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下亂不亂,全看我狂不狂
天下亂不亂,全看我狂不狂 連載中

天下亂不亂,全看我狂不狂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鋒滿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文思月 種涼 都市小說

簡介:【校園,日常,爆笑,青春,萌愛,熱血,不幹人事】 心中無女人,拔劍自然神;劍譜第一頁,先斬意中人;劍譜最終頁,無愛即是神! 種涼對這句武道至尊名言十分嗤之以鼻,他的親身經歷證明了……心中無女人,直接變廢人!展開

《天下亂不亂,全看我狂不狂》章節試讀:

第4章 女人心海底針


在轉過了一個彎後。

種涼停下來問班長文思月道:「思月,我這麼懟李菲,是不是有點過分?」

文思月:「你這樣說李菲,是真的有點強詞奪理,而且也是有點不道德。」

「算了,不想這事了,只要自己沒有道德,那誰都綁架不了自己!」

種涼仰天看着烏雲密布的天空,自我寬慰着略有愧疚的內心。

種涼突然轉身回頭向學校的方向跑去,「思月,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你要去做什麼?」

文思月着急問道。

「買傘!這天要下雨了……」

種涼頭也不回說道。

只要不是回去找李菲就行,班長文思月一顆懸着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看着突然又跑回來的種涼,李菲微微嚇了一跳,趕忙擦了擦眼淚,扭過頭去假裝沒看見他。

可惜的是,種涼還真的不是回來跟她道歉的,而是直接從她身邊越過,徑直跑向那個小賣部,低聲跟老闆說了幾句話。

雖然李菲有點好奇,但是種涼把聲音壓得很低,她根本就聽不清。

種涼在跟老闆低聲說了幾句話後,老闆就走進店裡拿了三把折傘出來。

種涼拿了折傘再次往回跑,在經過李菲身邊的時候,也不管李菲願不願意接受,直接就把其中一把折傘塞到李菲的懷裡。

種涼這一突然動作把李菲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種涼已經跑得沒影了。

李菲用力把折傘扔了出去,朝着種涼離開的方向用力喊道:「我是不會接受你用髒錢買的任何東西!」

「小姑涼,你錯了,那小夥子不是用他的錢買的,他剛才是用你的名義賒的賬……」

這時候小賣部的老闆在後面幽幽說道。

「什麼?!」

李菲內心徹底崩塌了,自己怎麼會遇上種涼這麼無恥的人。

「不過這折傘的確不是用訛詐陳東的髒錢買的,自己該不該接受呢?亦或許是這個無恥的傢伙變相在跟自己和解,畢竟他一個大男生也不好拉下臉直接說自己錯了,只好通過這種方式跟自己道歉吧。」

李菲想到這裡,內心不知為何有了一分小竊喜,而自己剛才明明還恨種涼這傢伙恨得要死。

女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

「哼,這傘用的是我的錢買的,那就是我自己的東西,就不算是他送我的,我收下來應該也不算我向他低頭吧……」

李菲強行找了個理由,說服自己接受種涼塞給自己的這把折傘。

就在李菲還在有點拉不下臉面去撿拾被自己扔出去的折傘時,天空突然下起大雨,這下李菲再也沒有猶豫,撿起折傘……

「老闆,這一……三把折傘多少錢?」

來到小賣部後,李菲用蚊子般聲音,小聲問小賣部老闆。

本來只想支付一把折傘錢的李菲,臨終時還是更改了主意選擇支付三把折傘的錢。

「一把十二塊,三把給三十五塊就可以了哈!」

小賣部老闆豪爽給打了個折。

在付完錢後,李菲撐着種涼給她買的那把折傘,邁着輕盈歡快的步伐進入了雨幕中。

老闆望着李菲遠去清麗歡快的背影,不由感嘆,那小子可真行啊!

種涼帶着兩把折傘回到班長文思月身邊,將其中一把折傘給了她。

文思月十分開心地瞪了一眼種涼後,就和種涼分道揚鑣回家去了。

只是文思月接過傘後,那似喜非喜,似嗔非嗔的眼神,搞得種涼有點莫名其妙。

種涼摸了摸後腦勺,想了一下感覺多想也沒用,不如回自己的出租屋去吧。

--大--家--好--我--是--分--割--線--

雨下得非常大,整個雨幕覆蓋住整個濱海城,路上行人車輛都非常少。

種涼撐着黑色雨傘,一個人冷冰冰走在街道上。

在經過路邊停着一輛黑色A8旁邊時,種涼突然抬腳踢向黑色A8,看似輕輕一腳,力道卻是霸道無比。

受到種涼一腳之力的黑色A8,徑直向馬路對面滑過去,在車道上摩擦出刺耳的聲音,直到撞到了馬路對面的人行道台階,晃了幾晃方才停下來。

余勢之大導致都差點翻車了!

種涼冷着臉,不疾不徐地向對面走去。

已經跟蹤自己三天了,換車不換人,是瞧不起我種涼嗎?

就在種涼氣場全開,步步緊逼之下,車裡的人慌了。

「二少,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

車裡人大喊着。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家族裡的排行,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是哪方勢力的人?」

種涼不帶感情問道。

「我們是縱橫聯盟的人,濱海市都統旗下的人。」

車裡的人趕忙回答,生怕遲了小命不保,車裡人顯然知道種涼是一個什麼樣狠辣的主。

「濱海都統旗下的人?」

種涼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在夏國有七大最頂級門閥,而這七大頂級門閥聯合組建了一個隱秘組織——縱橫聯盟,而都統是縱橫聯盟在市級的最大掌權人!

「現在濱海市是哪個家族在掌控?」

種涼冷冷問道。

「泰原王家!」

車裡人乖乖回道。

「現在,王家是派了誰來濱海市當都統?」

種涼繼續問道。

「王晨!」

車裡人不拖泥帶水,也沒有多餘的廢話。

種涼皺着眉頭,思索了一下,喃喃自語說道:「沒聽說過,難道此人從來沒參加過群英會嗎?不然應該有點印象才對。」

「難道現在都統的選拔層次都這麼低了嗎?」

種涼疑惑問道。

……

車裡人無語了,但也不敢造次。

他們是六姓七宗的人,不屬於平民百姓,種涼虐他們無所顧忌,也根本沒有半分的心理障礙。

「給我四百六十塊!」

種涼突然提了一個非常奇怪的要求。

「什麼?!」

車裡人以為自己聽錯了,堂堂種家二少爺跟他要四百六十塊,怎麼可能,肯定是自己聽錯了!

「我話從來不說第二遍。」種涼冷冷說道。

「好的,好的……來,您給我一下您的收款碼,我直接給您轉過去!」

「給我現金。」

「啊?!」

車裡人再次懵了,不過看到種涼那冷如冰窟般的眼睛,這次反應明顯比上次快了很多。

轉身對着主駕駛上的下屬踹了一腳,吼道:「鐵蛋,你是屎人嗎?還不趕緊去給二少搞四百六十塊現金去!」

鋒滿樓:可以和作者對線的神秘代碼:32394946,歡迎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