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黑霧之主
重生,黑霧之主 連載中

重生,黑霧之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佩奇的蛋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千月 奇幻玄幻 馬曉菁

馬曉菁重生回到末世黑霧侵襲世界
面對眼前即將到來的永夜紀元,誰能力挽狂瀾?永夜即將降臨,但伴隨黑霧的不僅是毀滅,還有新生!神災之地,逆光而行!生而無畏,戰至終章!展開

《重生,黑霧之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


呼……呼……

沉重的呼吸聲中,馬曉菁竭力抬起了眼皮。

身下變異侵蝕體的獨角硌得生疼。

……

咯吱,咯吱!

面前的食人魔在咀嚼着什麼,利齒摩擦骨骼發出刺耳的聲音。

濃重的黑霧讓視線更加模糊。

咕嚕!

碎肉夾雜着鮮血被吞咽,地上白骨森森。

一滴涎水掉落在馬曉菁臉上,腐臭味令他一陣噁心。

……

終於看清楚食人魔口中,那是自己的左臂。

生存的本能令他想要繼續戰鬥,可是……

該死,

體內殘存的星蘊之力,不夠凝聚最後一道刀芒。

一體式護甲已經碎裂,納米合金刀斷成兩截。

用匕首捅他兩下?

給它撓撓癢?死得有尊嚴點?

……

跑?

遍布血與火的焦土上,到處是侵蝕體和惡魔……

高階狩獵者的敏捷或許可以一試,他……

就算了吧!那不是一個戰士應該做的。

……

支援?

最後一個戰友只剩大腿在遠處。

戰鬥的聲音已經停止。

除了侵蝕體與惡魔的咆哮,什麼都聽不到。

全軍覆沒。

可惡的『盟友』--拋棄了他們。

一切都結束了!科洛斯淪陷!

馬曉菁嘴角木然乾笑,

不知為什麼,他想起了夏千月,眼眶濕潤。

「馬曉菁,前邊灌木里有情況,快去偵查。」

「是,大師姐。」

噗通!

哦,扎死我了……

馬曉菁齜牙咧嘴地回來,滿身棘刺活像一個刺蝟。

「夏師姐,為什麼讓我一個聖戰士職階的干偵察?不應該是你這個弓手做嗎?」

「因為我喜歡……啊!」

夏千月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陽光下,琉璃一般的雙眼令人沉醉。

她的笑容燦爛是那麼迷人。

「馬曉菁,快來。剛烤好的,趁熱吃。」

空氣中香氣四溢。

火堆上架着一隻雞,金黃外皮上滾落的油脂發出滋啦的聲響。

「大師姐,你不會又捉弄我吧?」馬曉菁心裏猶豫着,夏千月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

而夏千月失望搖頭,生氣道。

「唉!小師弟,我這麼喜歡你就不能有一點點信任感嘛?」

同時快速撕下兩條雞腿,生氣離去。

馬曉菁沒注意到,她俏皮的嘴角卻隱藏一絲狡黠。

這次我可能真的誤會她了!

馬曉菁剛剛心生懊悔,就聽到教官暴怒的咆哮。

「混蛋馬曉菁!你小子敢偷我雞?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給我滾到訓練場跑一百圈。」

女孩紅髮飛揚,爽朗的笑聲終於在空中飄散開來。

那笑聲一股雞腿味兒。

他對大師姐最後的記憶,是那次遭受伏擊。

怪物群中,馬曉菁直插腹地,吸引火力。

一隻變異惡魔悄悄欺近背後,利齒獰笑,尖耳因為嗜血的興奮顫動。

「師弟小心!」

他扭頭,一道倩影閃過,擋在自己面前。

那一幕終身難忘。

長發飛舞,尖刀利爪從腹部透體而出,鮮血急速染紅她雪白的衣裙。

一抹刺眼的腥紅在嘴角緩緩流淌。

「馬曉菁,我…喜歡你,是…真的……!」

那一刻,世界像鏡子一般碎裂。

同樣碎裂的還有一顆心。

馬曉菁陷入瘋狂!

「大……師……姐!」

******

嘀嗒!

