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下大佬後,我被寵上了天
救下大佬後,我被寵上了天 連載中

救下大佬後,我被寵上了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水家靈丫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辰 林姝玥 現代言情

重活一世,林姝玥機緣巧合之下竟是救了大佬一命
不僅被大佬青眼有加,更是為了報答林姝玥的救命之恩選擇以身相許? 甚至於將林姝玥寵上了天! 夫人需要回臨陽老家? 做上門女婿陪着啊! 夫人要前往疫區濱海支援? 送!還得帶着物資一起送! 夫人去盛景進修博士? 分公司開到盛景跟着唄! 夫人想去科研聖地寧曜做研究,一去還是兩年? 做夢! 限你們所有人五分鐘之內把夫人給大佬追回來!展開

《救下大佬後,我被寵上了天》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又被騙了


「喂!林姝玥,有人來看你了!」

獄警打開了林姝玥所在的牢房,嫌棄般的拉起了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林姝玥。

而探視廳外,男人皺着那雙劍眉看向玻璃內已經沒有了人樣的女人。

一時間竟不敢相信,這居然是曾經名動京城的林家大小姐。

如果不是他那個所謂的嫂子還惦記着和林家太太的恩情,恐怕林姝玥這會兒已經被判死刑了。

殺父弒母,這是世人對林姝玥最後的評價。

「我要進去!」

面對男人的要求,獄警有些感到為難。

但最後在那大把大把的紅鈔票面前,還是將男人放了進去。

反正林姝玥吸食的毒品已經過量,活不了多久了。

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只要稍微推卸一下責任就好了。

再說了,就這麼一個殺父弒母的狠毒女人,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在乎的。

「喂!死了么!」

男人本想着將林姝玥拍醒,但她那一身髒兮兮的樣子,讓有着重度潔癖的他不得不放棄了這個想法。

最後林姝玥是被踢醒的。

其實這些天來,林姝玥感覺自己的意識是越來越混沌了。

可能是因為毒品的原因,清醒的時間遠遠沒有毒癮發作的時間久。

甚至是可以說近乎沒有清醒的時候了。

但是她恨啊!

自己的堂姐和自己最愛的男人聯合起來害了她,不僅殺害了她的父母,還奪走了屬於她的一切。

甚至為了滿足他們禽獸般的娛樂項目,竟然還給林姝玥注射了大量的毒品。

並將父母的死嫁禍給了林姝玥,使得她身敗名裂!

心中的滿腔怒火讓林姝玥並沒有意識到旁邊的人是誰,便狠狠的撲了過去,死死的咬住了男人的小臂。

「嘶!」

男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得不狠狠的將林姝玥踹開。

林姝玥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這種重創,一時間疼的她整個人都蜷縮了起來。

看着自己被咬的鮮血淋淋的小臂,男人危險的眯起了雙眸。

但卻在看到她那凄慘的模樣時,突然間的有些心軟,一時也狠不下心再對她出手。

「林姝玥,你想不想報仇?」

男人緩緩的走到了林姝玥的面前,宛若救世主一般挑起林姝玥的下巴。

那雙冷靜自持的眸子彷彿是有魔力一般,在它的注視下,林姝玥徹底的清醒了過來。

隨着「轟!」的一聲,一道閃電在窗邊掠過。

一瞬間,男人的臉被照亮。

儘管他帶着口罩,但那張臉稜角分明的線條卻讓人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他微微頷首,濃密的睫毛下,一雙漆黑的眸子如井水一般波瀾不驚,卻能讓人感到恐慌。

林姝玥本能的感到害怕,身體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但很快,仇恨如潮水一般將恐懼壓了下去。

林姝玥強裝鎮定,抬眸對上了那雙冰冷的眸子。

「你是誰?你都知道些什麼!」

聽男人剛剛的語氣應該是知道事情始末的。

如果真的能得到他的幫助,那麼自己是不是就可以為父母報仇,奪回林氏集團!

男人若有所思的摩挲着林姝玥的下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麼。

一時間,林姝玥是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對方什麼都不說就走了。

林姝玥的這張臉因為長時間的營養不良和毒品的侵害已經沒有一點肉了。

如果不是還連着一層皮,估計跟骷髏都沒什麼區別了,這手感還真是讓人不舒服呢。

「我如果什麼都不知道就不會來找你了!」

男人從懷中拿出手帕擦拭了一下剛剛碰過林姝玥的手,

「安氏現任掌門人趙素秋和你母親素來交好,你和他兒子還同樣是珍貴異常的熊貓血。

所以她們二人特意合資為你們兩個建立了一個秘密的基因站。

如果不是你做的事情太過惡毒,基因站里的東西剛好可以救你一命。

可惜啊,你沒有被判死刑都已經是趙素秋費盡心力求來的了,怎麼可能還會讓你得救!」

林姝玥滿是驚恐的看向男人。

基因站這件事情除了自己、母親和安伯母以外根本沒有第四個人知道。

就連安煦亦是,可這個人怎麼會……

「我說了,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其實你也不必糾結於那麼多,只說你想不想報仇就可以了?」

男人的聲音很有魅惑力,讓林姝玥再次燃起了對狗男女的恨意。

「你想要得到什麼?」

「基因站的位置和密碼。」

男人沒有絲毫遲疑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在賭,賭林姝玥會為了復仇不惜一切代價。

……

沉默了好一會兒林姝玥也沒有回答男人的這個問題,但男人卻一點也不急。

不僅不催促,還悠閑自得的點上了一顆煙。

基因站內不僅僅有林姝玥和安煦的血液,還有兩人的基因研究成果,這人難不成……

不行,安哥哥平日里對自己那麼好,得知自己入獄後還在為自己奔波,自己不能出賣他!

但是……

狗男女的臉龐再次浮現在林姝玥的腦海中,滅門之仇不共戴天,相信安煦會理解自己的!

「……」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男人口罩後勾起了一抹得逞的微笑,然而林姝玥卻根本看不到。

「你什麼時候帶我離開,我恐怕沒有多長時間了。」

「離開?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帶你離開?」

林姝玥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眸,他在騙她,他騙了她!

急火攻心下,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林姝玥倒在地上,渾身都開始痙攣了起來。

是毒癮發作了!

看着地上的鮮血,男人忍不住的皺了皺眉。

如此癲狂的林姝玥,一看就知道已經沒救了。

「看在你告訴我的消息還頗為有用的份上,我會給你好好安葬的。

不過下輩子投胎的時候記得注意點,不該遇見的人就要繞道走!

不該相信的人也不要再愚蠢的去相信!」

林姝玥已經聽不清男人的話了,她只知道這次自己的身體是真的不行了。

可是她恨啊,真的好恨!

為什麼自己臨死之前還會被騙!

為什麼自己要那麼愚蠢的去相信這個披着人皮的禽獸!

似察覺到了林姝玥眼中的滔天恨意,男人忍不住稱奇的「嘖」了一聲。

「記住吧,記住這份仇恨,無論是來世還是化作厲鬼,都不要再這麼蠢了!」

渾身的痛楚已然麻木,林姝玥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

但她還是努力的伸出手拽住了男人的褲腳。

可惜,卻被無情的、狠狠的,甩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