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的生命值無上限
我的生命值無上限 連載中

我的生命值無上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鄧析子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姜川 遊戲動漫 白敏

公元2288年,在巨大的資源缺乏威脅下,人口在二十三世紀中大幅下降,各個國家也在這近百年里合併,而普通人類經過十五年時間,已經漸漸適應從地表活動轉為在休眠艙里連接巨大主腦建成的模擬現實的虛擬世界裏的生活了
展開

《我的生命值無上限》章節試讀:

第 7章 彩虹般的封閉房間


姜川突然想到什麼,閉上眼默念「介**。」

等了半響,紅幕卻沒有浮現,他還沒有放棄又念道,「系統進行**。」

還是沒反應,「看來這不屬於這個系統的業務範疇啊。」姜川睜開眼。

「可惜這裡應該不是父親留下來的那種遊戲吧。」他嘆了口氣,起身朝旁邊那花里胡哨的衣櫃走去。

拉開櫃門後,居然有好幾個隔間,隨意翻開第一個,便看到了自己之前製作的幾件裝備居然被整整齊齊的用盒子裝好平鋪着,盒子上還顯眼的寫着裝備的名字。

「誒,難道我沒死?還是說死亡時沒損壞的裝備也會遺留下來?既然我之前隨手做的那種都能叫時裝,還能加屬性,那現在我這身?」

「查看裝備」姜川閉上眼。

紅色光幕浮現:

裝備(已穿戴):

墨色主城禮服一

「果然如此,死亡後居然還能贈送裝備,挺不錯的。」姜川睜開眼,便翻來覆去地打量這件「死亡獎勵」裝備。

「看着床,就想到了睡衣,看來是誤會了,不知道屬性咋樣。」又閉上眼「查看墨色主城禮服。」

居然沒什麼反應,姜川只好又換了個說法,「查看裝備」。

當仔細確認那件裝備居然還待後綴時,姜川蚌埠住了,頓時破口大罵:「全身上下就這麼一件裝備,而且我還叫出全稱了,你就不能再智能些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折磨我......」說著說著聲音哽咽了起來。

「芝姐,小紫......我不能讓自己後悔,上次是個意外,下一次我一定不會這麼輕易死了。」

「查看墨色主城禮服,一。」

這次眼前紅色光幕瞬間浮現:

墨色主城禮服一(時裝):防禦+10,戰鬥力+6(數值向上取整,不影響實際數值)。在一次宣恩施主城的大型頒獎晚會上,一名風趣幽默長相賊帥涵養學識均為上佳的主持人成功將這件衣服帶火了。由於穿戴者自身原因,無法激活該裝備隱藏屬性。

「還有隱藏屬性......意思是得風趣幽默還是有外觀魅力值要求?或者屬性值達到某個數值?」

姜川睜開眼,突然又氣不打一處來。

「進入這個遊戲後,引導引導也沒有,任務任務沒解鎖,野怪也沒看到個,NPC還是個問路的,搞不好還是玩家。」

「這是什麼破遊戲?沉浸式體驗遊戲嗎?那搞一大堆數值做什麼?系統提示聲音還賊大,柔和男聲、爽朗女聲呢?實在不行智能機器音啊。」

「這房間也花花綠綠的,誰設計的?」

「不是荒漠遇龍捲風就是莫名其妙在某個奇怪的房間醒來,說好的接引者呢?」

「你莫玩我啦~」

姜川又是一通埋怨,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床上。

不一會兒心情平復下來的姜川,還是站了起來朝衣櫃邊緣處走去,他認為那個大衣櫃遮擋了這個房間進出口的視線。哪知道繞過大衣櫃時出現的居然一堵牆,牆上還貼着半個龍尾草圖片。

