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連載中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來源:常讀 作者:一鹿小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景琛 現代言情 莫林

布桐在路邊撿了個帥到慘絕人寰的老公,婚後,厲先生化身妻奴,寵起老婆來連老婆本人都怕
「老公,你公司的秘書不錯
」 第二天,厲先生把女員工全部遣散
布桐欲哭無淚:「我只是想問問她的口紅色號而已啊
展開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章節試讀:

第4章 你要嫁給我?


布桐原本想說,他們是假結婚,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生活上互不影響。

等完成了婚約,安撫了兩邊的老人,就找個合適的時機把婚離了。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厲景琛便認真地開口,打斷了她的話,「你要嫁給我父親,這是件大事,雖然我沒意見,但也不是我可以做主決定的,還是得先徵求他老人家的意見,不過他這麼喜歡你,應該不會有問題......」

布桐:「......」

啥?

她是幻聽了嗎?

厲景琛說她要嫁給他父親,七十歲的厲爺爺?

不不不,她一定是聽錯了!

布桐使勁搖了搖腦袋,確定自己現在並沒有神志不清,才重新望向他,「你剛剛......說什麼?」

「不是你自己說,不想嫁給思源,但是可以嫁給我們家的單身男人嗎?我爸單身幾十年了,現在老了也挺孤獨的,能有你陪伴在側,我很放心。」

布桐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本正經、絲毫不是在開玩笑的模樣,腦子都快炸開了,抬高嗓音着急道,「誰說我要嫁給厲爺爺了?他年紀跟我爺爺一樣大,你瞎想什麼呢!我是說了單身男人,可你們家只有厲爺爺和厲思源單身嗎?難道你是變性的嗎?」

厲景琛深邃的鳳眸一眯,迸射出一道瘮人的寒意,穩穩攫住女孩的臉,「剛剛在休息室我沒好好證明自己,讓你懷疑我是女人?」

布桐的臉瞬間爬上了一抹紅。

想起剛剛的一幕,不用懷疑,恐怕世界上沒有比他更真的男人了。

「是......是你自己先胡說八道的......」女孩的聲音秒慫了下來。

「那你的意思是......」男人的眼睛眯得更厲害了,像是有一個巨大的漩渦,能把她吸進去似的,「你要嫁給我?」

「......對。」女孩揪着衣角的手,難掩她心底的緊張,揚着小臉,堅定的道,「你不願意也沒關係啊,要我嫁給厲思源也可以,反正到時候出現在婚禮上的,肯定是我的屍體......

我如果死了,這件事傳開,對厲氏的股價一定會有難以挽回的影響,別怪我沒提醒你哦,我的腦殘粉可是很瘋狂的......」

男人的眼底寒光乍現,本就低沉的嗓音更是染上了一層薄霜,「你在威脅我。」

布桐的心已經快跳出喉嚨了,可還是毫不退縮地看着他,「我沒有威脅你的意思,相反,我是在幫你,一旦我嫁給厲思源,厲爺爺就會把厲氏5%的股份轉給他,你也不希望他拿走這些股份威脅你的地位吧?

你如果和我結了婚,厲爺爺會不會把這些股份給你我不知道,但最起碼不會落在厲思源手上,也自然不會對你造成威脅。」

厲景琛淡淡挑眉,「你很聰明,懂得借力打力,只可惜......」

「只可惜什麼?」布桐緊張地看着他。

她可是軟硬兼施,連最後的底牌都亮出來了。

厲景琛再不同意,她就沒招了!

面無表情的男人靜靜地跟她對視着,不知道過了一分鐘還是兩分鐘,布桐都覺得被他盯得腳底生寒了,他才終於開了口。

「......只可惜,我最不缺的就是錢,這點股份,厲思源當成寶貝,可我根本看不上,而且我也不怕任何威脅,所以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我的婚姻,不是可以給你用來當避難所的。」

布桐眨了眨眼睛,有些似懂非懂,「......你什麼意思啊?」

「意思是,你要跟我結婚可以,但是我的字典里,沒有離異,只有喪偶,一旦嫁給我,就不能跟我離婚,要像正常的夫妻一樣經營家庭生兒育女,所以,你找錯人了。」

布桐:「......」他怎麼知道她想假結婚的啊?

可是她從來沒想過,要跟一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男人真結婚啊。

雖然兩家也算是門當戶對,但眼前這個高高在上的厲景琛,跟她明顯不是一個世界的,要和他共度一生,她想都不敢想。

厲景琛將女孩臉上為難的表情盡收眼底,薄唇漸漸抿成了一條直線,低沉得有些冷冽的嗓音開口道,「如果沒什麼事,我還要忙,你請便吧......順便提醒你,真要避難或者想收拾厲思源的話,還不如嫁給我父親,當厲思源的奶奶,不是更刺激?」

布桐的貝齒緊緊咬住了下唇,眼底又酸又澀,委屈得快要沁出眼淚來。

帝都所有的女孩都羨慕她,家世好,相貌好,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偏要靠才華。

十八歲那年憑藉首部出道作品一舉成名,拿下最具含金量的影后獎,從此事業一路順風順水。

年僅二十歲的她,幾乎佔據了一個女人能占的所有優勢。

可是誰都不知道,表面光鮮亮麗的她,背後其實被一樁不想要的婚約壓得死死的,連拒絕的權利都沒有。

她討厭厲思源,不願意被困進無愛婚姻的牢籠,她想要自由,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可爺爺是她在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她無法做到去傷他老人家的心,才會想出這種下下策,來找厲景琛。

厲景琛見到她這副樣子,俊美的臉漸漸緊繃了起來,下巴陰沉得能滴出水來,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布桐猛然回過神來,站起身叫住了他,「你等一下......」

男人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頭。

高大矜貴的背影,此刻卻隱約透着一抹孤寂。

布桐走到他身後,認真地、小心翼翼地開口問,「是不是只要答應不離婚,我們就可以結婚了?」

男人的身影陡然一僵,頓了幾秒鐘,才緩緩轉過身來,低頭凝視着她清澈見底的雙眼,「你想好了,跟我結了婚,你就要履行所有的夫妻義務,要走進我的生命里,同時也要讓我走進你的生命。

你永遠都甩不掉我厲景琛的標籤,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永遠跟我在一起,白頭到老......所以現在,你還有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你真的要嫁給我嗎?」

「這不公平......」布桐的大腦飛速運轉着,努力保持着最後幾分清醒,「如果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比如說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我都只能隱忍,不能離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