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雙生夢境,我有兩個人生
雙生夢境,我有兩個人生 連載中

雙生夢境,我有兩個人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簡單的月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鱘 安言若 都市小說

【穿越,雙人生,平行世界】 安言致,從出生開始就在做一個夢,夢裡他是另一個世界的人,在那個世界他擁有超能力,然而這種錯亂的感覺,讓他在很長一頓時間無法分清現實,有過想在高樓跳下去的衝動,在黑夜總是保持警覺……他始終無法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中,直到他發現他喜歡的人和他一樣
ps:本書兩個世界均有想像的地方
展開

《雙生夢境,我有兩個人生》章節試讀:

第4章 原始的能量


安言致皺了皺眉,他不喜歡這種狂躁的東西,曾經這種能量讓他在異世界失去了一個朋友。

元力,一種異種能量,普通人並無法看見。從他的身體中出現,隔絕着那個狂暴的能量,同時還包裹住了寧鱘。

其他人,他並沒有那個能力,索性便不管了。

雖然不知道這種能量有什麼用處,但還是不接觸的好。

弟弟用手捂着打了個噴嚏,然後看向安言致,他似乎感覺到安言致距離自己有些距離。

安言致手機響起了鈴聲,是他爸打來的。

他戴起了耳機,然後按了接聽鍵。

手機那頭卻沒有立刻傳來聲音。

沉默了會。

「到哪裡了?」聲音有些低沉,還帶着些東西。

「還有兩小時到萍鄉。」

「我馬上過來。」

「這次我想自己去,可以嗎?」安言致的聲音很小,但卻很堅定。

隨後又是沉默……

「注意安全,記得報個平安……」電話那頭還沒說完就傳來了另一道聲音,「小安啊!衣服帶齊了沒?一個人沒?有沒有朋友一起?吃的帶夠了嗎?還有還有……」

有些啰嗦,但能感受出對方的關心。

「嗯,……嗯。」安言致慢慢的聽着,時不時回兩句,就這樣一個電話打了十分鐘後,對方有些不舍的掛了。

安言致深呼吸了一下,收起了手機,對着窗外比了一個相框手勢,這時,頂着白色頭髮的小腦袋靠近了相框,小手揉了揉眼睛,還有些睏乏。

「你爸媽嗎?」寧鱘聲音有些懶懶的。

「嗯!」

寧鱘好像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你說,你爸媽知道你找了個白色頭髮的不良少女當女朋友,會不會很生氣。」

安言致認真思考了一下,以父母對自己的溺愛,估計找個五顏六色頭髮的女孩都不會怎麼樣吧!

畢竟他們最擔心的是他連朋友都交不到。

「他們應該會挺開心的。」

寧鱘看着嚴肅的安言致,有些好笑,怎麼什麼事情在他那裡都會變的認真呢!

「我父母就不一樣了,我要是找個男朋友,他們應該會把我男朋友腿打斷,哈哈!」寧鱘靠在桌上,手托着臉頰,看着安言致,「你也有兩個人生對吧!」

安言致還在思考着前面的問題,突然聽見後面的話,愣了一下。

這個事情他應該沒有和寧鱘說過。

頓時身上出現元力展現出了攻擊的態勢,但很快消失了,思維又混亂了,這並不是另一個世界——元能世界。

哪有那麼多危險。

安言致剛想說什麼,就看見寧鱘戴起了耳機靜靜的聽起來歌。

慢慢來吧!