「???」

「門呢?門啊!」

「你是不是覺得你很幽默?」姜川轉身又朝另一邊的窗口走去。

結果搗鼓了半天,發現紗窗根本打不開,紗窗外面是彩虹般的五彩世界,各種顏色的雲霧相互交融變幻,偶爾還有流光閃過。

抬頭朝天花板看去,卻只能看見一顆懸浮着的光球正散發著耀眼的白光。

整塊地板卻是黑色的,那種普普通通的黑色沒有提起姜川任何的探知**。

床頭方向的背景板也是如牆壁那般是五顏六色不知名的巨大枝葉。

「第一次龍捲風,第二次密室逃脫?這是個求生遊戲!」

姜川又掀開了被子,但床和地板像是一個整體,再怎麼嘗試也挪動不了。

仍然不死心的姜川又去衣櫃打開了其他隔間,發現都是空空如也。站在隔間里,空蕩的漆黑如漩渦一般要將姜川吸食過去。

姜川俯下身子終於忍不住了,眼淚瞬間掉落下來,他離開隔間找到那張龍尾草圖片,卻拿不下來,只能死死盯着圖片讓熱淚在臉上流淌。

周圍沒有任何聲音,像是以前去過的主艦上的圖書館。

姜川閉上眼睛,他想起剛醒時系統的聲音,似乎是什麼被解鎖了,聯想起來在荒漠時的經歷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地圖。

「查看地圖。」

紅幕浮現

當前可查看地圖:宣恩施主城

接着就是一副巨大的城市結構平面地圖,意念所向,還能將地點三維化。

姜川終於給自己找了一件事情做了,他在腦海里不斷查看着地圖,在時間的推移下,姜川甚至給每個建築都起好了名字。

「這麼大塊平面或許是個廣場,就叫它蘆葦廣場好了。」姜川躺在睜開眼撇見牆上一根長長的不知名的灰褐色葉子。

然後又閉上眼繼續查看地圖。

「這和雜書上說的金字塔很像啊,就叫熊貓塔好了。」

「這座城樓很壯觀啊,造型有點像雜書上說的古剎,就叫剎樓好了。」

「這邊緣上的是城牆吧?看比例修築的這麼高,叫什麼好呢?對了就叫長城好了。」

「城門就叫凱旋門。」

「.......」

姜川就這樣不知疲憊地在腦海里一遍遍給各種建築街道取名,詞窮時便睜開眼看看背景板或者牆面,能想到什麼就按個什麼名頭。

「這叫什麼好呢?」

「算了,退出去看一下好了。」

當他再次睜眼時,卻是一雙大黑眼珠子,然後就是濃密的眉毛,堅挺的鼻樑,裂開的大嘴整個出現在一個男人的臉上。

「卧槽,這哪裡?你是誰?」姜川騰地側身坐起,發現自己正穿着「墨色主城禮服一」,旁邊的是一個青年,上身是灰色的短打。

「泥嚎,俺思,絲俺妹妹逮泥貨賴滴,勒思俺污漬。」這男人剛才正俯身盯着他看,見把客人嚇到了,站直了身子正視着姜川一臉正色地一字一句道。

「???」

「我次喲淚目,喂兒啊黑兒?」姜川實在聽不懂面前這個大高個兒在說什麼,便換了個法子問,還打起了手勢。

「油以思弗蘭德惡婦賣思誒思特兒,這兒意思賣紅木。」那青年也是一臉懵,眼睛轉了兩圈便又開口對着姜川磕磕巴巴地說道。

「咳咳哇頭科得,阿拉他哇打勒嘚斯嘎?」

「吉他褲,唾沫打擊,一抹多唾沫打擊。」那青年眼珠子轉了幾轉,又彎着腰使勁撓了撓自己後腦勺站起來,一臉嚴肅地對着姜川說。

姜川確實感覺被唾沫打擊了,看着對面青年不太聰明的樣子,尤其是那一本正經的站姿,姜川突然想到:這人可能是明白我意思,只是舌頭先天有缺陷?

「我是你朋友?你姐姐,妹妹?」姜川試探着問那青年,觀察着其想張嘴又沒開口說話的面部微表情,再結合他之前的話,大致明白了青年的意思。

「去把你妹妹叫來,咱倆交流太費勁了。」姜川對男人揮揮手說。

青年聽到這話,眉頭一下就舒展開了,彷彿他才是受罪的那個,嘴裏還嘀嘀咕咕的,給姜川眼神示意了一下床下的鞋子後,轉身正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