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她心頭降落
在她心頭降落 連載中

在她心頭降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絡清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憶 現代言情 許棲霖

許棲霖第一次遇見林憶,是在中考的時候,中考的考場在幾個學校里,學生隨機分到每個考場,而許棲霖和林憶就被分到了同一個學校
下午考完試從考場走出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些擔憂,今天下午的魔鬼級試卷將他們的熱情全澆滅了
雖然許棲霖對自己有信心,但是被周圍的情緒感染的也有些鬱悶
抬頭,他就看到了前面那個走路蹦蹦跳跳的小姑娘
那時他就在想,他好像在哪見過她,而且她是怎麼做到在這麼壓抑的氛圍中,還能保持這麼樂觀呢,再後來見到她是在…… 1V1 救贖展開

《在她心頭降落》章節試讀:

第五章 回家


晚自習,李惠在班裡值班,和同學們嘮了起來,「前幾天呢,我們年級的老師看到了一對情侶,就喊了一聲,結果那個男生就拋下那個女生自己跑了,你說你們現在這個年紀的愛情可靠嗎?」說完意有所指的看了許棲霖一眼。

繼續說道:「我也是從你們這個年紀過來的,我不反對校園戀愛,但是你們要認清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別因為感情問題而耽誤了學業。」

看了許棲霖一眼,用眼神示意他一會兒來找她。由於沒有聽到李惠叫許棲霖,所以大家也沒有把這兩件事情聯繫起來。

許棲霖在天台上看到了李惠,走了過去,「老師,你知道了?」

李惠似笑非笑的說:「我能不知道嗎?你都跑教導主任辦公室去了,我怎麼能不知道。」

「老師,您先消消氣,我去找教導主任沒有不尊重您的意思,我是覺得和您說了您到時候還得去找主任,主任到時候肯定還會批評您,不如我自己去找主任。」許棲霖解釋道。

李惠抬眸看着許棲霖,「我不會因為這個生氣,我想說的是,你真的考慮好了?」

「我考慮好了。」許棲霖認真的說。

李惠還有些擔憂,苦口婆心的勸說:「我也是從你們這個年紀過來的,也很清楚在你們這個年紀,感情能給你們帶來很多動力,但是感情不只是會帶來動力,也可能使你們兩個都退步,你知道嗎?」

「這些我都知道,現在只是我單方面的,所以不存在這個問題,我保證我不會把學習落下的。」

「你回去吧,我暫且相信你。」

看着許棲霖如此的堅定,李惠不禁想起了當初的自己,如果當初自己也這麼堅定,會不會就不會和他錯過這麼多年了呢?隨即又想到現在的甜蜜,說不定當初的分別是為現在的幸福做鋪墊呢?

又在學校過了幾天三點一線的生活後,林憶感覺自己要撐不住了,雖然和在家沒什麼區別,但是林憶就是感覺沒有在家睡的好。於是,今天林憶決定要回家睡。

臨江一中的走讀生都有出入證,家離學校近的同學都可以申請辦理。有出入證的同學隨時都可以在下午下課之後回去,也可以在下晚自習之後回去。到校門口的時候出示出入證以及登記。

