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此道阻且長
此道阻且長 連載中

此道阻且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魎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蘇 奇幻玄幻 魎藤

夫子亡於人禍,而道不可傳
騎青牛的老者亡於天災,而道藏斷
剃髮修行的王子亡於心魔,而法不得解
在這聖人不出世的世界裏,葉蘇決定要到世界的盡頭看看
展開

《此道阻且長》章節試讀:

第4章 衍聖教


「那山裡有什麼啊。「

麥芽似乎對自己的跛腳不是很在意,繼續問道:「真的有村裡人講的猛獸嗎?「

「應該有吧。「葉蘇思考了一下,」不過我是沒見到,如果見到的話估計早就被吃掉了,現在也不可能還在這裡吧。「

「有道理。」麥芽思考了一下,對葉蘇的話表示肯定,「那妖怪呢?「

「妖怪……「葉蘇想起昨天的經歷,一時間也分不清是真是假,陷入了沉思。

「嗯?「麥芽緊緊的盯着他看,似乎是發現他在隱瞞什麼。

「怎……怎麼了?「

「沒什麼。「麥芽收回目光,「你不想說就算了。」

見麥芽沒有追問,葉蘇也是鬆了口氣,於是再次說起別的事。

麥芽因為腳的原因平日里幾乎從不出門,但這個才十幾歲的女孩自然也是對外面的世界很嚮往。

陰鬱的家庭環境和自身缺陷的原因讓她幾乎不與村子裏的人來往,鄉里也是沒有一個同齡的夥伴,這造就了她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性格。

但葉蘇在她的心裏還是有所不同的。面對這個常常從她家門口路過的少年,兩人對彼此都感到很熟悉,所以一旦交流起來反而發現互相間有很多話可以說。

巫祝與屏山都是離狐鄉里使人敬畏的存在,處在不同位置的雙方都對對方的生活與經歷都有所好奇。

自然而然的,兩人的話就多了起來,麥芽很想通過葉蘇來更多的了解外面的世界。

「山裡差不多就是這樣,再深入的地方我也沒有去過,周山先生說那裡太危險了。「

葉蘇在回答完麥芽的一堆問題後也忍不住想問問她關於巫祝的問題,畢竟巫祝是鄉里最有可能知道這些超常理的人。

」你父親巫祝大人他真的可以溝通神靈嗎?「

經歷了昨日的靈異事件,現在葉蘇也很想了解一下這世界超越常理的力量究竟是怎麼回事,而眼前巫祝大人的女兒正是最好的信息渠道。

麥芽反而有些奇怪的問道:「你之前沒參加過鄉里的大祭或者小祭嗎?「

「沒有。「葉蘇搖搖頭,「一般都是我父親母親前去,他們說我年紀還太小,沒必要參加這種場合。「

「那怪不得,如果你來過一次就不會問這種問題了。「

麥芽繼續說道:「我的父親貌似真的可以溝通神靈哦。「她雖然有些不確定,但還是用肯定的語氣對葉蘇說了出來。接着她指了指前面的靈堂,」也可以溝通死者的亡靈。「

「啊這……「葉蘇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這算是什麼?「

「這叫道。「

「道?「

「沒錯。「麥芽點點頭,道:」這分別是道三十三:通神和道十五:通幽。「

葉蘇不解,「那是什麼?「

「你沒聽過衍聖教嗎?

「沒有。」

麥芽嘆了口氣,無奈葉蘇的無知,同時也知道自己要講很長一段故事了。

「衍聖教可是這天底下人數最多的教派,按照他們的說法是起源自有望成為聖人的子丘先生。」

「子丘先生?」葉蘇沒聽過這個名字。

「對,那可是一位真正有望成聖的大人物。「麥芽點點頭,用讚歎的語氣說道,但葉蘇並不太明白聖人是什麼。

「然而因為梁國叛亂,子丘先生書《社稷》未完而身死,也就在成聖的前一刻失敗,他的聖道就此中斷。但他的眾多弟子希望可以傳承先生的道義,能有人可以繼承子丘先生的衣缽,成為聖人,於是他們把希望寄托在先生大弟子孔鹿和二弟子魯回身上。」

「卻沒想到,先生的二位弟子在先生去世後的短短几日相繼死去,原因是幾乎同一時間,子丘先生所處的梁國、孔鹿先生所處的齊國和魯回先生所處的魏國都發生了規模大小不一的叛亂,三位先生皆於叛亂中身死。

「一時間竟無人可以繼承先生的衣缽。」

「眾弟子雖堅持不懈,但隨後三十餘年都無人能承先生大業,眼看先生的一生心血要被荒廢,孔鹿的長子孔溪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這位子丘的徒孫已年過四十,但他從父親死時便立志要完成父親的心愿,弘揚先生的道義。」

「孔溪先生花了二十餘年,一個人默默的總結了子丘先生的《社稷》和父親孔鹿的學習心得,加上自己的感悟,寫了《子云》一書,集三位先生之精華,欲重振此道。」

麥芽頓了頓,有些惋惜的繼續說道:「你可知符嶺竊國?」

葉蘇搖了搖頭。

「齊國上將軍趁先皇病故,太子尚年幼,攜重兵奔襲至齊國國都附近符嶺,他遣人暗伏城中,於夜間火燒京都,趁城中大亂而突進皇城,逼迫太子讓位。」

「這一場大火,將身處齊國國都孔溪先生被活活燒死,《子云》一書十不存一,待其餘弟子尋見,再難供人誦讀。「

「啊。「葉蘇發出一聲感嘆,想不到世間竟還發生過這樣的大事

「不甘心的弟子們卻仍然不肯善罷甘休,以衍化聖人為願望,成立了衍聖教。」

「他們認為這世間諸國連年爭戰不斷,人民渾渾而生,昏昏而死,正是因為沒有一位聖人出世,教化眾生,世人學不會向善變好,不知道什麼是禮義廉恥、孝悌忠信,世間便永遠不會太平。「

葉蘇默然,他也沒聽過這八個字,覺得自己有些羞愧。

「但如今以經過了近一千年了,衍聖教雖然發展的愈加壯大,卻仍然沒有一位聖人出世。「

「我父親就是衍聖教的人。」麥芽語氣並沒有自豪,反而有些落寞。「關於衍聖教的歷史差不多就是這些了。」

「關於通神、通幽種種道法是脫胎自《社稷》、《子云》等書中的一些聖道,像我父親一類的教眾不過是借用而已。」

「但一般的常人想用聖道便要付出代價,通神的代價便是常日里口不能言。「

葉蘇沒想到自己聽了這麼大一段故事,但他也有些懷疑,於是問道:「這些是誰講給你聽的啊,你父親不是……」

誰都知道巫祝平日里是不能開口說話的。

麥芽倒是有些詫異的看着葉蘇,「看書啊,這些故事全都在《道傳》里有寫。怎麼,你沒看過嗎?」

「啊啊,沒有,沒看過。」葉蘇尷尬的笑了笑,別說讀書,他字都不認識幾個。

「嗯……」麥芽思考了一下,「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到我家來找我,這本書也不是什麼稀罕玩意,可以借給你看幾天。」

「好啊。」葉蘇雖然滿口答應了下來,但他並沒有去借書的打算,不認識字就算拿到手也看不懂,這本《道傳》總不會是繪本吧,看紙上畫的小人打架他倒是看的明白。

倆人還欲交談,突然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這是小祭開始的信號。

李大姑來到二人身旁,對葉蘇說道:「走吧,小蘇,小祭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