汗水從馬曉菁下巴滴落,混着血滲入乾裂的土地。

那熱情如火的明媚少女,

那向日葵般的微笑!

馬曉菁想再次抓住她的手,貼近她!

想再次聞到她身上馨香的味道!

……

胸膛中的血液開始最後一次沸騰!

馬曉菁雙目充血,斷刀支撐着身體艱難地站了起來。

嘴角倔強的翹起,眼裡的光比火還明亮。

「大師姐,我來陪你了!」

刀芒綻放,最後一刀劈向食人魔。

義無反顧。

食人魔的頭顱被一劈兩半,暗色血漿噴涌而出浸染馬曉菁的身體,漸漸滲入皮膚似乎想要將他腐蝕。但他……已經感覺不到了!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晦暗的黑色停止了蔓延,形成奇怪的紋路透過皮膚進入身體之內而後消失。

世界終於被黑暗吞噬,雙眼已無力睜開。

疼痛消失。

「我來了,大師姐!」

……

黑霧區邊緣。

一隻紅尾蠍從沙土中爬出地面,在乾涸板結的土地上覓食。馬達聲響起,由遠及近,地面開始震動,蠍子來不及躲藏慌亂爬行中,已被黑色車輪碾壓而過。

一條生命就此消逝。

昏黃的沙塵暴中,運輸車隊正行駛在地平線上,他們從燈塔基地返回城市。

砂礫抽打在防護服的頭盔面罩上發出輕微的撞擊聲。

呼……

強烈的顛簸讓馬曉菁意識漸漸回歸。

「老馬,這次的損失你得負責啊!我都說了別讓你這個侄子來,你非不聽!結果怎麼樣?」

「就是,老馬。不是我們不給你面子。你侄子身體弱成這樣你還讓他來湊數,這下可好我們都得跟着被扣罰。」

「這次損失算我的,對不住啦各位!」

高速載貨裝甲車的後車廂中有人爭吵着,看身上簡陋的機械臂和防護服都是普通獵荒者。

頭盔中凝結了一絲哈氣,透過頭盔馬曉菁看到了二叔馬大元那擔憂的雙眼。

見到他醒了過來,馬大元抱起他急切又小心地問道:「曉菁,你沒事吧?」

二叔?難道是幻覺?

他用手在腿上擰了一把,嘶……疼!

我竟然沒死?

「二叔?」

「你沒事就好,萬一有個好歹我怎麼跟大哥大嫂交代啊!」馬大元看着眼神迷離,像是做白日夢的馬曉菁,頓了頓又說道。「回去你嬸兒恐怕又得嘮叨!娘們兒嘛,眼光短淺,心眼小,只盯着那點蠅頭小利,你別跟她計較。回去好好養養……」

聽着二叔沒完沒了的說著,馬曉菁終於確定了這個事實。

他重生了!重回十八歲!

嘗試着坐起身,靠在車廂圍欄上,馬曉菁再度打量這個世界。

高速轉動的車輪揚起長長的沙塵帶,他們的車隊正行駛在寸草不生的荒野戈壁上。身後是漸漸遠離的黑霧區,那令人倍感壓抑的濃郁霧氣如同一團怪物在不斷侵蝕着這個世界。

半小時後,車廂里的獵荒者都把防護服頭盔摘下,這裡已經沒有黑霧的影子。前方地平線上,城市的輪廓顯現。大廈外牆上的金屬管道反射微微的日光。

馬曉菁從最初的不適中走出,終於重拾腦海中的信息。這是番城城衛軍向前線燈塔基地的一次常規補給運輸任務。這樣的任務因為不用深入黑霧區所以沒有什麼危險。基本只要賣點力氣就能掙到傭金。

嬸嬸嫌馬曉菁在家白吃白喝,每次遇到這樣的任務就讓馬大元帶着馬曉菁去充人頭,可以多掙一份兒。沒想到這次馬曉菁突然暈倒了。一箱貨物因此損壞,恐怕他們這個小隊要被扣掉一部分傭金。

想到回去交任務要扣傭金,旁邊四個小隊成員時不時用厭惡的目光瞪向馬曉菁。

但是,

他才不在乎呢!

此刻,這貨嘴角微揚,心裏慢慢燃燒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