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無敵妖孽兵王
無敵妖孽兵王 連載中

無敵妖孽兵王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拜月樓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柳如意 陳小刀

右眼受傷卻意外擁有透視功能的狙擊兵王隱退花都,被迫與美女總裁結婚領證
陳小刀的口號是:老子能看多遠,就能射多遠! 新書《第一兵王》已發佈,大家多多支持!...展開

《無敵妖孽兵王》章節試讀:

第六章 幫我個忙行嗎


  「啪!」

  孫衛國再次狠狠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目光凌厲的盯着陳小刀道:「混賬,你哪裡配不上她了,我說還是這丫頭配不上你呢。」

  陳小刀眼神中的神情只是一閃而過,見孫衛國老爺子這般語氣,他不由得苦笑一聲,這位老爺子與自己家裡那位的脾性簡直一模一樣啊,難怪能成為生死與共的好朋友,看來這門婚事自己想退也退不了了。

  孫曉冉則委屈的想哭,忍不住望着孫衛國道:「爺爺,我還是您親孫女嗎?」

  「混賬,你要不是我親孫女,我能這麼費心給你張羅這門親事?」孫衛國瞪了孫曉冉一眼,然後回頭看着陳小刀:「戶口本帶過來了吧,馬上去民政局把證領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陳小刀和孫曉冉雙雙愣住。

  現在就去領證,這也太快了吧?

  孫曉冉更是直接跳了起來,眼淚直接奪眶而出,望着孫衛國道:「爺爺,我不答應,您……您這是逼-婚啊。」

  「你想氣死我是不是?」孫老也怒了,重重拍了拍他那條右腿,然後一把將褲管提了上來,只見那條腿駭然竟是一隻假肢。

  「當年若非忠實將我抗出戰區,我孫衛國就不僅僅是丟掉一條腿,而是整條性命了,沒有他陳忠實,就沒有我孫衛國,就更不會有你這丫頭。」孫衛國說到當年的事情,依然激動不已。

  孫曉冉和陳小刀對這個故事都是知道的,但在年輕人看來,這絕對不能成為他們兩人結婚的依據。

  「我知道爺爺您想報恩,可也不能犧牲孫女的幸福啊。」孫曉冉哭着說。

  孫衛國道:「和小刀結婚,你怎麼就不能幸福了?」

  孫曉冉還真有點啞口無言,她不喜歡陳小刀不假,但也沒喜歡上別的男子,所以和陳小刀結婚之後是否能幸福,她還真不能完全就否認了。

  不過,婚姻是一輩子的事,身為現代化知識女性,孫曉冉覺得這事兒只能掌握在自己手裡,她咬牙堅持道:「不嫁,打死我都不嫁。」

  陳小刀也道:「是啊,孫爺爺,您就別勉強了,我們不合適的。」

  孫衛國氣道:「怎麼就不合適了,以前不都是這麼結婚的嗎,結婚之後再談戀愛,這樣的感情更加穩固,是能堅持一輩子的。」

  陳小刀嘴角抽動了一下,他倒是挺喜歡孫老這說法的,合不合適,先上床再說嘛。這傢伙想到的不是結婚,是結婚之後可以上床的事兒。

  「反正我不嫁,要嫁你嫁吧。」孫曉冉堅持說道。

  孫衛國氣的胸口起伏,突然白眼一翻,一下倒在了沙發上。

  陳小刀和孫曉冉兩人都嚇了一跳,尤其是孫曉冉,更是花容失色,一把抓着孫衛國的手搖晃道:「爺爺,您怎麼了,別嚇我啊。」

  陳小刀也湊到孫衛國旁邊,用手探查了一下孫老的呼吸,察覺到老人家呼吸非常微弱,頓時面色一變,一把將孫老抱了起來,道:「快送醫院,去取車。」

  孫曉冉這時候也有些慌神了,對陳小刀的吩咐沒有絲毫反感,立馬跑去取車,陳小刀抱着孫衛國衝下樓等了片刻,孫曉冉便開着一輛豪華保姆車過來了。

  陳小刀將孫衛國放在椅子上之後向孫曉冉道:「我來開車。」

  孫曉冉連忙點頭,來到後面招呼孫老,陳小刀駕駛車子飛快衝了出去。

  「有醫院電話嗎,打電話讓那邊準備好。」陳小刀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孫曉冉也是太擔心爺爺安危了,突然遭遇此事有點慌了神,現在被陳小刀一提醒,連忙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半小時之後,陳小刀一路超速的將孫老送到了醫院,孫老被推進搶救室之後,兩人只能在外面等着。

  孫曉冉一直很擔心,陳小刀對她的資料也是有過了解的,她從小父母雙亡,是跟着爺爺奶奶一起長大的,而她奶奶八年前就去世了,之後就她與孫老兩人相依為命,大學畢業之後,她沒有去留學深造,而是留在濱海市接管了孫家的公司,成為了孫氏集團的總裁,如今更是濱海市赫赫有名的美女總裁。

  孫老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現在孫老倒下,她豈能不擔心?

  陳小刀看着她,很想安慰幾句,但想想還是算了,便走向一旁通風口去抽煙了。

  孫曉冉雖然很擔心爺爺的安危,但對老人家的身體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漸漸鎮定下來之後,看見那邊通風口抽煙的男子,她咬了咬牙,彷彿做出了什麼天大的決定,起身來到陳小刀身邊,說道:「我們能談談嗎?」

  陳小刀回頭,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真正打量孫曉冉,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坐在車裡,看不見全貌,下車之後她衝進了別墅,他跟在後面也只能看着一個背影,唯一的印象是身材不錯,屁-股很翹。

  現在,是他第一次正面打量孫曉冉。

  說真的,孫曉冉很漂亮,與昨天晚上一起共度**的那個女人相比,孫曉冉要年輕一些,青春氣息在她身上還有殘留,正是女人一輩子最美好的年齡段。

  漂亮只是一方面,孫曉冉還很有氣質,她那種高冷並非刻意冷着一張臉就能裝出來的氣質,而是天然的,最重要的是,這種氣質還不是她的唯一,她還擁有一種令男人一眼見了就無法忘記且想要征服又不敢褻瀆的獨特氣質。

  這是一種骨子裡的獨特魅力。

  看着眼前這個漂亮迷人的女子,陳小刀淡淡一笑,道:「當然可以。」

  看見陳小刀這種笑容,孫曉冉又想到了這傢伙的無恥與犯賤,深吸了一口氣,望着他道:「我們可以結婚,但我有個條件。」

  陳小刀微微一愣,倒是沒想到孫曉冉會找自己說這事兒,更沒想到她竟然能答應與自己結婚。

  「不管你信不信,我也不怎麼喜歡這種婚姻,所以你完全可以不答應,沒必要為難自己。」陳小刀望着孫曉冉一臉真誠的說道。

  陳小刀的話令孫曉冉再次委屈的想哭,她一個女人都放低要求來主動找他談話了,而且還是結婚的大事兒,合著陳小刀還一點都不在乎,感覺她這是在求他結婚呢。

  可想到爺爺的身體,孫曉冉又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委屈,輕咬着嘴唇向陳小刀道:「就算是幫我一個忙,幫我爺爺一個忙,行嗎?」

  陳小刀微微皺眉,看着眼前一臉倔強的女子,他看出她那雙漂亮眸子中隱藏的委屈與淚水,被壓在記憶深處的一張漂亮臉蛋浮現在眼前,心裏沒來由的一軟,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說吧,什麼條件?」