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驚雷劍尊
驚雷劍尊 連載中

驚雷劍尊

來源:掌中雲 作者:唐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昊 奇幻玄幻 鄭青霞

一個在武道一途被判了死刑的少年,意外得到一顆神秘的珠子
從此,一個堅毅不屈的少年,踏上了更為廣闊的征途
天才地寶?我的!絕世武技?我的!只要我想要的,誰人敢擋?佛擋嗜佛,神擋殺神!天才?這世上有一個我就行了! 展開

《驚雷劍尊》章節試讀:

第5章 人比畫冷


帶着雨凝回到家,唐昊小心翼翼地看着父親陰雲密布的臉。
雖然是唐之虎兄弟挑釁在先,但自己在族中與人爭鬥打架總是不好。
父親性子溫和,平日總要他與人為善,他今日卻鬧出了那般大的動靜,想必父親一定很生氣。
他垂着頭走到唐風山身前,偷眼一看卻注意到父親髮絲里的一線斑白和眼底的一絲疲倦。
唐昊心下不禁一顫,父親為自己操勞了多少的心啊。
若父親還是那強大的武者,花費些許精力自然不要緊。
可他的傷勢卻最怕耗神,平時想娘親想得多了總會頭痛,而自己還惹他擔心。
唐昊鼻子一酸,低聲道:「父親,我錯了。

「恩。
」唐風山從鼻子里哼一聲,也不說話,只以複雜的眼神看着他。
唐昊老老實實地站好,唐父不說話他也不敢出聲,連大氣都不敢出。
他低着頭,準備迎接着狂風暴雨。
「幹得不錯!」
出乎唐昊意料,唐父竟然笑了起來:「我唐風山是個老好人,但卻不是沒有血性的懦夫,有些時候,該出手就出手。

「不要有什麼顧忌,你爹我雖然實力不在,顏面還是有一些,出了什麼事我幫你扛!」
「父親,我…」
唐昊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像是有什麼東西堵在他的喉嚨里。
他沒想到父親竟然如此支持自己。
這個男人總是給着自己太多的愛,而自己,給了他太多的失望。
「現在開始,我要讓你不在失望,只有驕傲,為我驕傲!」
唐昊在心裏暗暗起誓,自己一定要儘快的變強,讓自己的父親因為自己過上好日子。
「傻小子,快去吃飯。

唐父看着他呆愣愣的樣子微微一笑,慈愛的摸了摸唐昊的頭,一步步蹣跚的走回了卧室。
「恩。

唐昊狠狠地點了點頭,看着父親孱弱的背影,浸**眼眶。
他對實力的渴望空前的強烈起來。
「我要打敗唐之龍,不止為了賭約,也為了讓父親看到我的進步。

唐昊默然自語,飛速的填了肚子就一刻不停的回到房間修鍊。
回到房間,唐昊便盤膝而坐,雙目一垂,整個人進入空靈的冥想狀態。
心法一轉,周身氣血開始鼓盪起來。
「咚,咚!」
唐昊的皮膚不停的鼓起再落下,一個震蕩,就是一聲響亮如鼓的聲音。
那是氣血不停的衝擊淬鍊着周身的皮膚髮出的聲音。
元武大陸上武者修行分為十個境界。
而唐昊,正處於第一個境界粹體境。
粹體境之上,尚有鍛血,真元等強大而玄奧的境界。
武者境界極難提升,境界之間的差距也極大。
每一個武道大境界下,又分為九個小境界,以三重為界。
一重與三重之間相差不大,但三重與四重之間的差距便大的讓人絕望。
所以唐昊面對粹體三重的唐之虎時,可以憑藉瞳力戰而勝之,而面對粹體四重的唐之龍時就狼狽異常。
若不是唐煙出手,他還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唐家的年輕一輩內族的精英弟子也不過大多在粹體境的鍛筋期。
而外族弟子中則只有寥寥幾人達到了這個層次。
至於後三重的鍛脈期,在整個岩泉鎮的五大家族裡都是鳳毛菱角般的存在。
要知道,即使是唐昊的父輩們,資質不好的也卡在鍛脈期。
武道修行,一步一座山,越往後越難走。
一般粹體期前兩重,大多一到兩年就足以修完,進入粹體境第三重。
而唐昊,已經修鍊三年,因為資質平庸,而且沒有丹藥補給所以仍卡在粹體第二重。
所以唐家小輩肆意侮辱他,稱他為廢物。
唐昊也不爭辯,一直默默苦修。
天資不好,勤奮來補。
他不是唐家天賦最高的,但他絕對是修鍊最刻苦的。
上天最愛勤奮人,一夜的奇遇後,即使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的資質已經悄然改變。
唐昊沉浸在修鍊中,無思無想,他只是一遍遍的鼓盪着氣血,不停的淬鍊着肉身。
咚,咚!
響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密集。
漸漸的已如同馬蹄奔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體內涌動着,一股股漆黑的雜質不停地從皮膚中滲透了出去。
唐昊身子在隱隱發抖,這股涌動出來的力量不僅淬鍊着身體,也帶來一陣陣撕裂的疼痛。
他有種抑制不住想要退出修鍊狀態的衝動,可旋即就被他強力壓制下來。
他明白,現在是關鍵的時刻,守住這一關,他就能突破了。
唐昊緊守心神,不停的運轉着心法。
氣血還在鼓盪,皮膚震蕩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強。
終於,一聲巨大響聲在體內炸開,轟!
皮震如雷!
粹體境第三重!
一股新生的巨大的力量在一瞬間充滿身體,唐昊突破了!
他刷地睜開眼,一抹幽藍閃過。
唐昊抑制不住地長笑起來,他竟然真的突破了。
雖然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多年不曾寸進的實力為何突然狂猛的突破,但這並不妨礙他的喜悅之情。
從粹體二重突破到粹體三重,他終於趕上了外族弟子的精英序列,沒有人可以再說他是廢物了。
「唐之龍,我一定會打敗你!」
唐昊握拳,感覺着體內比之前整整翻了三倍的力量,對半個月之後的外族大比充滿了信心。
雖然他現在與唐之龍仍然有着巨大的差距,但這差距,不再遙不可及。
不僅僅是氣血和力量的增強,更重要的是,粹體境三重,按照族規有資格去玄武閣挑選學習武技了。
學會武技,就意味着他將不再只依靠自身的體力來戰鬥,而可以使用各種的武技功法。
一本好的武技功法,足以讓人爆發出幾倍甚至十倍的攻擊力量,足以磨平他跟唐之龍在境界上的差距。
這次突破,來的正是時候。
唐昊洗漱一番,換了一套衣服,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悅想與父親和雨凝分享一番。
「父親,雨凝。