總有機會的,旅程還很長,安言致想着……

到站後。

兩人下了火車。

安言致拖着個行李箱,跟着寧鱘,行李箱上面還有個大的背包,寧鱘的。

穿着長袍的男人從他身邊路過,還提着個長長的箱子,手上露出了一些皮膚,有些暗綠色的鱗片。

男人頭微微朝他挪了動了些,但好像又沒有。

安言致總覺得在哪裡見過那種鱗片。

「騎士,走快點!」寧鱘在前面朝他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思路。

「來了。」

安言致跟了上去,天空中傳來轟鳴聲,幾架戰機路過,還有三架武裝直升飛機。

他下意識的又去找那個長袍男人,但已經不見了。

安言致跟上了寧鱘,出了火車站口,有着不少人在外面攔着的士。

安言致此時才感覺到,這是第一次來一個陌生的城市,普通人的心態應該是會帶着些恐懼的。

「把你訂的酒店發過來。」寧鱘朝他擺了擺手,然後往一個的士走了過去,商量着價錢。

安言致搖了搖頭,不要想那麼多了,就是一個平凡的旅程,就算有什麼事情,郭嘉也會去處理的。

將手機信息發給了寧鱘後,她也找到了輛的士,司機很熱心的將東西放好後,兩人坐到了后座。

司機有些開心,畢竟兩個冤大頭出了高於市場五十的價格。

隨後朝着目的地去了,武功山。

「第一次出來旅遊吧。」司機問道,畢業季,也是暑假,出來旅遊的人格外多,是不是第一次旅遊看帶的東西就行了,哪有人一個旅行帶行李箱的。

「嗯!」安言致平淡的回復,讓司機明白了,這兩人很無趣,也就不說話了。

寧鱘看着手機,時不時笑笑,然後把看到的有趣事情分享給安言致。

安言致每個視頻都會認真看完,有些視頻確實也挺開心的……

漫長的旅程。

到了目的地,下了的士後。

兩人將安言致的行李寄到了下一個旅遊地點,然後找到了今天住的酒店了。

還是在市裡,兩人並不打算今天就開始爬山,因為安言致覺得寧鱘坐了一天火車會很累,加上已經下午三點了。

現在開始爬山,可能得晚上才能到山頂了。

「想出去吃,還是點個外賣。」安言致躺着床上,側着頭看向了寧鱘。

雙人間,這讓安言致有些緊張。

「外賣吧!有些累了,不想動。」

寧鱘坐了起來,然後把鞋子脫了,修長的雙腿配合白色的小腿襪,跳到了床上,將腦袋埋在了床上。

安言致將腦袋轉了回來,有些不好意思。

然後隨意點了家黃燜雞米飯,對於寧鱘的口味,他還是很清楚的,兩人雖然第一次見面,但他經常給寧鱘點外賣,她總是說她有選擇困難症,他來做決定就好了。

房間內溫度逐漸下降,寧鱘蓋好了被子。

「你大學期間為什麼不來找我!」寧鱘有些抱怨的口吻。

安言致摸了摸頭,想着,你也沒說呀!

但這個時候是不是不適合說話,索性沉默了一下。

有人的時候不適合聊天,只有兩個人了,又有些尷尬,就是現在兩人的情況吧!

「算了,指望你來找我,估計得下輩子,你知道我是怎麼認識你的嗎?」寧鱘挪了挪被子,趴在床上看向了安言致。

安言致想了下,他當初註冊了個企鵝,隨後沒過多久,寧鱘就主動加了他,兩人越聊越開心,從生活中的事,到後來的扮演動漫中角色口吻說話。

這都讓安言致感覺到了開心。

相比於在學校中,被當作怪胎,可開心太多了。

不過經歷了這麼多,他也學會了隱藏自己。

安言致搖了搖頭,他並不知道寧鱘是怎麼認識他的。

「笨蛋!」寧鱘小臉氣呼呼,格外的可愛,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你當時是不是在貼吧上發了一個貼,說自己有兩個人生,一個在現實,一個在睡着後,帖子後面還有個企鵝號,我還回復了,你沒發現那個帖子里我回復的頭像和我企鵝的頭像一樣嗎?」

安言致好像回想起來了,然後摸了摸腦袋,「我把那個貼吧賬號給忘了,後面就沒登過了。」

寧鱘,(〟-_・)ン?

她明白了,果然是個呆瓜。

安言致好像意識到了什麼,然後瞪大了眼睛看着寧鱘,「你和我一樣嗎?」

她在火車裡是不是說過,他也有兩個人生。

「嗯,而且我也能控制元力。」寧鱘指間出現的無色的能量氣體,環繞着手指旋轉着,「你上火車後,用了一次元力之後,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我一直以為你是在編故事,我們一樣。」

寧鱘在床上蹦了一下,跪坐着。

兩人相視而笑,他們終於在這個世界上找到同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