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劍之主
萬劍之主 連載中

萬劍之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點根蚊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點根蚊香 陳玄風

(傳統+搞笑+熱血+無後宮) 妖邪橫行的大陸上,有這麼一批人在維護世界和平
這個焚燒爐有斬邪者、劍士、馭獸師、煉器師…… 其中以劍士,為斬妖除魔的最強存在! 陳玄風身懷劍神之力,藏拙兩年
撲所迷離的陰謀,悄然而來! 兩年的隱忍,只為今朝! 萬千劍意,唯我陳玄風為王!展開

《萬劍之主》章節試讀:

第4章 幕後主使者


青年下意識眯起雙眼,手擋在身前。

當他回過神來,表情駭然地看去時,發現陳玄風已經消失在眼前,地面還殘留着許多被平整切開的鎖鏈碎片。

就在青年意識到事情有變,剛轉身要離開時,陳玄風的臉猛然出現在眼前。

青年都沒來得及反應,只覺得心口猛然一熱。

低頭一看,一道金線不知何時穿透了自己的胸膛。

而且十名身穿黑衣的死士不知何時倒在了地上。

「你居然是……」

青年表情猙獰,無法言喻的恐懼充斥內心。

陳玄風剛才表現出的恐慌,都是裝出來的!為的就是降低自己的戒備心。

「是什麼?」 陳玄風表情平靜道。

青年嘴裏開始冒出血沫,口齒不清地發聲,一臉恐懼與不甘。

胸腔內的金線,正在一點點地刺入他的心臟,生命在極速流逝。

原來陳玄風先前展現出的根本就不是陳重均的斬邪劍術的一縷劍意。

而是陳玄風自己修鍊出來的劍意!

他是劍士!

還是三境九重的劍士,更是身兼斬邪者!

天吶,陳家什麼時候出來了這麼一個怪物?

青年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陳家的廢物三少主,竟然是傳說中的劍士!

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隨着劍氣一點點穿透心臟,同時絞碎了全身經脈,青年已經無法出聲,瞪着陳玄風,不甘死去。

