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國重工:商界梟雄
大國重工:商界梟雄 連載中

大國重工:商界梟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王常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常鑒 王瑞廷 都市小說

【重工業】【商戰】【謀略】 (這是一本強工業類的商戰謀略小說,邏輯合理,系統功能不離譜
) 王瑞廷穿越到平行宇宙2005年,成了一家瀕臨破產的民營汽車企業的老總
八百名員工因為拖欠工資罷工示威,其他股東聯手逼迫他賤賣企業分錢散夥
銀行逼着他償還貸款,外資企業不給他供應發動機
面對種種困難,王瑞廷策划了一場死而後生的大戲,把全球車企玩弄於股掌之中
展開

《大國重工:商界梟雄》章節試讀:

第8章 三個女人一桌菜


張浩然被這句話給震撼住了。

他的第一反應,以為王瑞廷只是喊了一句憤青口號而已。

但王瑞廷堅定的眼神告訴他,這並不是一時衝動的情懷宣洩。

甚至王瑞廷已經開始做了。

收回奔馬所有的股份,起訴三菱,得罪外資,站在其他國產車企的對立面,甚至準備好了迎接背後的刀子。

王瑞廷今天看似只解決了奔馬的內部問題,其實是拉開了以一人之力對抗全世界的架勢。

在震撼之餘,張浩然的心中也有佩服。

但王瑞廷哪來的底氣呢?

這是死而後生的打法,目前奔馬這個情況,死是肯定死透了,但生機他還沒看到。

可王瑞廷的眼中卻散發著胸有成竹的底氣。

他猜不到王瑞廷的底氣是什麼,但這麼刺激的事,難道不夠熱血沸騰嗎?

這可比單純的掙錢刺激多了。

掙錢這個概念對於他來說根本無關痛癢,一直以來只是因為家裡是做生意的,才會把掙錢作為一個人生目標。

其實錢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數字,根本不是最大需求,他從小就在商海浮層里泡大的,就算哪天家裡沒錢了,他也有比其他人更多的生存辦法。

而現在有一個這麼刺激甚至偉大的事擺在面前,他彷彿看到了一束光。

或許會血雨腥風,或許會慘烈的退敗,或許會一無所有,但這些不就是走向輝煌的必然過程嗎。

所以,現在加入是最好的時刻,還有雪中送炭的意義在裏面。

如果等看到王瑞廷的底氣是什麼再加入,那性質就變了。

只思索了片刻,他就豪邁的伸出手道:「兄弟,這麼刺激的事,你不帶上我就沒意思了,我這能湊個五千萬,咱們一起打鬼子。」

王瑞廷看着他半晌,笑了,隨後伸手和他握在一起:「歡迎張總加入奔馬。」

張浩然知道所有的情況,既然還願意加入,那就是考慮到了後果,也充分說明了張浩然對他的信任,所以王瑞廷也不矯情了。

至於張浩然願意投五千萬,對他來說並不重要,但他沒有拒絕,因為這是張浩然的情義。

辦公室氣氛一下活躍起來,三個小姑娘雖然聽不太懂,但這個結局也讓她們有些激動,沈曉月甚至帶頭鼓起掌來。

而一直在一旁默默傾聽的唐言熙,此刻卻偷偷的打量着王瑞廷,眼神中有藏不住的好奇。

在三個女孩中,只有她大概聽懂了兩人的談話。

王總策划了一場戲,故意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而且還要與世界車業對抗,這雖然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但卻盡顯了男人的豪邁。

而張總卻在王總沒有透露計劃就決定加入,還投資五千萬,這顯然是對王總有着莫大的信任。

這就是男人的世界,血腥刺激,又有情有義。

張浩然吼了一嗓子:「今晚一定要好好慶祝。」

隨後把車鑰匙扔給沈曉月:「去買瓶香檳。」

王瑞廷攔住他:「別麻煩了,我這有30年典藏茅台。」

「我靠,你把家底翻出來啦?那今晚得喝夠。」張浩然一臉興奮,30年典藏茅台可是酒中極品。

飯菜很快送來了,幾人一路說說笑笑,朝餐廳走去。

飯菜是在銀杏酒樓訂的,算是蓉市高端川菜的老字號。

在張浩然的安排下,王玥和唐言熙分別坐在了王瑞廷的左右兩邊。

幾杯酒下肚,氣氛也輕鬆了不少。

酒桌上的話題也不那麼沉重,幾個小姑娘也參與了進來。

沈曉月看着一桌川菜,有些自責道:「早知道就訂法餐了,一桌川菜有點配不上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

