你一萬五千金幣吧,贖回需要八萬。」

「……你這也太黑了,就不能打個折嗎?」

「你可以質疑我的人品,但不能質疑我的誠信,做為一個信奉商業之神的商人,我這裡從來都是童叟無欺,概不打折,不滿意你找別人去吧。」

「別別別,有話好說。一萬五就一萬五。」李峰心想我要是能找到第二家,你能下手這麼黑?嘴上卻說:「有品級高一點的匕首短劍之類嗎?來一把我暫時湊合用來防身。」

老法師走到牆邊,那裡有兩個柜子。一個昨天給馬格船長付款時打開過,裏面滿滿的都是金幣。他打開另外一個,從裏面拿出了兩把匕首一柄短劍道:「一萬五千金幣,你能買的起的只有這種檔次的東西了。」

「還有更好的?」李峰瞪大眼睛。

「你買不起的,把你賣了也買不起。」

「給我開開眼也不行?」

「想看也可以,五百金幣一個,只准看不準摸。」

李峰眼珠一轉:「我要看最好的。」

「最好的有兩個,一千金幣看一個。」

李峰狠狠地咬了咬牙,這老傢伙不會是吸血鬼成精了吧。他從牙縫裡擠出四個字:「兩個都看。」

法師又從柜子里摸索出一把匕首,一柄短劍說道:「這把匕首名叫嗜血,是用真正的吸血鬼親王的獠牙製成,天生擁有吸血,麻痹和破甲三個魔法效果,雖然現在它的品級只是精品級別,暫時不如你的雙手劍,可如果能讓他吸食到足夠多高品質的新鮮血液,它就會擁有無限的進化空間,甚至有可能進化成為神器也說不定。鑒於他的成長性,十五萬金幣是一個極低的價格。」

看了口水已經流出來的李峰一眼,老法師指着那柄短劍似乎有些遺憾地說道:「其實我覺得這柄短劍更適合你,可惜你根本買不起。這是一件絕對高端的武器,名叫惡夢。用彩虹金精打造,由半神級法師進行了七次附魔。除了嗜血、劇毒、破甲之外,還擁有虛弱、麻痹、遲鈍和精神衝擊四種魔法攻擊效果。基本上,只要刺中一下,你的敵人就不再具有反抗的能力了。它的威力無限接近傳奇武器,價格是三十萬金幣。好了,我己經充分地滿足了你的好奇心。現在你可以在你買的起的三件物品中選一個了。」

眼看着兩件散發著誘惑光芒的武器哐當一聲消失在櫃門後面,李峰愈發肯定,眼前這個看起來老的眼看就要進棺材的老法師絕對不簡單。

最重要的是,他對斯圖塔這三個字的態度,既沒有表現出敵意,也沒有任何懼意。這絕對是一條又粗又壯的大腿,撒潑打滾也一定要緊緊抱住,絕不鬆開。

他腦子裡轉的飛快,突然一本正經地朝着老法師鞠了一躬。然後一臉真誠的說道:「尊敬的法師先生。其實在昨天,當你引導我走上魔法之路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心裏把你當做我的老師了。穆勒老師,請您收下我這個學生吧。」

穆勒法師一直保持職業微笑的臉上第一次露出微笑之外的表情,他愕然地看着他:「做我的學生就要簽訂魔法契約,要盡學生應盡的義務。你確定是認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