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歡喜小葯神
鄉村歡喜小葯神 連載中

鄉村歡喜小葯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知更鳥的憂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強 都市小說 黃艷艷

李強復明後,開啟葯神命格
葯神出,保己命,蔭六親,濟天下
從此,李強努力種藥材、賣藥材,給達官貴人看病,積累人脈,發家致富,成了村裡致富領頭人!展開

《鄉村歡喜小葯神》章節試讀:

第2章 靠得住的男人


李強頂天立地站在瓜田之中,滿胳膊滿腿的腱子肉,敞開的襯衫暴露八塊腹肌。

高大威猛,壯碩如山!

在他面前,賴尚榮顯得形容枯槁、蒼老不堪!

「沒錯!我又看見了!

今天我就廢掉你的雙手!

看你從此以後還敢不敢在村裡橫行霸道!」

李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賴尚榮的雙臂,向後背狠狠一拽!

咔嚓!

骨頭錯位了!

賴尚榮發出殺豬般的哀嚎。

不等求饒,李強一腳把他踹飛。

賴尚榮像死狗一樣,滾出瓜田,連滾帶爬地逃命了!

李強顧不上去追,掃了一眼身材豐滿、面容絕艷的女人!

兩年不見,黃艷艷比剛結婚時更豐腴漂亮了。

她上穿一件粉色雪紡衫,胸口高高隆起。

領口被扯壞,露出一抹雪肌。

下穿一條淺藍色牛仔褲,包裹着筆直的大長腿。

黃艷艷一頭扎進李強懷裡,淚水滾珠似地往下掉。

「李強,多虧你救了我。」

李強談過一個女朋友,關係也止步於牽小手。

什麼時候被成熟性感的美婦這麼牢牢地抱過?

他是個血氣方剛的後生,有點慌了。

「艷艷姐,你沒事我先走了。被人看見不好,會被說閑話的!」

黃艷艷伸出白臂卻不肯撒手,哭得很傷心,「你知道姐為什麼被人欺負嗎?」

李強的視線從她胸口掠過,腦袋一片空白,再待下去怕要出事。

「還不是艷艷姐長得太好看了。以後,你要黃瓜我給你送,不要一個人跑到田裡。」

說完轉身無情地走開。

黃艷艷壓抑多時的委屈和感情,一發不可收拾,如海潮般洶湧澎湃不可阻擋!

「李強,嫂子無依無靠才會被人欺負,要是家裡有個靠得住的男人,這種事就不會發生。」

她意味深長地仰視李強。

李強一愣,艷艷姐幾個意思?

這是讓他成為家裡那個靠得住的男人?

想起李二狗對他家的好,李強忙推開黃艷艷。

「別鬧,我們不能在一起,我不能對不起二狗哥。我先走了。」

目送他大步流星離開的背影,黃艷艷有點失落和惋惜。

多好的男青年,李二狗都死了兩年了,她都快忘記李二狗長什麼樣子了。

李強還記得他的好。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她就不信,憑她黃艷艷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貌和身材,李強熬得過初一,還能熬過十五?

總有一天,李強會發現她的好!

這麼想着,黃艷艷感覺往後的生活又有了奔頭。

李強狂奔幾百米,衝上天王山,才把身心的躁動壓下去。

這是他復明後的第一天!

站在天王山頂,俯視群山、綿延蒼翠,山高我為峰。

李強傾聽山風勁吹,松濤陣陣,張開雙臂,一股豪氣干雲直衝胸腔!

他,李強,失明兩年後,強勢回歸了!

過去,那些欺負他、看不起他的人,他都要統統打臉回去!

《天罡葯神錄》上說,他開啟了葯神命格,註定要一生不凡!

但命格虛無縹緲,他要檢測一下,《天罡葯神錄》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能「制七殺,保己命,蔭六親,濟天下」。

李強第一個要測試的,就是天眼通。

他閉目,全神貫注地默念天罡葯神咒語:

「如是我聞,天眼匯通,萬物盡在!」

猛然睜開雙眸,瞳孔閃過一抹金光!

草木叢生的天王山,在他眼下無比清晰。

平時看不見的鳥獸蟲蛇,在山間奔走。

透過草地,他還看到躲在洞里的兔子,個個膘肥體壯!

就在他分泌唾液的一瞬,洞中的活兔子身上籠罩着金色透明的物質,配上蘿莉音:

純正野山兔,性溫厚,味鮮美,宜補氣養血,是不可多得的山珍。

接着,活兔子變成了紅燒兔肉,麻辣鮮香,讓人忍不住流口水!

自從李強從省城出事,李家便陷入了青黃不接靠青菜續命的困窘狀態,唯一的葷食——雞蛋,除了給親媽補營養,還要送去圩鎮賣錢,已經連續三個月沒開葷了!

面對色香味俱全的紅燒兔肉,李強把持不住伸手去薅!

不料,到手的竟是毛茸茸的肥碩山兔!

開啟食神命格,抓野兔就是這麼簡單!

另外,《食療密錄》能根據食客的意願和食材創造菜品,還是附帶菜譜的那種!

母親賽紅霞身體虛弱,若得野山兔滋養,一定大有裨益!

