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睜開眼,回到被騙婚傾家蕩產當天
睜開眼,回到被騙婚傾家蕩產當天 連載中

睜開眼,回到被騙婚傾家蕩產當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盛乘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許文琳 都市小說 陳尋

【重生年代+ 勵志+狗糧+複製系統】 上一世,陳尋因家境貧困
不得已拋棄懷孕的初戀許文琳
卻陰差陽錯被縣城的齊冬芝一家騙婚
導致傾家蕩產,父母雙亡
陳尋也被逼走上極端
臨死之前,陳尋後悔已晚
痛恨自己對不起初戀,對不起父母
再睜眼
他發現自己躺在了家中的土胚房中
而這一天
正是他和騙婚的齊冬芝訂婚的日子……展開

《睜開眼,回到被騙婚傾家蕩產當天》章節試讀:

第3章 驢脾氣再犯,但不得不這麼做


「不可能吧?婚姻大事,他們也敢拿來開玩笑嗎?」

「娘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很多人是沒有底線的,尤其在金錢面前。」

「我還是不敢相信,冬芝會像你說的那樣。」

「你別管了娘,我爹在哪?」

陳尋知道。

讓一個閱歷不多的農村婦女輕易相信騙婚這種事。

還是有點兒困難的。

「你爹在院子里忙活,等一會應該就會有親戚來吃訂婚宴了。」

「好,我去找我爹說清楚。」

陳尋不想過多耽擱。

三兩步跨到了屋外。

只見狹小的院落內。

一個高大瘦削的中年漢子正在擺放桌椅。

他黑白頭髮相間,身形透發著一種說不出的滄桑。

陳尋再次心臟一縮。

這是他的父親陳進國。

一個言語不多、性格怯懦的莊稼漢子。

可就是這樣一個樸實的莊稼漢子。

為了他的婚事。

賣地、借錢、賣血。

如果不是父愛如山,又怎會如此拋棄尊嚴?

再見到他,陳尋的內心禁不住掀起強烈波瀾。

這一世,他絕不允許悲劇重演!

院子中除了陳進國之外。

還有兩個正在用紅磚搭灶台的中年男人。

他們是陳進國請來的同村的做菜師傅。

今天的訂婚宴就是他們掌廚。

「爹……」

陳尋呼喊,語氣不自己地夾帶着內疚和不安。

陳進國轉過頭,黝黑的國字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都八點多了怎麼才起來,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陳尋愣了兩秒:「爹,我不訂婚了,你們別忙活了。」

「什……什麼?你說什麼?」

陳進國動作一滯,似乎有些沒聽清陳尋說什麼。

兩個做菜師傅也是動作一滯。

手中的磚頭差點掉落在地。

「我說我不訂婚了,這門婚事退了吧。」

「退婚?你是不是還沒睡醒,在這開什麼國際玩笑!」

陳進國的語氣一下激動起來。

並下意識地看了看兩個做菜師傅。

他知道陳尋這個三兒子經常不幹人事。

可聽到退婚二字還是忍不住脾氣上涌。

在這個時候提退婚先不說不吉利。

就是被人嚼耳朵根都極不好受!

「爹,我覺得齊冬芝不是真想跟我訂婚,收了彩禮錢就會把我甩掉。」

「三兒你什麼意思?」

「我是說,今天只要訂了這個婚,彩禮錢就打了水漂了!」

「你的意思是,齊冬芝想騙婚?」

不得不說,陳進國還是有點見識的。

一下就想到了這點。

「對,我早上越想越不對勁,所以第一時間就跟你和我娘說。」

「可是眼看着就差臨門一腳了,你怎麼能確定?」

「就是,三兒這話可不興亂說,不吉利還容易得罪人……」

其中一個年齡稍大的做菜師傅開口道。

雖作為陳尋的長輩。

面對着這個刺兒頭語氣還是顯得小心翼翼。

「強伯,你是長輩,也幫我勸勸我爹吧。」

「我知道你們一時很難相信,但我確定,齊冬芝就是想騙婚。」

「你們想想,她家是縣城的,家境殷實,跟我才認識兩個月怎麼就願意嫁給我這個窮小子?」

不錯,天底下有這樣的好事兒嗎?

這種好事兒。

還偏偏發生在了村民們都極不願接受的陳尋身上。

被陳尋稱呼為強伯的陳順強起初也不願相信。

直到被陳進國邀請掌廚陳尋的訂婚宴。

才不得不信。

可現在被陳尋這麼一說。

陳順強的心裏又犯起了嘀咕。

對啊!

一個縣城的丫頭,人漂亮家境又殷實。

怎麼會這麼快委身於一個農村的窮小子呢?

就算委身也不會選陳尋這個二混子啊。

他兒子23了到現在都還沒找到對象。

憑什麼陳尋能找到?

「進國啊,依我看三兒說的有點道理,你們是不是應該再考慮考慮?」

「對,我看也得再考慮考慮,不然錢花了不說,丟人也丟大發了!」

另一個掌廚師傅也附和道。

「這……孩子找對象不容易,何況等一會親戚朋友還有孩子對象一家都該到了。」

陳進國一聽,怯懦糾結的性子又犯了。

在訂婚宴當天提出退婚。

可是一件得罪人的大事!

「爹,我現在就去鄰居家借電話,通知遠路的親戚不用來了。」

陳尋又道。

這一年,家庭條件相對較好的已經通上了電話。

是那種需要扯電話線的大頭座機。

「等等,先別去!」

陳進國擺手攔住了陳尋。

從他的臉色來看。

分明是就算齊冬芝騙婚也想試一試。

「爹你就聽我的就行了,我已經20歲了,對這些事有自己的判斷力!」

「你們放心,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讓你和我娘過上好日子的,也根本不用為我找對象的事犯愁!」

「這……」

陳尋這話一出。

不光院子里的父母有些發愣。

連兩個掌廚師傅也是略微失神。

一向遊手好閒的陳尋怎麼會說的出這種勵志的話?

平常他都是一覺睡到中午頭。

連話都懶得跟別人多說的。

更別談下地幹活和踏實賺錢了。

就這。

怎麼過上好日子?

「孩他爸,三兒現在確實不是個小孩子了,要不然這門婚事再推遲推遲?」

鄭愛菊雖也奇怪,心中卻莫名升起一絲暖意,道。

「這怎麼行?酒菜都訂好了,萬一東芝不是騙婚呢?」

「爹,今天我把話撂這兒了,就算你不同意,這個婚我也不訂了!」

陳尋見說不通。

只得發揮一下自己以前的「優勢」--驢脾氣了。

村裡人誰都知道。

只要他的驢脾氣上來。

沒有幾個人願意觸他的霉頭。

說著。

只見陳尋三兩步跨到搭了一半的灶台處。

抬腿就是又穩又狠的一腳。

砰!!!

這灶台一下被他給踹了個稀巴爛!

磚頭塊和着稀泥散落一地。

把陳順強兩人嚇的當場後退了幾大步!

但隨即又釋然。

對嘛。

這才是他們認識的陳尋嘛。

剛才他那番勵志的話就有點多餘了。

二混子永遠是二混子!

然後。

陳尋不再廢話,轉身進了屋。

「三兒你在幹什麼!你想氣死你爹我……」

院中的陳進國見狀臉色一陣陰沉不定。

卻終究沒敢訓罵出聲。

他這個當爹的深知陳尋的驢脾氣。

「爹,對不起,為了讓你和我媽好好活着,我不得不這麼做……」

陳尋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

【叮!雙魚複製系統已上線,請問宿主是否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