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總寵妻成癮
霸總寵妻成癮 連載中

霸總寵妻成癮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清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淺月 現代言情 陸澤淵

他是京都最神秘,最具有權勢的陸氏集團的CEO,也是陸家的掌權人,隨便跺一跺腳,京都都要抖上三抖的大人物
她只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得人,只想平平凡凡的過完這一生,卻沒有想到,最親的人卻設計她,逼不得已的她闖進了他的房間
從此她身邊多了個寵妻狂魔
展開

《霸總寵妻成癮》章節試讀:

第6章


第6章

因為蘇悠悠是和陸澤淵一起來的,所以這些人也沒有為難她。

而蘇悠悠一進來看到的就是這麼兇殘的一幕,別說那個小護士,就是她,也被嚇得抖了抖。

眨眼間,病房裡就只有陸澤淵和蘇悠悠了。

蘇悠悠還沒有從陸澤淵那暴躁的脾氣中回過神來。

眼看着陸澤淵越來越靠近沐淺月,蘇悠悠也顧不得其他,連忙來到沐淺月的床前,對着陸澤淵鞠了一躬,「謝謝陸總!」

反正剛剛這些人都是這樣叫他的,蘇悠悠照搬。

「嗯。」陸澤淵這才抬眼看了眼蘇悠悠,淡淡的嗯了一聲。

「如果陸總沒什麼事的話就回去吧,這裡有我看着月月。」

陸澤淵的臉立馬就黑了,整個人的氣息都變得非常可怕。

明明是夏天,但是蘇悠悠卻覺得處在寒冰里,讓她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也讓蘇悠悠越來越好奇,這個陸總和她家月月到底是什麼關係!

而這時,陸澤淵的手機又響了起來,看着手機屏幕,陸澤淵抿了抿唇,接通電話,走了出去。

等到陸澤淵出去,蘇悠悠才鬆了口氣,擔憂的望着沐淺月。

昨天都還好好的,怎麼說生病就生病了呢?而且還這麼來勢洶洶!

不一會,陸澤淵就回來了,看着睡在病床上的沐淺月,眼神不由得一暗,抿了抿唇,道,「我先走了,你在這裡好好照顧她。」

蘇悠悠,「好。」

這交代的語氣是鬧哪樣?!

明明我和她更熟的好嗎?

等到陸澤淵徹底離開了這裡,蘇悠悠才徹徹底底的鬆了一口氣。

那個男人,身份背景應該都不低,那身上的威壓,簡直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也不知道月月是怎麼惹上這樣的人的。

「唔~」床上的人櫻嚀了一聲,隨即慢慢睜開雙眼。

看着眼前明顯和家裡不一樣的天花板沐淺月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

「醒了?」身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沐淺月轉頭,就看見蘇悠悠坐在一旁看着她。

「我這是,怎麼了?」沐淺月一出聲,才覺得自己的嗓子沙啞得厲害,讓她忍不住咳嗽起來。

蘇悠悠端着一杯溫開水,把沐淺月扶起來,喂着她喝了一杯溫開水,沐淺月才覺得好了一點。

「怎麼了?我還想問你怎麼了?你發高燒了!如果在這樣燒下去的話,估計你就要變成傻子了!」蘇悠悠真是氣不打一處來,說好了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沒想到她才沒在她身邊一天就生病了。

「你說你,不過是去參加沐雪柔的那個訂婚典禮,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看着躺在床上病懨懨的沐淺月,蘇悠悠毫不客氣的數落她,只不過,那語氣中的擔憂,卻是不容忽視的。

「難怪,我覺得我的頭好痛。」沐淺月現在說話都有些有氣無力的。

「悠悠,對不起嘛,這次只是意外,我以後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咕咕咕~

沐淺月這時候的肚子又叫了起來。

沐淺月臉色微紅的看着蘇悠悠。

蘇悠悠從袋子里拿出今天早上她起來熬的粥,喂沐淺月。

被蘇悠悠這樣子當小孩照顧着,沐淺月囧了囧,開口道,「還是我自己來吧。」

「快吃吧,你的手打着點滴,你自己怎麼吃?」蘇悠悠看了眼沐淺月打着點滴的手,問道。

好像也是!

沐淺月點點頭,就這樣心安理得的讓蘇悠悠喂她。

喂着沐淺月吃東西,蘇悠悠突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月月,今天早上我們家裡來了一個人,他說是來找你的,但是我沒有見過他,他是誰啊?」

「啊?誰?」沐淺月也一件迷茫的盯着蘇悠悠。

「他,大概有一米八八的樣子吧,然後就是整個人都很有氣勢,長得也挺好看的......」蘇悠悠把自己的打量說給沐淺月聽。

「唔,我也不知道,好像腦袋裡沒有這號人啊?」沐淺月腮幫子吃的鼓鼓的,聽了蘇悠悠的話搖了搖頭。

「你確定不知道?」蘇悠悠懷疑的看了眼沐淺月。

看今天早上那男人的樣子,對沐淺月挺關心的啊。

「不知道。」沐淺月搖頭。

「好吧,不過你自己注意點,我覺得他......對你,可能不一般。」

蘇悠悠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詞。

「怎麼可能。」沐淺月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看着蘇悠悠。

她有幾斤幾兩重她還是知道的,單是聽蘇悠悠描述起來就覺得那個男人不簡單,她怎麼可能認識不簡單的男人。

她看到那種人,跑都來不及的好嗎?

突然,沐淺月腦袋裡浮現出昨天晚上那個男人。

差不多一米八八的樣子?

長得很英俊?很好看?

渾身都很有氣質?

不,不會是那個人吧?

「咳,咳咳。」沐淺月突然被嗆住,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蘇悠悠連忙把碗放在一旁,給沐淺月順氣,「怎麼了這是?喝個粥也能被嗆到,放心吧,我是吃了的,不會和你搶的!」蘇悠悠沒好氣得道。

「不,不是......」沐淺月有些語無倫次。

「不是什麼?」

「那個,那個男人,可能就是那天晚上的那個男人。」沐淺月看着蘇悠悠艱難的吞了吞口水。

而且看那個男人的身份地位也不低,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估計也是對她一時好奇罷了。

沐淺月在心裏這樣安慰自己。

蘇悠悠無奈的看着沐淺月臉上的表情變來邊去,知道她是不想惹上哪樣的人。

「姐姐這是怎麼了?」

突然,一道輕柔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沐淺月聽到這聲音皺了皺眉頭。

而蘇悠悠看着沐雪柔,更是沒有好臉色,「你怎麼來了?」

「聽說姐姐生病了,我這個當妹妹的怎麼能不來看看呢?」沐雪柔假裝沒有看到兩人的嫌棄與不耐,徑直走了進去。

站在沐淺月的床前,看着沐淺月那因為發燒而有些薔薇而更顯得嬌艷的臉,恨不得把那張臉給她撕碎。

長得一副狐媚子勾人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