李強從小就喜歡鼓搗草藥。

奈何高考成績太好,只能報考省城最好的大學,放棄了當藥劑師的夢想。

沒想到,菜園裡那顆平平無奇的七彩靈石,不僅開啟了葯神命格,還賜予了他逆襲成藥神的能力!

李強發誓,這輩子一定要混出個人樣,讓家人過上好日子!

李強墊墊手裡的麻灰色山兔,足有四五斤,毛色純正,肉嘟嘟的,非常適合打牙祭。

可紅燒兔肉要做得好吃,光有野山兔不夠,還必須佐以松蘑和竹筍。

李強打開天眼通,銳利的目光在山上掃視一番。

很快鎖定一棵百年老松,扒開樹底厚厚的松毛,就看到一大片圓滾滾、擎小傘的松蘑,長得流光水滑!

松蘑太多,李強只能脫掉上衣兜着。

現在早已不再是吃竹筍的時節,李強勘探了好幾個竹林,都沒發現合適的竹筍,都太老了!

他想起了《萬物醫典》里的返老還童術,萬物皆可返老還童!

他把手放在一棵老筍的筍尖上,默念咒語,把念力源源不斷地注入老筍。

一米多高的老筍一寸寸變小、變嫩,最後變成了剛好適合食用的嫩筍!

李強收好念力,把嫩筍掰了!

他一手拎着一衣兜鮮松茸和竹筍,一手拎着野山兔,吹着口哨回家。

附近的村民瞥見瞎子在田埂上健步如飛,都奇怪地看過來。

確定是村尾的瞎子李強,都像見到鬼一樣驚訝。

「喲,強瞎子?你這是好了嗎?」

「喲,瞎子能跑步,還能抓野兔!這是祖墳冒煙了啊!」

「去去去!你去試試他是不是真復明了!」

村裡無賴的王二莽子,躡手躡腳走向李強,伸手去搶他手裡的野兔!

如果是瞎子,搶了就搶了,李強也不能拿王二莽子怎麼樣!

當王二莽子的手碰到野兔的一瞬,李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踹了王二莽子一腳!

王二莽子摔了個平沙落雁屁股着地,疼得滿地找牙,哇哇亂罵。

「李強你找死啊!天王山都是我在管!

你手裡的野兔,就是我的私人財產!給老子拿過來!」

李強闊步上前,抬起鐵柱般的腿,踩在王二莽子的胸口。

王二莽子便覺千斤壓頂無法動彈,驚恐地瞪着李強!

「你,你要幹什麼?」

圍觀的鄉親們也被李強驚呆了。

王二莽子是村長的親戚,掌管杏花村最多的田土、最多的山脈天王山,平時就仗勢欺人,為非作歹!

李強復明就敢惹他,真是活膩了!

李強俯下身,八塊腹肌赫然而現,拎着兔子屁股蹭王二莽子的臉。

一股野生動物的腥臊味撲面而來,王二莽子卻無法反抗。

「王二莽子,別惹我!小心我踢爆你!」

李強沒想惹事,回家要緊,就收回大腿離開了。

王二莽子趴在地上半天都喘不過氣來。

他從沒見過李強這樣殺氣騰騰的氣勢。

一個瞎子,竟能把他一個健全精壯的男人打趴下!

他懷疑李強真瞎還是裝瞎!

可話說回來,他都瞎兩年了,怎麼可能一瞬間就痊癒?

天邊殘陽如血,田埂兩側全是綠茵茵的稻田,麻雀在田間起起落落,晚風夾着青草香撲在身上,李強心情大好。

李強的家坐落在村尾,屋後的長滿翠竹的玉枕山,門前有一片黃瓜田,推開竹籬笆,李強沖院子喊了一聲。

「我回來了!看我給你們帶什麼了!」

首先跑出門的是一個十三四歲、長頭髮的小蘿莉,長得有點瘦弱,卻清秀可人。

小蘿莉跑到他身邊,抱住他一條手臂,聲音脆甜脆甜地嬌嗔,「哥,你跑哪裡去了?

我和媽都擔心死了!還以為你迷路了呢!」

小蘿莉就是李強的親妹妹李清兒,年方十四,正在上高一。

在李強看不見的兩年里,李清兒因為常年缺衣少食,那雙大眼睛霸佔了巴掌小臉的一大半,顯得格外楚楚可憐,讓人心疼。

李強晃了晃手裡新鮮的食材,笑看着李清兒。

「清兒,快去燒一鍋熱水,我宰了這隻野兔給你們打牙祭!」

李清兒目光奇怪地追隨着他,忽然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晃晃。

「哥,這是什麼?」

都十四歲了,還這麼調皮!

李強精準地摘下她的小手,「好啦,快去燒水!媽呢?」

他熟練地走進屋,拿出籠子把野兔關好,又提着水桶,在門口的水井壓了半桶水,把松蘑扔進去泡着,再搬個椅子坐在院子里剝竹筍!

李清兒莫名其妙地觀察李強,他動作熟練精準,一點都不像瞎子!

「哥,你眼睛真好了?」李清兒踮起腳尖,好奇地觀察李強的眼睛。

瞳孔和以前一模一樣,沒什麼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