只可惜,自己已經不能將真相帶回去稟報了。

看着青年如一灘爛泥般倒在地上,金色劍氣從青年的身體里離開。

金色劍氣的尾端還卷着青年先前吸收邪魂的紫瓶,回到陳玄風周身環繞了一圈。

陳玄風忽然一笑道:「我知道你不滿足。」

「但得慢慢來嘛,後面肯定還會遇到更合適,更強大的祭劍目標。」

金色劍氣如髮絲般在陳玄風的臉頰上輕輕蹭了蹭,十分親昵。

陳玄風有些無奈。

自從兩年前,在祖祠里祭拜爹娘的時候,無意間竟是獲得了劍神之力的認可。

覺醒至今,它同樣餓了兩年。

如今首次祭劍,胃口太大,一時間還難以滿足這位爺。

咳咳……

後方傳來某人痛苦的咳嗽聲,是陳玄霖醒來了。

陳玄風心念一動,劍神之力瞬息間穿透青年以及十名死士的肉身,頃刻間便煙消雲散。

劍神之力滲入陳玄風的右手食指之中,隨即來到滿臉痛苦,想要掙紮起身的陳玄霖身旁。

這群死士都是三境實力,對劍神之力來說聊勝於無。

「三弟你沒事吧,別嚇你哥啊!」

陳玄霖艱難睜開眼睛,看到平安無事的陳玄風,先是一驚,緊接着環顧四周,卻沒發現邪靈的存在。

「什麼……什麼情況?邪靈呢?」

陳玄霖表情震驚,一時間都忘記了身上的疼痛。

陳玄風鬆了口氣,一臉慶幸道:「我們運氣好,有一位高人暗中出手相助,救了我們一命!」

「不然的話,咱爺倆都得交代在這裡了!」

「是嗎?」

陳玄霖一臉狐疑,有些不相信會有什麼高人在暗中相助。

陳玄風扶着陳玄霖站了起來。

看到四周的確沒什麼異樣,就連邪氣都退散了,陳玄霖不得不相信陳玄風的話。

「是哪位高人?」陳玄霖不解地問道。

陳玄風無奈道:「既然是高人,肯定真人不露相啊。」

「反正我們都保住了一條命,就別理是誰了。」

陳玄霖也就沒多想,虛弱地點頭。

「小風!」

不遠處傳來熟悉而着急的聲音。

兩人聞聲望去,看到陳玄箐帶着五名身受重傷,艱難行走的陳家弟子匆匆趕來。

「二姐!」陳玄風表情大喜。

不愧是咱家的女天才,那個青年派過去的死士果然沒能把二姐怎麼樣。

陳玄箐臉色蒼白地趕來,看到兩位弟弟平安無事後,也鬆了口氣。

「我二哥呢?」

陳玄霖沒看到陳玄正的出現,意識到事情不對勁,表情凝重道。

陳玄箐說道:「他沒事,我讓他先帶着族裡的弟子回家了。」

「那就好。」陳玄霖這才放心下來。

陳玄箐環顧四周,臉色古怪,彷彿這不是她想像中的場景。

「二姐,咱們也累了,不如先回家吧。」陳玄風忽然說道。

冰雪聰明的陳玄箐豈能看不出自己的弟弟有話要說,便點了點頭。

回到家中,陳玄箐讓受傷的陳家弟子先回去療傷,然後和自己的兩個弟弟趕往祖祠。

來到祖祠,三人便看到陳重均正在為陳玄正療傷,老人表情凝重,眼神帶着怒意。

看到三人出現後,陳重均收掌,陳玄正吐出了一口黑血,最後昏死了過去。

陳重均扶着陳玄正,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兩位孫兒,接着對陳玄霖說道:「玄正已無大礙。」

「明日一早,你爹會來接你們回去。」

陳玄霖沒有多說,點頭後帶着自己的二哥離開。

以大爺爺的能力,肯定知道了此次任務的詭異之處。

「爺爺……」

陳玄箐剛想說話,陳重均伸出手打斷,看向陳玄風說道:「玄風,你說。」

陳玄箐意外地看了看自己的弟弟陳玄風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你居然是劍士!」

陳玄箐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着自己的弟弟震驚道。

怪不得現場一具屍體都沒有,顯然是被陳玄風處理掉了。

「小風,難道這兩年來,你一直都在藏拙?」陳玄箐不可思議地問道。

這也太意外了吧!

陳玄風笑嘻嘻的沒有說話。

「爺爺,連您也瞞着我?」陳玄箐幽怨道。

陳重均微笑道:「不讓你知道,也是為了你的安全着想。」

隨即對陳玄風說道:「你做的很好。」

「不出我所料,背後針對我陳家的勢力,果然是林家和王家!」

陳玄風想了想說道:「爺爺,事情肯定沒那麼簡單!」

「他們的背後肯定還有一股強大的勢力!」

陳重均表情平靜地點頭:「繼續說下去。」

陳玄風大膽地說出了自己的推測:「此次任務,是王朝讓我們去執行的,背後肯定有皇室的人在搞鬼!」

「就算林家和王家巴不得我們趕緊被踢出三大斬邪家族,卻也不會那麼明目張胆地蘊養邪魂。」

「如果其中沒有皇室作為靠山,他們這麼做無疑是大逆不道,自尋死路!」

「皇室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欲蓋彌彰,將蘊養邪魂的事情扣在我們陳家的頭上。」

「如此一來,在斬邪大會還沒開始之前,我們就會被扣上蘊養邪魂的罪名。」

「到時候不用林家和王家出面,皇室就會派人把我們剷除了。」

「林家和王家,不過是一把刀,被皇室拿來借刀殺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