隨後她還對張浩然撒嬌道:「哎呀老公,我犯錯了,你不會生氣吧。」

其實這桌菜是張浩然讓她去訂的,但此刻她居然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這個女人也有點小聰明,很會找存在感。

張浩然卻哈哈一笑:「你懂什麼呀,你以為這是普通的川菜嗎。」

沈曉月指着桌子上的菜:「不就是回鍋肉、水煮魚這些嗎。」

王瑞廷今天高興,也想活躍活躍氣氛,於是指着回鍋肉道:「我考考你們三個,你們誰能說出這道回鍋肉的食材來源,我就獎勵她一萬塊。」

「真的!」

王玥驚叫了一聲,這也太刺激了,有錢人真是大方。

隨即回答道:「不就是豬肉嗎。」

王瑞廷又問道:「什麼豬肉?」

王玥愣住了,豬肉就是豬肉啊,還能有什麼豬肉?

但又試探着回答:「土豬肉?」

王瑞廷搖了搖頭:「看來小玥和一萬塊無緣了,你們倆知道嗎?」

王玥嘟着嘴一臉委屈,但在兩個老總面前她可不敢耍小脾氣,只是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博同情。

沈曉月想了想,也搖了搖頭。

王瑞廷又看向一直不太說話的唐言熙:「你知道嗎?」

唐言熙放下筷子:「既然王總都點我名了,那我就獻醜了。」

這一句立刻引起了王瑞廷和張浩然的興趣,銀杏酒樓的這道回鍋肉可不一般,看樣子是知道一二。

只見唐言熙指着回鍋肉道:「銀杏酒樓曾經找專業的地質勘測隊,在全省尋找超過五十年無任何化學污染的土地,用來種植各種蔬菜,這些蔬菜的種植過程也不使用任何化學肥料,而是最古老的方法培養,到最後一畝地只能收穫幾十斤蔬菜。

而這些蔬菜,是用來餵養一種最高品質的藏香豬,這些藏香豬經過精心挑選和培養,讓他們在無污染切舒適的地方自然繁殖。

直到第三代小豬,在養到四個月的時候才會屠宰用以做菜,而每一頭藏香豬的身上,只有幾片肉最適合做這道回鍋肉,所以這一道回鍋肉,要五頭藏香豬才能湊夠原材料。」

唐言熙說完後,看着王瑞廷:「王總,希望我沒有賣弄之嫌。」

「哇,這道菜這麼複雜啊。」一旁的王玥驚訝起來,又趕緊給自己碗里夾了一片。

沈曉月見盤子里的肉越來越少,也趕緊加入刨食。

而王瑞廷和張浩然,則有些意味深長的看着唐言熙。

銀杏酒樓,一般來說都是有錢人消費的地方,但懂得菜肴背後做法的人,卻不只是有錢去消費那麼簡單。

一個人願意去了解一道菜背後的來源,說明這個人對認知有超越常人的需求。

或許唐言熙是聽別人說過,但能把這道菜的原材料記得這麼清楚的,顯然是用了心的。

這也反應了這個人的生活環境和教育背景,不一般。

但她為什麼願意來參加這個局呢?

這麼明顯的富二代找妹子的局,她不可能不清楚。

王瑞廷和張浩然交流了一下眼神,但張浩然也表露出不太理解,他和這個唐言熙也只見過一次而已,聽沈曉月說,唐言熙是傳媒大學新聞傳播系的,和她是一個社的,所以關係還行。

有時候也一起吃飯逛街,但唐言熙說過,她的家庭很普通,不是個二代啊。

王瑞廷突然對這個唐言熙來了興趣,想了想後,看着她道:「我收回剛才一萬塊錢的話,金錢不足以點綴你,你想要什麼你自己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