晚上九點半下晚自習,在十點之後就不能再出學校。

林憶家離學校不遠,通常下晚自習後,步行十分鐘左右就能到。在出校門的時候,林憶在家庭群里說了一句她要回去,但是過了好久都沒有人理。

林憶在樓下看了看樓上,看見家裡的是黑的,心裏一顫,爸媽不會是睡覺了吧。隨後小跑着進了電梯。

到了家門口,林憶往書包里掏了掏沒摸到,又把書包從背後摘下來放到前面,不信的繼續摸着,悲催的發現鑰匙好像丟了。

她猶豫了一下,掏出手機給王曉打電話,電話過了許久才接通,聽着那邊雜亂的聲音,林憶眉頭皺了皺說:「媽,你在哪呀?沒在家嗎?」

王曉走到了一個稍微安靜的地方,揉了揉眉心,「這幾天公司外派,我和你爸爸出差了,想着你最近住在學校就沒給你說,怎麼了?」

聽着電話那邊媽媽略顯疲憊的聲音和同事的催促,「也沒什麼事兒,就是我今天回來了,鑰匙好像掉了……」

「鑰匙掉了?要不我給你叫個開鎖師傅吧?」

「不用了,現在太晚了,我自己想想辦法吧。」

這時王曉那邊又有人在催了,匆匆說了一句:「那你小心點啊,不行就去附近酒店住一晚,我認識那裡的前台,我給她說一聲,到了記得給我發消息。」

「嗯,我知道。」

林憶的父母由於工作原因,經常要出差,林憶對此也見怪不怪了,但之前也沒丟過鑰匙,最多就是自己在家睡,現在去哪呢?

看了看時間,現在再回學校也不現實,又翻了翻書包,發現身份證在書包里。還好生日過了,已經滿16歲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就下樓去了。

九月處於夏末秋初,晚上的風還是帶有涼意的,林憶裹了裹薄外套便向小區門口走去。

走了幾步路便看見有個人坐在小花園旁邊的凳子上,由於是晚上,燈光也沒那麼亮,林憶心裏還是有點害怕的,越走近,林憶越覺得那人熟悉。直到走到旁邊,林憶才徹底看清那人。

林憶有些疑惑的朝那人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許棲霖?你怎麼在這啊?你這幾天不是住學校嗎?」

許棲霖在這個時候見到林憶有些驚訝。平常許棲霖心煩的時候就會坐在這,一般坐十幾分鐘。

在這裡抬頭就可以看到林憶的房間,雖然拉着窗帘也看不到什麼,但透過窗帘依稀可以看見林憶房間傳來的暖光,這光有種讓他心安的力量。這還是第一次見林憶回家之後又下來。

他的大腦迅速的思考着,「今天有事就回來了。」

「你家也在這嗎?」

「我家就在旁邊的小區,有時候我也會來這邊轉轉。」

林憶和許棲霖、程浩雖然都是好友,但也沒有問別人像家庭住址這種**的愛好。「啊?你家就在旁邊啊,好巧,但之前都沒見過你誒。」

「可能我不常出門吧。」許棲霖急於想要跳過這個話題,看到林憶還背着包,便問:「這麼晚了,你背着包幹嘛去?」

林憶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我爸媽出差去了,我又把鑰匙丟了,只能出去住酒店了。」

怪不得今天沒有看見林憶的房間亮燈,還以為她臨時變卦不回來了呢。許棲霖站起來,看着她說:「你自己去住酒店?多不安全,不害怕嗎?」

「還好,我媽認識酒店前台,打好招呼了,讓我直接去就行。」

「那也不安全啊,晚上還是你一個人睡,誰知道會發生什麼呢?」說完還舉了好多酒店危險的事項以及酒店出現的各種案件。

林憶聽的毛骨悚然,「你……你別說了,再說我就直接在這坐到天亮算了。」

她心裏還是有點發怵,就聽到許棲霖說:「要不你去我家吧?」

林憶忐忑道:「你……你家?不好吧。」

「這有什麼不好的,我家就我自己,還有好多空房間呢,總比你一個人住酒店安全。」許棲霖極力勸說。

「這……,那也不太好吧。」

「我覺得挺好的,我們是朋友,偶爾借住一下怎麼了?」

林憶看着許棲霖略微認真的神色,又想到剛剛許棲霖說的案件。思考了一會兒,「那好吧,麻煩你了。」

「不麻煩,反正平常都是我自己在家。」

許棲霖從林憶肩膀上取下包,放在自己肩膀上,林憶有些不好意思的去拿,邊拿邊說:「不重的,我自己拿吧。」

「我幫你拿吧,反正也不重。」

許棲霖和林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往小區門口走,身後路燈將他們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