他開門出來卻並沒有見到二人,想來二人應該還在休息了。
「那就等晚上再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吧。

唐昊不想打擾二人,索性之間出了門直奔玄武閣而去。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挑選屬於他自己的武技。
一路疾行,唐昊欣喜的發現,突破之後自己的速度竟然也提升了整整一倍。
原本小半個時辰的路,他只用了不到一刻鐘就感到了玄武閣門口。
玄武閣是唐家最重要的藏書之處,分內閣外閣兩個閣樓,相對而立。
兩個閣樓相距極近,分別是為外族弟子和內族弟子準備。
唐昊能進入的地方,就是玄武閣的外族閣樓。
上面寫着『玄武外閣』四個大字。
唐昊站在門口,深吸一口氣。
這裡的功法武技雖然比內樓差了一個檔次,但也是之前的他做夢都來不了的地方。
今日,他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進入了。
唐昊凝望着恢弘大氣的閣樓,一時有些失神。
「劍雲哥,你真好。
還肯抽出時間來陪人家來挑選功法,你可一定要給人家挑一本厲害的功法啊。

「哈哈,那是當然。

兩個熟悉的聲音在唐昊身後傳來,他清醒過來,轉身看去,心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身後走來的正是一對年輕的男女。
男子是內族的頂尖天才,唐劍雲,也是因向雨凝提親被自己攪黃之後慫恿唐之虎兩兄弟屢屢刁難他的幕後之人。
但唐昊的目光卻並沒有放在他的身上。
他的眼裡,只有那個嬌媚如畫的女子,唐紫畫。
那是闖入他年少風流夢裡的第一個女子,他喜歡唐紫畫。
「紫畫姐!」
唐昊開心的打着招呼。
唐紫畫聽到有人叫她,微微一愣,旋即扯出一絲毫無感情的笑意。
她沒有說話,只是應付的對着唐昊點了點頭。
「紫畫姐,你也來玄武閣挑選功法啊?」
唐昊並沒有察覺她對自己的態度,依然興沖沖的跑了過去。
「小子,你竟然也來挑選功法?」
唐紫畫依然沒有答話,倒是她身邊的唐劍雲略微驚奇的問道。
「我突破到粹體三重了呢。

唐昊看也不看他,只直直的盯着唐紫畫,開心的說道。
他像個孩子,迫不及待的向喜歡的人炫耀自己的新玩具一般。
「哦,我五重了。

唐紫畫並不感興趣,眉頭微微皺起,不耐煩的隨口應了一聲。
「才三重?」
唐劍雲冷笑一聲,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劍雲哥,咱們快點進去吧,人家都等不及了嘛。

唐紫畫再也不看唐昊一眼,對於她來說,唐昊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沒必要浪費時間。
她越過唐昊,拉着唐劍雲的手臂就往玄武閣走去。
「呵呵,廢物就是廢物,你喜歡的女人看都不看你一眼。

路過唐昊身邊時,唐劍雲的嘴角扯出一個嘲諷的弧度。
「哎呀,劍雲哥,你快點嘛。

唐紫畫撒嬌的搖了搖唐劍雲的手臂,自始至終沒有再看過唐昊一眼。
唐昊呆愣愣的站着原地,心中一片苦澀。
唐紫畫,人比畫更冷。
唐昊覺得自己年少的那一縷情絲,斷掉了。
「今日你對我冷眼不語,他日我要你攀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