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九零當晚:我被男主算計了
重回九零當晚:我被男主算計了 連載中

重回九零當晚:我被男主算計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山鬼不識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笑 現代言情 裴青山

唐笑死的時候,名利雙收
九零年代一步步踏實爬上來的超勵志女企業家
她的人生可謂是一帆風順,沒遭過罪,沒吃過苦
可沒人知道,無數個物業夢回,她都想男人想的發瘋
錢賺的花不完,背後多的是追着她跑的崇拜者
這一生,她可謂是極盡風光,死後無兒無女,財產全部獻給了公益事業,人人稱讚
這輩子,她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最好的,乾乾淨淨的來,風風光光的走
可到死,她都放不下那個人—— 如果能重來一次,如果能重來! 再睜眼,唐笑回到了1990年,那個人就在她的床頭……展開

《重回九零當晚:我被男主算計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回1990


「唐笑!你能不能剋制點!」

男人滿臉無力,青色的胡茬已經冒了出來,更顯頹喪。

衣服破爛,袖口滿是補丁。

可即使如此,也掩蓋不了他那英俊到讓人過目難忘的高顏值。

「青山?」

頭疼的厲害,她懷疑自己看錯了。

使勁揉了揉眼,眼前的一切,都讓她震驚。

這?

這不是幾十年前那個冬冷夏熱的破房子?

斑駁的泥牆上還掛着福娃的貼畫,窗子破了個洞,往裡灌的風給這悶熱的屋裡帶了幾分涼氣。

又開始做夢了?這樣的夢,她已經做了多年,卻從來沒有這麼真實過。

「唐笑!你真要逼死我嗎?」

男人站在那,就跟個小山一樣,他身材極好,常年體力活,讓他不用鍛煉都能有八塊腹肌。唐笑還記得那的手感……

可現在,他卻狠狠的攥着拳,滿眼都是失望的看着她。

「青山……你別……」

唐笑下意識的就想解釋。

她從來都沒想到,自己還有機會,見到這麼真實的裴青山,她的丈夫。

「別管你?」

裴青山聽多了這話,自嘲的說道:「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唐笑,咱們好歹是領了證蓋了章的夫妻,你天天賭博,家裡能賣的都被你賣了,能偷的也都被你給偷了,你還想怎麼樣?是不是要我死!逼死我你才能收手!」

唐笑渾身一震,這,這場面怎麼那麼熟悉?

當年,父親創業失敗,父親跳樓,母親氣死,她從一個千金小姐,直接跌落泥潭,被催債的人逼着,吃盡了苦,鏟牛屎,挑馬糞,挖溝渠,男人能幹的,她統統幹了個遍,可她不能死,她還有個被人搶走,音訊全無的弟弟,母親咽氣前,死死2的拽着她的手,求她一定要找到弟弟,再苦再難,都要活着。

最後,是裴青山,看她可憐,提了建議。

兩人結婚,他有編製,單位能分套房,有了合適的機會,他們把房子賣了,錢分她一半,誰都不虧。

錢的誘惑太大了,雙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領了證。

可政策變得太快,分配房沒輪到他們,沒錢沒房,裴青山為了幫她還債,又欠了一屁股債,他們倆擠在了窩棚里,一住就是三年,假夫妻也成了真夫妻。

裴青山覺得對不住她,白天工作,晚上扛水泥,回來還自學英語,就想着早晚有一天能彌補唐笑。

可她卻一蹶不振,妄想不努力就能一步登天,最後甚至沉迷上了賭博……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唐笑眼睛一酸,眼淚就掉了下來。

「青山……你還活着!」

裴青山一聽這話,眸子瞬間沉了下來。

冷笑一聲:「我倒是沒想到,我活着在你這都成了罪?我對不起你,是不是我死了,你才能收手?」

說完,直接轉身,大步離開。

唐笑心裏發慌,下意識就想去抓他,一動直接從炕上掉了下去,眼睜睜的看着裴青山消失在了視野中。

「青山……我知道錯了!」

心痛到讓她窒息的感覺,唐笑終於意識到,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那個讓她此生最後悔的時候,一切還來得及!

裴青山是個好男人,最艱難的時候,是他遞出了橄欖枝,扛下了債,如果不是他,她早被逼死了。

也是他,在她沉迷賭博的時候,從沒有放棄過她。

甚至為了維持生活,一個人去做七八份兼職,活生生累出了一身病。

這一切,他從沒有說過一句怨言。

而唐笑,因為沉迷賭博,從沒發現,等她知道的時候,裴青山因為在港口幫人卸貨,被集裝箱砸的血肉模糊,死的時候,還怕她以後沒人照顧。

從那一刻起,唐笑終於醒了。

她開始戒賭,戒酒,重新開始好好做人。考夜校,進工廠,一步步努力奮鬥,甚至最後開了自己的工廠,企業。一步步走向了巔峰。

可這又怎麼樣呢?

她再也沒結婚。

因為沒有一個男人,能夠為她付出那麼多,願意為她做到這個份上。

可是裴青山一次都沒有在她夢裡出現過。

他應該,從來都沒有原諒過她吧。

「你活該啊!」唐笑癱在地上,淚流滿面,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啪的一聲,也讓她直接醒了過來。

重生?

對!

她重生了!

這一切還有挽回的機會!

唐笑感覺,自己徹底活了過來。

入眼,窩棚房破的可憐,門和窗子往裡灌風,牆上的白底紅花日曆寫的明明白白。

1990年8月23日!

這一年,他們結婚第三年,裴青山幫她還了債,又拿出剩下的積蓄,租了這個窩棚房。

這一年,唐笑自己也染上了賭癮,一蹶不振。

三個月後,裴青山死在了集裝箱下。

三個月!

一切都還來得及!

呼啦啦涼風灌進來,吹的她心裏涼涼的,開心極了。

沒錢,她就去賺!沒房,她賺錢去買!只要裴青山還好好的。

只要踏實肯干,她有信心自己絕對能出人頭地。

上輩子欠的債,她一定要還!這輩子,她一定要把裴青山護的好好的!

隔壁家的飯菜香味順着風飄了進來,唐笑一愣,肚子也咕嚕嚕的響了起來。

餓了。

窩棚房小的一眼就能看到底,一張炕,一個缺了一角的破桌子,地上還是泥地,夏天乾燥,桶里的水都被蒸幹了。

牆角倒是有個鍋,早已經積灰。連碗都破了幾個缺口。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這家,確實是寒磣了點。

唐笑餓的頭暈眼花,家裡沒有,她只能出去找點吃的。先活下來再說。

撐着從地上爬了起來。

暈暈乎乎的走到了外面。

一抬眼,卻愣在了原地。

-

《重回九零當晚:我被男主算計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