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女大三十送江山
女大三十送江山 連載中

女大三十送江山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熙九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洋洋 童黎芳 都市小說

就在上個月,我居然被一個富婆看中了
連續一個月,我每天都能收到她發來的各種暗示,一條比一條更露骨
展開

《女大三十送江山》章節試讀:

第8章 人不自救無人救


「高嵐,別這樣!你是女孩子,這對你來說太吃虧了。」

關鍵時刻,我推開了她。

倒不是因為我是多麼正人君子,只是我心裏有童黎芳,做不到接受其他人。

何況高嵐的背景那麼強大,連穆成駿都要忌憚幾分。我今天要是把她怎麼樣了,只怕在海城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是我了。

「為什麼?」她的眼神里充滿失望,「是因為那個女人嗎?」

或許還沒有哪個她看上的男人,會拒絕她吧?

但聽到那個女人,我心跳還是漏了半拍,慌問:「哪個女人?」

「穆成駿身邊的那個女人,我剛才聽到了,你大學的時候追過她。」

我鬆了一口氣,敏感的神經讓我以為她要說童黎芳。

我將錯就錯道:「剛才你也聽到了,不瞞你說,穆成駿身邊的那個女孩,是大學的女朋友,我萬萬沒有想到她會背叛我。這件事對我打擊挺大的,讓我不敢再喜歡上任何人了。」

「我不過是個普通的窮屌絲,像我前女友說的,我根本給不了任何女人幸福的生活。你這麼優秀,家庭又這麼好的姑娘,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高嵐一直安靜的聽我說完,然後笑了,像是聽到了本世紀最大的笑話。

「她這麼說你,你還為她守身如玉?」

我搖搖頭,說道:「我不是為她守身如玉。」

「那你為什麼不能接受我?」

我不知道為什麼高嵐會看上我,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幸好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接通,是醫院打來的,說童黎芳醒了。

「好,麻煩您幫我照顧一下她,我馬上就到。」

「你現在是喝多了,酒後衝動,明天就會後悔的,我還有事要先離開,你早點休息吧。」

我有些急迫,但是凌晨的馬路實在是非常難打車,我只好朝着醫院一路狂奔,半道上遇見一輛空車,這才坐上車趕到醫院。

我喘着粗氣進入病房,童黎芳正閉着眼睛假寐,聽見我的喘息聲慢慢睜開了眼。

「醒了?」

這個時候,我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多好多話一起沖向我的嘴邊,但最後我只能說出這樣蒼白的兩個字。

「嗯,醒了,謝謝你。」她點頭。

我慢慢的走向她身邊,那一刻我居然有點害怕,我怕這是一個不真實的夢,我一靠近,她就會忽然消失,夢就會醒。

「先生,聽說醫藥費是你墊付的,多少錢你留個賬號,我隨後轉給你。」

我愣了,我沒想到童黎芳居然還有這麼一句話等着我。

「你什麼意思?」

她從病床上坐起來,可能還是有些虛弱,身子有些晃。

「當然是向你表達感謝。」

「童黎芳,你還要裝不認識我嗎?你真以為我是傻逼,還是當我們拍電視劇呢?今天要不是我,你就沒命了!難道你還要繼續回到那個魔鬼的身邊嗎?」

或許她也覺得這個行為挺幼稚的,她忽然笑了,然後抬頭:「不然呢,我和穆成駿早就綁在一起了,分不開了。」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忽然失去了聯繫,你身上的傷,是他打的嗎?」

聽出她的語氣有所放鬆,我順勢坐在了她身邊,把她樓在我的懷裡。

那一刻,我體會到久違的安心。

她撲哧笑出了聲:「你一次問我這麼多問題,我該先回答哪一個?」

「一個一個回答,我們時間長着呢。這次我不會讓你憑空消失了。」

童黎芳和我說起了一年前發生的事情——

原本一切都相安無事,可誰知道穆成駿知道了童黎芳背叛他的事情。

是童黎芳的一個小姐妹說漏了嘴,再一次聚餐上說出了童黎芳去私人會所,還被一個小鮮肉帶走的事情。

穆成駿怎麼會不知那個會所是什麼地方,回家之後,便立刻威脅童黎芳。

他可以背叛他們的婚姻,他認為那是成功男人都會做的事情,卻要求童黎芳百分百的服從和歸屬於他。

他說:「別讓我查出那個小白臉,不然我一定要了他的狗命!」

他不是開玩笑的,這麼些年,穆成駿在海城的人脈早就遍布兩道了,要了我的命,只不過是踩死一隻螞蟻。

為了我的安全,童黎芳只好與我斷了所有的聯繫。

「公司當時遇上了一些變故,處在風口浪尖上,稍微一點點的變故都會影響他的勢力。他半哄半威脅的要求我,在媒體和人前配合他上演恩愛夫妻的樣子,我不答應,他便用我的父親威脅我,如今我父親身邊都是他的人,我不能不顧忌。」

可誰知穆成駿這個不是人的東西,白天里他是童家的好女婿,童黎芳的好丈夫,晚上就像是一個魔鬼,不僅帶女人回家,還變着花樣的折磨童黎芳,只要童黎芳多看了哪個男人兩眼,那個人就沒有好日子過了,而她也要遭受一頓毒打。

「所以我不敢認你,我太高看自己了,這麼多年,我早就鬥不過穆成駿了。可能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但我不能害了你。」

童黎芳終於是哭了出來,就算穆成駿那麼折磨她,打她,她都沒有這樣哭過。

面對可以讓她放下一切戒備的我,她終於痛快的哭起來了。

「我要救你,我不能看着你再被這個人傷害!」

我憤怒至極,一拳打在旁邊的牆上,指關節傳來痛意,但抵不過我的心痛。

「救我?你怎麼救我?我們鬥不過他的,穆成駿已經不是原來那個我父親身邊的小跟班了,他早就變了。」

「不,或許他根本就沒有變,他一直都很可怕,只是他以前一直隱藏的太好了。」

我穩住童黎芳,我和她說出了我的計劃。這個計劃是我在來的路上想到的,這也是我能想到唯一的辦法了:我打算利用周洋洋,來讓穆成駿一敗塗地!

「黎芳。」那是我第一次這樣叫她:「如果我們自己都放棄了自救,那真的誰也救不了我們了。」

「反正已經是這樣了,倒不如搏一把。」

童黎芳沒說話,我知道她在做思想鬥爭。

「這太冒險了,你確定可以嗎?如果這中間有一點紕漏,我們不會有好下場的。」

這一年的折磨,讓童黎芳變得小心翼翼,她不再是那個敢說敢做的童黎芳,提到穆成駿的名字,她都要害怕的抖三抖。

「難道這樣的日子對你來說,不是折磨嗎?」

「你讓我再好好想一想,好嗎?」

我什麼準備都做好了,哪怕被穆成駿發現,他真的要要了我的命,我都在所不惜。我如此奮不顧身的時候,童黎芳的猶豫卻澆了我一盆冷水。

她看了一眼時間,眼神慌張:「時間到了,穆成駿就快回家了,我必須趕緊回去,看見我不在他又要發火了。」

我沒想到她居然怕他怕成這樣。

這還是我認識童黎芳嗎?

可走到門口的時候,童黎芳忽然停住腳步了,她沒回頭,消瘦的背影對着我,只是說到:「林柯,我們不過是萍水相逢,為我做這麼多,值嗎?」

「萍水相逢?我一直以為,我們……」

我其實想說,我們是相愛的人。

可好像,我們從來沒有給對方一個身份。

「我們是並肩的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